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都市言情 重生之我的1992

第736章 唐瑾带合同归来

重生之我的1992 瑶湖居士 5099 2020-06-30 07:43

  

  陈文感觉,像今天这样和许家姐妹一起开开心心吃饭,随口说着笑话,也是挺不错的恋爱体验。

陈文现在不缺少消灭火苗的地方和人选,他缺的是填补心灵深处空白的人,许美云是填补陈文一项缺失的最合适人选,也就是陈文的第一次真正意义的恋爱,无利益、无责任前提的爱。

吃完饭,许美云主动抢下了洗碗的活,还催着陈文早些回去。

陈文没有再矫情多陪一下许美云,与许家姐妹道别后,打车回了财大小窝。

见到苏浅浅和欧可岚,两个女孩居然没做晚饭,吃西瓜和蛋糕度日。

在陈文发言责怪前,苏浅浅说道:“天气这么热,哪里还有心思做饭炒菜啊!你看啊,我们吃着西瓜,还有两种口味小蛋糕,别提有多舒服了!”

陈文捏捏苏浅浅的鼻尖,宽容了女友不想吃饭的心情。

欧可岚也说:“这两天太热了,幸亏有空调,不然真是没地方躲。现在回想,以前小时候住在筒子楼,真是不晓得怎么熬过来的。”

陈文问道:“按之前阿姨电话说的内容,她应该今天夜里或者明天凌晨飞美国了。今天她打过电话来吗?”

欧可岚摇摇头:“那天她说,等她到了美国以后,找到了我爸爸,再打电话回来。”

苏浅浅搂着欧可岚:“阿姨一定会找到叔叔的。”

陈文心想,欧可岚爸妈相会的难度不叫大,难度最大的是能不能顺利通过纽约海关!

不过这种话题太让人不愉快了,陈文知趣地没有提这茬。

陈文告诉苏浅浅:“下午唐姐call我,她明天飞机,回沪市。”

苏浅浅开心道:“太好了!又有一些日子没见唐姐了,我想她了!我和你一起去机场接她……呜,我要在家里听大哥大的!”

陈文笑道:“唐姐飞机明天中午落地。她说了,经纪公司已经注册好,明天过来要跟我,还有老男孩乐队,以及音乐学院的一个有潜力的民乐器手签经纪约。下午我们还要去滚石唱片,跟他们签各种约。估计明天会非常忙。”

苏浅浅说道:“那我后天给唐姐接风!”

陈文答应:“听你的!”

欧可岚问:“你们说的唐姐是谁?”

陈文解释道:“那天阿姨走之前,我提过的,我要注册一个经纪公司,做演艺圈的生意。唐姐是我经纪公司合伙人,她以前是沪市音乐电台的播音员。”

苏浅浅说:“唐姐是我和陈文的大姐姐,她人可好了!后天晚上我们给她接风,你也过来一起吃饭!”

离开财大小窝,陈文照例回了一趟石库门。9点多进了苏宅,洗澡换了一

身干净衣服,与苏康康闲聊两句。

小胖子白天上班干了重活,跟文哥说了一会话,便打瞌睡了。

陈文在一楼看了会电视,听见楼上传来呼噜声,又离开了苏宅,来到了外滩的四星级酒店。

电梯里,陈文回想这一天发生的事,许家的隐患解除了,唐姐明天又回来了,他整个人都感到轻松愉快,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几头跑是不是累。

敲开房门。

廖丽芳一下子扑陈文怀里,陈文热吻了自己的小情人。

廖丽芳不仅长得漂亮,这位弹民乐器小美人心思也是很缜密,见陈文的表情轻松愉快,立刻明白早上烦恼陈文的事情已经被解决了,于是一个字也不问文哥是否办妥事情,直接奉上了自己的温柔。

陈文攒了一天的火气被廖丽芳化解之后,搂着女孩看着窗外的外滩风景。

陈文告诉廖丽芳:“下午唐姐打电话给我,她明天回到沪市。”

廖丽芳开心道:“太好了!我又可以见到唐姐了!”

