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都市言情 天价妈咪:总裁爹地超给力

第六十九章:担心融入不了?

  

  “可是……”

“还有,我答应过你,安安我会照顾好,你是不是应该也给我和他一些单独的空间,让我好好和他相处?”

顾思瑶听着这话,有些没明白。

“你,你什么意思?”

是要带着顾安安单独和他一起吗?这不就是要带着安安离开她?

“你很清楚我什么意思,我现在没有让你去做任何事情,工作是我给你机会拥有的,钱财你若是需要我也可以给你,你什么都没又付出给我,所以要我给安安配型,至少要给我有些权益吧?比如,让他和我单独在一起。”

“你要带走他?”

顾思瑶看着俞厉臣,更加质疑的问道。

“你答应过我的,会让我留在安安身边,你这样算什么,俞厉臣?”

“我只是说让他单独和我在一起,我会去看他,帮你把他带回家,到时候你回家来,我等你。”

俞厉臣的声音软了不少,顾思瑶也是一愣。

“顾思瑶,我们该走了,不然可就晚了,毕竟还要蹭车!”

王莹之前带着顾思瑶面试,自然对她熟悉一些。

当然她知道太多顾思瑶的秘密了,如今她们都已经暂定了小队长,不知道到时候又会是怎样的场景呢!

不过这会儿王莹还算亲切,来叫着顾思瑶,也很是坦然。

“去吧!我会等你的!”

俞厉臣继续这句话,可是分明这话温柔的能掐出水来,那眼神也是柔和到让人感叹。。

偏偏顾思瑶心里就是放不下去。

她被人拉着走开了,她想要多给俞厉臣叮嘱几句,都没有机会。

开元盛宴餐厅,大圆桌上十多个人坐着,举着酒杯说着什么展望未来,努力拼搏的话,顾思瑶被王莹拉着站起来,跟着一起。

她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不是看不上这些喊着口号的人,而是觉得自己与社会脱节太久。

他们还青春,多数是刚入门的毕业生,只有她是未婚妈妈,还是隐藏着的。

人一旦有秘密,就会努力的找东西掩饰自己,她无法融入,自然也不敢暴露。

好一会儿才见着大家坐下,但是吃东西的时候还是一点儿不消停。

“我们一会儿去K歌不?”

“要的吧!这么开心的时候,不去玩一下岂不是浪费了?”

有人很是开心的说着,顾思瑶却是一言不发着。

“不开心?”

王莹看着顾思瑶,举着一杯酒朝着她发问。

顾思瑶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只是好久没有在这么热闹的地方待这么长时间了。”

尤其还是陌生人的场合。

顾思瑶显得有些局促,王莹却是一笑。

“别多想了,我看俞总对你不错,你还要担心融入不了这里?这两天你都不在公司,许总都说要把小组长的位置留给你呢!”

王莹说着这话,又顺势给顾思瑶的酒杯里倒了一些酒。

顾思瑶听着这话,莫名感觉到一些敌意。

毕竟之前的时候王莹对于她和俞厉臣之间的种种多少可能听到一些,毕竟那天带着她去见俞厉臣的不就是王莹吗啊?

顾思瑶看着王莹递过来的酒杯,稍微迟疑了一下。

“怎么?不放心?”

王莹看着顾思瑶迟疑了,这才笑了一下,然后直接把顾思瑶杯子里的酒猛的喝了个干净,然后又把她自己那一杯喝了个干净。

“我那天是听说了也看到了一些你和俞总之间的事情,但是我知道身处深渊的人很难自救,你若是需要帮忙不如说出来,我也认识很多人,兴许可以帮你呢?”

人心隔肚皮,顾思瑶没敢对王莹信任。

好在一场晚餐吃过,她还有拒绝去K歌的权利。

已经是夜里十点钟,她才匆匆往家里赶去。

只是一路回了家里,她却看着房间空空荡荡。

“俞厉臣?安安?你们睡下了吗?”

心中最好的念想,自然是他们回到了这里,然后和谐的在一起睡下了,只是她去了卧室推开门,却见着那被子依旧铺的整洁,没有丝毫凌乱,更没有任何人回来过的痕迹。

她心头一急,连忙给俞厉臣去了电话。

医院里,俞厉臣坐在沙发上,病房里打着点滴的顾安安很是安稳的睡着。

他试想了很多结果,只以为难以带走顾安安会是很麻烦的事情,谁知道一到医院,才发现顾安安病情加重,对于骨髓的需求更加迫切了。

他守在一边,算作是给自己一些思考的时间,所以并没有给顾思瑶通知。

看着顾思瑶的电话,他倒是没有多想直接就接听了。

“你把安安带去了哪儿,为什么你没有回来等着我?”

顾思瑶的声音带着颤抖,从听筒传来,更是感觉到她的焦急。

“我在医院。”

“医院?是,是安安出事了?”

“你先过来吧,病情有加重,所以……”

“我马上过来。”

俞厉臣的话没说完,就已经被顾思瑶挂断了。

果然,顾安安得确是她在意的。

俞厉臣在一边坐着,显得有些疲倦。

好一会儿才见着顾思瑶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一见着顾安安又开始打着点滴什么的,心里就是一疼,她上前要询问安安,却是被俞厉臣拉住了。

“你先让他好好休息吧!我过来的时候,你的阿姨也在,哭哭啼啼,我让她回去了。

安安的检查出来了,最近有些恶化,不过没关系,只要在段时间找到适配的骨髓就可以了。”

顾思瑶被俞厉臣拉着,眼神却依旧看着顾安安。

听着他这话,她才转头看他来,他才看到她已经眼圈微红,眼眉都皱起了。

“俞厉臣,我知道我之前说着那么狠话,一定很自不量力,我离不开你,因为安安的情况真的没办法,就当我求你,你信不信他是的孩子,都请你一定帮忙适配一下,可以吗?”

俞厉臣拉着顾思瑶的胳膊,看着她很是丰满的身材,可是胳膊却是纤细的。

近来又是心思重,更觉得她疲惫了不少。

“我说了,我答应了你的事情,自然会做到。

眼下安安这个情况,你还是好好照顾着他吧!刚才他清醒地时候一直在喊你,所以,跟安安到俞家老宅,我让人照顾着你们,你只管照顾着他就好。”

俞厉臣的眼眉深邃,这次是坚毅的深沉,让顾思瑶心中感动非常。

“谢谢你俞厉臣。”

顾思瑶的眼泪陡然落下,却是刚好击打在俞厉臣的心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