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凰途似锦

第三百零一章求人

凰途似锦 猫漫漫 3383 2020-06-29 13:05

  

  陈瑞这段时间可是过得非常窝火,自从夏侯嫣进门的那一刻家中在无安宁过,这哪里是娶回来一个娘子,分明是娶回来一个老娘。

夏侯嫣自打成亲当日起霸占着新房不让陈瑞踏进一步,对陈家众人张口就骂,陈瑞能忍耐,张母那里受过这种气,每日和夏侯嫣要对骂上几句,等夏侯嫣气不过派丫鬟寻她时,张氏在慌忙躲出府外。

张氏吃了亏哪能善罢甘休,总是要找陈瑞哭诉一遍,陈瑞每日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苦不堪言。

安慰老娘吧,张氏那能听的进去,忍不住在咒骂几声:“好好的日子过成了这样,儿啊,你到底娶回个什么呀,娘从未见过这么嚣张的媳妇,能让丫鬟出手打自己的婆婆还有没有王法!”

“还连累你丢了官职,儿啊,定然要去侯府讨要一个说法,可不能白白丢了官了!”

这些陈瑞哪能没有想过,早在昨日里已经拖着伤体去见了二叔,只是夏侯临听完后直言道陛下刚下这个处罚,现在应当行事低调一些才是。

这些托辞的话陈瑞一听这话有些心灰意冷,夏侯嫣才不过刚进门,侯府甩了一个烫手山药似的不在管夏侯嫣,以至于受到连累的陈瑞也不再理会。

若是这人换了是大小姐,不知府中人还会不会放任不管,陈瑞有些后悔当初的软弱白白错过那么多好机会,若是自己能够心狠一些,现如今娶进门的是大小姐的话,定然不会这么被逼进绝境。

夏侯霜不知道有人又将自己惦记上了,若真是知道的话,定然也要回一个痴人说梦吧。

被逼入绝境的陈瑞突然想到韩武,妹妹嫁进韩府虽说只是一名侍妾,但深受韩武喜爱,现在更是诞下府中唯一的长子,地位更是水涨船高,若是有妹妹出手相助的话,说不定妹夫能为自己解困。

想到这里,陈瑞不禁为当初同意陈月嫁进韩府感到高明,事不宜迟,韩武忙让人给妹妹递信。

陈月接到信后,将自己哥哥的遭遇给韩武说了一遍,末了抹着眼泪说道:“这个夏侯府也是欺人太甚,将夏侯嫣这个跋扈嚣张的小姐嫁过来后惹下这么大的祸事,却直接拍拍屁股不在管了,这天底下都没有王法了。”

对夏侯府韩武从没有好感,现在听完后怒气冲冲说道:“要我说这么一个嚣张的女人,大舅哥就应当将她直接休了,还留着做什么!”

“哥哥倒是想这么做,只是妾娘家式微,侯府可不是我们能得罪的,为今只有求求爷,先为我哥哥谋求一份差事,爷的大恩大德以后妾定然相报。”

陈月梨花带雨,韩武早已心疼不已,那里还会拒绝,只是韩武也是无官无职,只不过是依仗着令贵妃的名头耀武扬威罢了,那里能给陈瑞安排职务。

韩武转头一思索突然想到陈王,陈王身为皇子更是统管着京城防务,定然能给陈瑞一个好去处。

想到这里,韩武叫来陈瑞兴冲冲带着他一同前去陈王府。

萧欣达听到人禀报后头都没抬,直接吩咐将人给王妃带去。

韩灵儿惊讶自家兄长怎么来了王府,见还带着一个陌生的男子,韩灵儿问道:“大哥你这是?”

陈瑞鞠躬施礼说道:“小生陈瑞拜见王妃。”

姓陈,韩灵儿顺间明白此人是谁,不知进府所为何事?韩灵儿将目光转向韩武。

韩武直接了当的说道:“为何王爷妹夫也不见我们?今日前来是为了给我这位大舅哥找个差事。”

韩灵儿一听这话,皱了皱眉头,陈月不过是一名侍妾而已,居然能称呼她兄长为大舅哥,大哥也真是糊涂。

韩灵儿招来管家一问,王爷这时正在书房中,韩灵儿一听这话犯了难,王爷在府中那么应当是知道兄长前来的事,但是让人直接给自己带来明白着是不想见。

韩武可不管这么多,嚷嚷道:“妹妹你快去见见王爷,将这事给王爷说说,只不过是寻个差事而已,对王爷来说只不过是手到擒来而已。”更是摆出一副你不去说的话,我就不走了的架势。

一旁的陈瑞则是神情窘迫,一脸羞愧,对着韩灵儿施礼,心中更是对夏侯嫣心生不满,若不是夏侯嫣的话,自己哪能犯得着四处求人吗?

韩灵儿无奈只得前去书房一趟,成亲这么多日来,萧欣达的书房韩灵儿来的次数屈指可数。

萧欣达娶回韩灵儿完全是因为利益所驱,并不是真心求娶,取回后也只不过是摆在府中,完全不管不顾,韩灵儿还算识趣,平日里也只是在自己院中并不多外出走动,萧欣达这会听人禀报王妃求见有些意外。

冷声说道:“让她进来。”

不知为何,韩灵儿对着萧欣达心中总有些胆怯,这会在他冷漠的目光下颤巍巍的施礼。

看着韩灵儿懦弱的样子,萧欣达心中厌恶,将目光从新转移到书上,口中冷冷说道:“王妃前来所为何事?”

韩灵儿鼓足勇气说道:“今日兄长前来府中,想为家中一个侍妾的兄长求王爷能给个差事。”

此话一出,萧欣达冷笑几声说道:“是什么让王妃误以为本王会对任何人和颜悦色,一个区区的侍妾兄长居然都能让本王为他安排差事,韩武那厮脑子不顶用,难道王妃的脑子也丢了不成?”

萧欣达毫不客气的话顿时让韩灵儿羞的满面通红,韩灵儿喃喃道:“陈瑞原本是在大理寺为官,只不过是因为娶了夏侯嫣而丢了官职,妾身以为他有几分才情能为王爷所用,妾这就回了大哥,让他将人带走就是。”

说完,韩灵儿准备转身离去。

“等等你说是谁?可是与夏侯府有姻亲的陈瑞?”萧欣达听到这里,丢下手中的书起身问道。

韩灵儿不知那句话又惹到他,忙不跌的点头:“就是那个陈瑞,王爷,妾这就让他走……”

萧欣达不耐烦的说道:“你让他一人前来见我。”

萧欣达的忽然改变,韩灵儿不敢多问,忙出了书房前去叫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