陈文说道:“唐姐电话里说了,这次带了你的合同过来。这样,明天上午10点我们退房,你跟我一起去机场接唐姐,中午我们去福克斯,你和老男孩乐队一起和唐姐公司签约。”

廖丽芳美滋滋说道:“谢谢文哥!哦,谢谢唐姐!”

陈文抱紧廖丽芳:“真乖!”

廖丽芳又要温柔对待陈文,陈文摇摇头:“明天唐姐回来,我要留点体力,今天就这样吧。”

陈文和唐瑾的恋人关系,当初廖丽芳坐飞机去看田振演唱会时就目睹了,她听话地遵从了陈文的意见。

整个夜晚,廖丽芳乖巧地蜷在陈文的怀里,她心里感到无比的安宁和美好,即将成为陈文和唐瑾经纪公司的艺人,将来自己一定会被文哥力捧的。

陈文想着杭天棋在《海马歌舞厅》演的那集戏,对于那些能够接受这种规则的女孩来说,似乎不可以一杆子打死地去说一定是黑暗,比如自己怀里睡得香甜的廖丽芳,她对这种待遇是很认可、很满足、很幸福的。

……

8月20日,星期四。

没开闹钟,陈文睡到了自然醒,8点多睁开眼。

廖丽芳早就醒了,但没起床,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侧身单手托着脑袋,笑嘻嘻看着偶像。

陈文左手从廖丽芳的脖子下方穿过去,女孩乖巧地拱进陈文怀里,两人轻轻地吻了一会。

起床后,两人一块洗了个澡,又洗漱一番。

廖丽芳虽不是顶级美女,但也是天生丽质,而且是那种素颜就能有90分的水平。

平时她基本不多化妆,只需要简单做个面部轻打。没用15分钟,她便收拾完自己的妆容,马尾辫、连衣裙,艺术院校的书卷气和音乐风完美结合在她的身上。

陈文领着廖丽芳,下到一楼,从酒店外的报亭买来一份财经报纸,随后两人上到二楼餐厅。一边饱餐早饭,陈文一边阅读报纸。

毫无悬念,东瀛股市一片哀嚎,港岛股市开始下挫,沪市指数继续下行。

相比之下,沪指的下行幅度不算太凶,只有少部分股票跌停,大多数股票虽然飙绿,但是还能够进行交易。

一位股评专家在报纸上发言,呼吁广大股民应当对自家股市有信心,华夏股市不会受外国股市的影响。

另一个专家喊出了“9月初必全线飙红”的预测。

陈文淡淡一笑。

9月初全线飙红?那时候必将一片绿,等到今年12月才能止住全线飙绿。

至于12月至明年2月的那一波的短线涨幅,陈文当然不会去考虑了。

一方面是那个时候他在非洲,另一方面,即便他在国内,也不打算玩这种短线,太冒险了,太容易惹人注意了。

低调发财,才是硬道理啊!

10点整,陈文准时退房,领着廖丽芳打车赶往沪市国际机场。

陈文以为今天又会遇到袁野,但他发现自己又估错了,不由得心里一笑,他发现自己琢磨人心挺在行,但是在猜时机上总是蒙错。

陈文猜测,可能陈菲儿今天没有飞行任务吧。

站在国内到达厅门口等待的时候,陈文开始瞎琢磨,也不知道那个28岁单身台商是否继续在给陈菲儿和袁野的生活制造困扰。

他俩的烦恼,陈文真没法去管。管得多了,闹不好袁野会把妒忌的怒火往陈文身上烧。

正胡思乱想呢,陈文的眼睛和耳朵几乎同时捕捉到了唐瑾的身影和声音!

“啊~~~”唐瑾欢呼着,拖着登机箱,一路小跑着来到陈文面前。

陈文向前几步,一把抱住了唐瑾:“唐姐!你回来啦!”

“嗯,坏家伙,我回来啦!”唐瑾吻了陈文的脸颊,“你看,我带谁一起来了!”

陈文这才顾得上顺着唐瑾示意的方向看过去。

一个极美的女孩子站在唐瑾的身后。

张婉!

“小婉!”陈文开心道。

“文哥!抱一抱!”同样也拖着一只登机箱的张婉,大方地伸开一条胳膊。

陈文当然不会拒绝了,将张婉也搂进怀里,轻轻地拥抱了一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