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农门药香:捡个相公种包子

第96章:乌家堡的媚儿娇

  

  姜夔的略带鄙夷的哧笑声,让周阿娇忍不住一顿,转眼侧目斜睨着他。

农家人一夫一妻是非常常见的,也不是都是情种,大部分是娶不起。

娶媳妇不要聘礼吗?不要盖新房子吗?不要办酒宴吗?

而且,家里多一口人吃饭,可田地收成、家里收入却还是原来的,更何况农家人能生,三年抱俩,一下子多出好多张嘴吃饭,哪里还有闲钱养什么侍妾姨娘?

若是家里有几个儿子的,有的怕是娶媳妇都是难事。

姜夔号称是青田镇的穷猎户,对一夫一妻却如此嗤之以鼻,是穷人有贼心,还是身份存疑?

一顿饭一两银子,还有那块雕工不错的玉牌,呵呵,怎么看不都像个猎户。

周阿娇淡淡瞥了他一眼,“不想我来给你做饭是吧?”

“不,不,不,我错了,你说,你说。”

姜夔立刻严肃的举手投降,如今他为鱼肉,只能任人宰割,好在也不是要他承诺只娶一个女人。

卫望楚脸色未变,点头道:“卫某一生,只有芽芽。”

芽芽是他的,他只要芽芽。

声音很轻,却很笃定。

姜夔越发好奇,这个农女到底哪里好?别是给这郎中下降头了吧?

山峦起伏九郡主不香吗?

京城对他抛绣球扔香帕的贵女们不美吗?

春风楼、销金窟的莺莺燕燕不甜吗?

弃娇女为敝屣,却独独看上一个眯眯眼的村女,卫郎中的嗜好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如此便太好了。”

周阿娇满意的笑笑,又略有些犹疑。“只是——”

“还请卫大夫日后稍微考虑一下生计,听闻您治病救人从不计较医药费,虽说是医德高尚,只是——”

少女脸色微微露出一丝羞赧,“若是娶妻生子,生活里油盐酱醋花销不小,芽芽虽是农家女,可我二伯疼,二婶宠,她从未受过什么苦楚……”

这是嫌卫望楚穷?

姜夔不由瞪眼,佩服的看着这姑娘,她可真敢说呀!

微微扯开身体,稍微离她远一点,以免一会这小气郎中下毒,波及到自己。

卫望楚一愣,瞥见桌子上芽芽亲手做的单饼,心头好似被谁轻轻点了一下。

微光乍入,心思敞亮。

他的芽芽何须做这些事情?

他的芽芽偶尔给他做饭那是情趣,要是像肖蝶儿一样日日围着锅碗瓢盆,不是太辛苦了?

“你的提议不错,我自不会让芽芽受苦。”

周阿娇松了一口气,她就说嘛,卫望楚是名满全朝的医者,京城、府州动不动就来人请他看病,若是他想,弄点银子改善生活不是很容易的?

她就知道他是个清高郎中,以前是压根没想过银子那些腌臜的身外物。

姜夔瞪眼睛看看郎中,看看少女。

一脸茫然。

这小气郎中竟然这么听她的,这少女会啥妖法?

“说完了?”

周阿娇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嗯了一声。

卫望楚站起身,取出一布袋,将桌子上的单饼一股脑的卷了,塞进去。

“你,你干嘛?”

姜夔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想要伸手去拦,伸了伸,又缩了回来。

这郎中惹不起。

“芽芽做的。”

男人背着药箱、单饼大剌剌的出了门。

周阿娇捂嘴笑弯了腰。

“晚上又要饿肚子了……”

姜夔可怜巴巴的看着周阿娇,“这位妹妹,发发善心,再给做点吃的?”

“一顿饭一两银子,”周阿娇伸着纤细的手指头,“已经做了一顿,再做就算两顿了。”

“他,他,”姜夔指着门口卫望楚远去的背影,到底也没敢说什么,“两顿就两顿。”

“这买卖划算。”

少女笑了笑,左右看了看,“应该写个字据——也没有纸笔,下次再来,你签了欠条,这玉牌就还你。”

姜夔看也不看少女手里左右摇摆的玉牌,“写了字据,这个你也一并留着吧,当个证据,以免以后我耍赖。”

不想收回去。

周阿娇挑眉,“你似乎不是就是想找个人替你保管?”

姜夔用手指捏了一块腊肉,扔到嘴里慢慢嚼着。

“唉,晚饭又没有着落了。”

哎哟,生硬的扯开话题可还行?

少女好奇的审视着他,“你既然不想要这玉牌,为何还随身带着?”

“也没有——”

“你真的是青田镇的猎户?”

少女柔美的眸子满是疑惑,“你最开始特别怕人看到你这玉牌,硬要我给你收着,我还替你藏着掖着,但你今日又故意在大家面前露出来?”

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少女。

周阿娇眼珠子转了转,“今日,除了我和芽芽,便只有卫大夫在了,你总归不是想给芽芽看,那你就是想给卫大夫看了。为何?”

真是个敏锐的少女。

少女拎着麻绳,看着玉牌,“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玉牌玉质细腻,雕工比珍宝阁那些看的起买不起的玉饰品还要精致,只是却看不出到底雕了个什么东西,只是能在这样小的玉牌上雕出这么繁复的图案,想来也是个厉害的师傅了。

“你到底是谁?”

