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茶0戏(1 / 2)

“叹息老来交旧尽,睡来谁共午瓯茶。”

“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

“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

“此物清高世莫知,世人饮酒多自欺。”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那香庐之上早已布满了香灰。

起初还有人记录燃香的根数,但后来数着数着自己都迷糊了。

双方你来我往,像是以诗文做刀,在进行一场另类的战斗,这一打就是从中午打到了傍晚。

夜幕降临,繁星点点,一轮皎洁的明月跑了出来,倾洒下无尽的月华,像是给茶峰的众人披上了一层朦胧的薄纱。

“这也忒恐怖了吧,这姜小白的诗词积累量……”

“太可怕了,竟然跟一个大儒斗的难分难解。”

“三天的时间,他怎么可能记得这么多,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

不少人感叹,即便是那剑峰的弟子中,也有不少人在内心朝姜小白竖起了大拇指。

众人耳朵都听疼了,然而二人仍旧在继续,像是根本感觉不到疲倦一样。

“孰知茶道全尔真,唯有丹丘得如此。”

白呷子再次念出一句,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即便此时他恨透了姜小白,也不得不佩服此人的在文道上的才华。

在这个年龄,便可以在文道上跟他鏖战这么久,假以时日,这小子必然会超越他,成为一尊更为强大的大儒。

但今天,他绝对不能让这小子赢了他。

“没词了?”

见姜小白半天不说话,白呷子冷笑道。

姜小白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迟迟没有回话。

他真的是尽力了,这段时间内他将脑海中所有的书都翻了一遍,能念的诗都被他给念了一遍,眼下已是弹尽粮绝。

“簌!”

此时,那香庐中的香也是极为配合的熄灭了,直接宣告了他的败北。

内心虽然有些不甘,但属实是没有办法了。

到了这一刻,他才明白一个道理。

人有人有,天外有天,即便是有金手指,他也不见得是无敌的。

“不要灰心,还有最后一场,大不了为师做一回恶人,替你抢了那祝小青,你们二人私奔便是。”

李忠南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姜小白的肩膀。

“您就对我这么没有信心吗?”

姜小白哭笑不得,虽然很是感动,但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吃点丹药,准备第三场,为师先去帮你收点利息回来。”

李忠南塞给姜小白两粒丹药,便朝着那白呷子走去。

“师傅你……”

“啪!啪!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起,这李忠南竟是当着众人的面,抽了那白呷子三个大耳帖子。

无论是掌教还是孙婆婆,一下子就傻了。

“太玄掌教,这便是你太玄宗的待客之道吗?”

白呷子都懵了,还没有消化胜利的喜悦,却平白无故被这老者抽了三巴掌。

他可是一位大儒啊,即便此刻入了魔,也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吧?

“啪!”

又一个大耳帖子拍了过来,白呷子连忙躲闪,但却是发现自己怎么跑都躲不开这一巴掌,最终又挨了一下。

“咳咳……李长老!”

掌教看不下去了,及时出手,拦下了李忠南。

来者即是客,虽然带有敌意,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抽别人,也实在是有点太那个啥。

“抽你是轻的了,要不是为了我徒弟,你觉得今天走得出太玄宗吗?”

李忠南一脸的不屑,冷哼道。

他的话语很隐晦,但白呷子却是听得明白。

这李长老显然是想让姜小白自己来报仇,要不然他自己就动手了。

“剑如风,你的人情我还了!告辞!”

白呷子一咬牙,最终还是选择了隐忍,离开了此地,但在消失的前一刻,他又看了一眼姜小白。

“哎,又多了一个敌人呐……”

姜小白内心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

半个时辰后,双方都休整完毕,第三场比斗即将开始。

此时亥时已过大半,马上便是子时了。

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场斗茶竟是从白天大战到了黑夜。

好在这是个修仙世界,在场的除了一些刚入门的弟子外,大多数人并没有感到疲惫。

皎洁的月光下,孙婆婆和姜小白各自站立在一旁,准备进行第三场比斗。

“第三局,茶百戏!”

这茶百戏,又称汤戏或分茶。

简单来说就是将煮好的茶,注入茶碗中,使用特殊的手法让茶汤汤花显示出瑰丽多变的景象。

再简单点来说就是,在茶汤上面画画,这有点像地球上咖啡师的拉花。

比的就是谁画的更好看。

说到这里,姜小白越发觉得这斗茶可笑。

明明是斗茶,到头来却是根本不喝,更多是的眼睛上的享受。

但既然古人是这么规定的,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看到那对面的山峰了吗?”孙婆婆走了出来,脸上的表情甚是揶揄。

姜小白侧身望去,却是发现那座山峰上灯火通明,从山脚下到山顶,挂满了红灯笼,洋溢着喜庆。

在那山峰的山腰处,不少弟子在那里驻足,而在那群人当中,有着一道令人心动的倩影。

“小青……”姜小白心神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