首页 分类 都市言情 嚣张傻婿

第一百一十八章 替我看护药园怎么样?

嚣张傻婿 忆江北1 6686 2020-06-28 10:46

  

  受到重创的黑兽,并没有咽气。

看到卓逸凡走近,想爬起来,动了两下,发现不可能,头又搁到了地上。

这头不大的黑兽,身上黑漆漆的毛,泛着亮光,样子不吓人,反而有着萌人样子。

“原来你是惊虹黑獴呀。”

卓逸凡看清楚之后,惊讶的叫出声。

狐獴的食物,一般都是鼠和蛇之内的小生物。常见的狐獴都是黄、灰、黑杂色的皮毛,没有纯色。

变成纯色,就属异兽,黑色就到了顶级,而惊虹黑獴,则是顶级的顶级,近乎成了精。

到了它这个级别,一般蛇鼠什么的食物,已经看不上。

惊虹黑獴的身上没有什么丹、珠之内的宝物。

卓逸凡惊呼的是,这家伙专吃像寻宝鼠这样的灵物。

他在离山前,见过黑獴的影子,师父给他说了这个家伙叫惊虹黑獴。

惊虹黑獴和寻宝鼠一样,同属传说中活着的宝贝,因为它专逮寻宝鼠这样的灵物,跟着它,就能得到宝贝。

这只惊虹黑獴,尤其聪明,它寻到灵药园,在这里守株待兔,能找到这里的生物,一定是它喜欢的猎物。

卓逸凡本想取它的命,看到这片带不走的药园,灵机一动。

蹲下身子,摸摸它的头,“别怪我揍你,要吃我小弟,你不挨揍谁挨揍,看你有上顿没下顿,活得也不容易,救活你,替我看管药园怎么样?”

惊虹黑獴感觉到了卓逸凡的善意,却没五行鼠有灵性,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看到它灵动的眼睛犯迷糊,卓逸凡指指下面的药园,揪着它的耳朵,“看守好那里,我就救你一命怎么样?”

惊虹黑獴似乎明白了点,顺着卓逸凡手指的方向看了看。

“看来你不是大傻子,现在替你治。”

拿出隐针,一针下去,卓逸凡探知到,他一石头,直接震裂了它的肺,腹腔里流满了血。

左掌贴在黑獴的肚皮上,右手一拔隐针,一股血喷了出来。

卓逸凡催动真气,继续压迫腹腔的血往外排。

血渐渐不往外冒,卓逸凡再次扎进隐针,用真气融合有裂缝的肺。

十多分钟,卓逸凡收了隐针,到灵药园采了一些药,嚼碎,喂到黑獴的嘴里。

“别乱动,躺一晚就好,过段时间,我就来看看你。”

惊虹黑獴感觉到身体舒服多了,想爬起来。

卓逸凡一拍它的脑袋,“老实躺着,如果不想要命,就跑。”

黑獴不敢再动,眼睛的敌意却没了。

卓逸凡不再看它,我已经救你一命,你要不听话,死了就是你到了该死的时候。

锁灵匣塞满,卓逸凡把那株赤芝扛上,飞奔下山。

回到孤峰,草草吃了点,开始守护着五行鼠。

到了深夜,卓逸凡切了一小片紫参,熬成汤,给五行鼠喂了下去。

五行鼠喝完参汤,又沉沉睡去。

卓逸凡眯一会,看一会五行鼠,一直熬到了天亮。

这一天,已经是梅朵儿没看到卓逸凡的第十五天。

一大早,王韵接到梅朵儿的电话。

“王院长,逸凡不是禁足十天吗,这都十五天了,电话也不通,是不是他有什么事?”

“别紧张,师叔去处理大事,你也知道,咱们门众庞大,师叔正式履行了门主重任,很多事都需要他亲自去处理。门主的行踪,历来都属于绝密,就是我这些个核心弟子都不知道。”

王韵早就想好了说辞。

师叔在家两天,去圣西的路程两天,真正寻药的时间是十一天,这么短时间想找到需要的灵药,除非带着传说中的寻宝鼠,师伯他们进山,哪次不是几个月。

王韵绝对想不到,这个本事逆天的小师叔,收的小弟,就是寻宝鼠。

听到王韵这么说,梅朵儿打消再问的念头。

孙培阁的颈椎被神医治过后,以前的症状全部消失,办理完出院手续,回家开始按王韵给列的的几条注意事项,开始静养。

孙建设拿到图纸,当天下午,带着人进了阳明山。

梅朵儿给王韵打电话时,路已经全部完工,这还不算,道路两旁的路灯全部都给安装上。

她打电话,就想要卓逸凡和他们一起去看一下修好的路。

看到梅朵儿失落的表情,卓嘉豪问道,“是不是老大又什么事脱不开身?”

电话听到卓逸凡回不来,卓嘉豪也有些失落。

“他去忙大事了,我们去看看,如果路面凝固好,材料就可以往上运。”

上了车,卓嘉豪给洪昊打了个电话,要他带着晏小凯赶到阳明山,大家商量一下,下步先干什么?