姜夔轻声笑了,“好奇心可真重。”

“我叫姜夔,家族本来也算不错,后来败落了,这玉牌是家人唯一留给我的东西。我也没什么妻子小妾需要养活,当个猎户就足够养活自己了,也犯不着用它去换钱,就一直留在身边了。”

这样简单粗暴也说得通。

“毕竟你我素不相识,你帮我一把是你心善,我不能白受不是,给你当个信物,等我腿好了,有了银子定要回报你。”

周阿娇看他说的真诚,倒也算是磊落。

“我也没帮你什么,卫大夫没和谁收你诊金,你欠他的。”

姜夔摆摆手,“不能那么说,若不是你和小辣椒,我怕是要折在狼牙岭了。而且,你给了一口水,那于我也是救命的水。”

见周阿娇有些不自在,汉子转了话题。

“致于给今日拿给卫大夫看——我如今身无分文,看病吃药也都是白嫖,不是怕他以后不给我看病嘛,让他看看,知道知道我也是有身家的,日后定会给他诊金,不会欠他的。”

也勉强算是说的通。

周阿娇隐隐还是觉得有些疑问,想想与自己无干,便也没有深究。

“你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卫大夫若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也不会到如今还穷的叮当响了。”

少女叹口气,穷的只有两间茅草屋和两个只会花钱的弟弟,若不是为了芽芽,他日后娶妻过日子怎么过,她才懒得替他操心。

竟然还嫌弃卫望楚穷?

姜夔暗叹息,是卫望楚装的太好了?

装的太好的卫望楚看到了巨隼带来的消息,骑着小满直奔山庄。

风六早就等在那里。

“大哥!“

风六难得如此一本正经,递上一个油纸包,扯着身子将它打开,露出里面一朵半开的墨兰。

“娇娇送过来的。”

卫望楚接过来,仔细看了看花芯,嫩绿色的顶上几颗淡黄色的水珠幽幽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像乌家堡的独门媚药。”

“媚儿娇?”

风六的俊脸有不敢置信,又有欢喜忧愁——乌家堡在十几年前就被灭门了。

“孙小荷中了乌毒而死,毕竟是十几年前,有人偷偷藏了乌毒也说的通,那这个呢?听闻,乌家堡的媚儿娇都现制现用的?”

卫望楚将那朵墨兰扔在桌子上,“现制现用也不至于,只是它厉害的便是可以极快的挥发成气,蛊惑人心,缺点便是极易变质,至多可存储半月。”

“那这是不是说明乌家堡真的还有后人活着?我娘知道一定很开心。”

风六妩媚的眸子闪着兴奋的光芒。

当年,乌家堡归顺先承德太子,和他娘打了不少交道,交情颇深。

卫望楚取了帕子擦擦手,“我只是说像。”

像?

风六一脸迷茫的看着他,这倒不像是卫望楚的说话风格。

“这媚药咋一看,和乌家堡的媚儿娇一样,可仔细看看又会发现还是略有不同,功效也折了三成去。”

折了三成功效?

“娇娇可说,你那位做男人有障碍的病人一晚上可是折腾了她三四次,次次都是豺狼虎豹,她都要受不住了。”

风六知道卫望楚从不下无妄的判断,只是娇娇是什么人,他娘一手**的,一夜可战十人不倒。

“不过是加了药量。”

卫望楚扫了一眼那墨兰,到现在还残存这么多的话,想必下手的人挺狠的。

若不是彭强西病的厉害,这么多年,吃的药比盐还多,又一直用纵情香强行折磨自己,怕也受不住这药。

“郑家老太太,或者是她身边的老嬷嬷极为可疑。”

风六离那墨兰远远的,坐下。

那味道,稍稍一闻,这心里便躁动的很。

郑老太太和她身边的嬷嬷?

卫望楚淡淡笑道:“郑老太太想必和乌家堡有比较深的渊源,叫穷七查一查吧。”

风六一口应下。

转脸又奇怪的看着他,“之前看郑家不过就是一土地主,他家酒坊的方子还是您给的,还以为您要扶持他们呢,怎么忽然又出手打压他?”

当初还以为卫望楚要扶持郑家,谁知却没了下文。

现如今,动了酒坊的方子,让喝酒的人都出现心慌、昏迷的症状,这一连,都快发生了上百起酒水事件了,老大摆明是想要将郑家酒坊给毁了。

卫望楚不说话。

郑济陈设计害他,他不过回手给一巴掌罢了。

“彭强西和赵家人这一出借刀杀人的戏码,可谓下手狠准快,您就打算听之任之了?”

风六看不清对面男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郑家老太太若是和乌家堡有渊源,那也算是自己人了,若知道了您的身份,定是死心追随的——您还要继续打压郑家吗?”

卫望楚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波动。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冲着那朵墨兰撒了点粉。

“彭强西既然想要郑家酒坊,就给他吧,关键时候,给他送点便利。”

风六不以为然,提醒道:“彭家是柳家的狗,柳家是十三皇子的狗,十三皇子是现太子的狗。”

也就是说,彭家、柳家、十三皇子都是太子的人,和卫望楚隔着杀父之仇,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卫望楚挑眉,“彭家想要的,是冯家酒坊。不给他点本金,他怎么敢要那个大利?”

皇商冯家,背后是大周官商老大九皇子。

风六恍然,“您想挑拨柳家与冯家?柳家人会上当吗?他们可知道冯家是九皇子的狗的。”

“上不上当,端看利益够不够大。你把冯家大公子二姨娘的身份报给彭强西。”

“啥?那可是漠北秦家的小姐——”

风六一脸的震惊,“冯大公子的二姨娘那可是您母亲的亲妹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