到了阳明山,孙建设正在路口等着,他们下了车,一起步行从新修的路往山上走去。

看到卓嘉豪盯着路面,孙建设急忙说道,“现在不能铺沥青,不然会被渣土车搞脏,整个工程完工,我还要美化路边的环境呢。”

卓嘉豪拍拍他,“看来我识人还是不错,亲兄弟,明算账,一会我兄弟过来,你把用料明细都发给他,工程全部完工时,估计我朋友的钱,也就差不多到账,到时一次给你付清。”

孙建设正想说什么,卓嘉豪摆摆手,阻止他说下去,这个便宜他不想占。

到了房址的位置,孙建设已经都给整理平坦,卓嘉豪含笑的望着他,“用心了。”

这不属于修路的范围,孙建设想着反正动用了大型机械,干脆把地基也给推平,省得建筑队进场再次麻烦,还耽误时间。

卓嘉豪的一句用心,孙建设紧张的心放松了下来。

他知道,一般不差钱的主,要求会特别高,不管你多么上心,总能找到一些问题。

看完建房的区域,洪昊骑着摩托,带着晏小凯到了。

晏小凯像个专家一样,摊开图纸,在四周比比划划。

大家听晏小凯讲解了一番,基本知道,城堡各个地方的位置在哪。

“孙老板已经都给整好,趁着大家都在,我把一建的汪经理叫来,让他定一下进场的时间。”

卓嘉豪正想点头,孙建设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个汪经理是不是叫汪宏斌?”

卓嘉豪意识到里面有问题。

“就是这个人,你了解吗?”

孙建设再次犹豫了一下,“按规矩,我不应该说,可你们都是言而有信的仁义人,不说,心里过不去那个坎。”

洪昊严肃起来,“一建是江阳的公有企业,技术力量雄厚,难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吗?”

“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一建在江阳属于龙头老大,技术力量确实雄厚,却一直在亏损,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

就连梅朵儿也想知道答案。

“因为他们把技术力量都用到自己的建筑队,唯有那些难干或结款较慢的活才由一建干,好活,都被他们以一建的名义揽给了自己。”

“管他是谁干,只要把我们的活干好就行。”

晏小凯觉得无所谓。

卓嘉豪摇摇头,“凯子,千万不要无所谓,这样的人,人品都不佳,咱们的城堡可不能让这样的人来建,如果让他们建,还不知道会到社会上怎么去宣扬,”

孙建设点点头,“我就是有这个顾虑,才提醒了一下。”

洪昊觉得事情没办好,有些沮丧。

“孙老板,你有信得过的人吗?”

“这样的人当然有,只是资金都不雄厚,这么大的工程,唯有像一建这样的国有企业才能承担,我建议,还是找一建,只能不能和汪宏斌谈。一建有个副总,名叫彭英瀚,北建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按他的能力早就该升上去,只是不得志,一直窝在一建。其他副总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买卖,唯有他,独善其身。”

“找副总也不管用呀,你不是白说?”

梅朵儿开始发急,她想早一天建好,和卓逸凡结婚的步子就早进一步。她已经想好,正式入驻城堡那一天,把市侩的妈妈带来瞧瞧。

“你们都是手眼通天的人物,解决这样的事,还不是小菜一碟。”

孙建设胸有成竹的说道。

“我希望你是真为我们考虑。”

卓嘉豪面无表情的说完,看向洪昊。

“我找人调查一下,如果这个人真像孙老板所说,姓汪的叫他滚蛋,彭英瀚上,事情不就解决了。”

这样的事,不是一会就能搞定,最快也得到明天,他们说了会话,离开了阳明山。

他们离开之时,彭英瀚,这个不得志的人,正在家里被老婆左一句窝囊废,右一句废物给骂得抬不起头。

他哪里会想到,好友孙建设正在给他铺一条阳光大道。

这几天,卓逸凡哪也没去,窝在孤峰上照料五行鼠。

每天抱着它,在孤峰上的每个地方讲他的光辉往事。

五天后,五行鼠开始上蹿下跳的玩耍,卓逸凡准备着要回去了。

收拾好行囊,卓逸凡带着五行鼠,下到山肩处,这里有一根巨大原木搭建的过涧天桥。

走过原木,到了对面山巅,眼前出现一座坟冢。

卓逸凡跪倒磕了几个响头。

“师父,上次回来,就没听您要我永远不要回来的话,走了之后,想着这里永远也不会再来。没想到,为了隐针门千年基业,会回来寻药,再次违背您的意愿。”

说着说着,卓逸凡抹开了眼泪。

“我来了几天,一直不敢来见您,是怕勾起伤心事,没办法一心一意的照顾老五,我要走了,这才来看看你,放心,我现在已经比你厉害,不要担心我回山会遭到什么不测。”

哭诉了一会,卓逸凡站起身,依依不舍的看了眼坟冢,转身踏上了原木天桥。

悲切切的卓逸凡没有注意到。

原先光秃秃的坟冢顶部,多了块圆圆的石头。

这块石头,摆放得端端正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