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所谓过节(1 / 2)

黑衫老者的速度相当的快,一下便闪至姜小白的身前。

他抬手点出一道乌光,想要直接对姜小白搜魂。

“老梆子,你特么枉为太玄峰主!!!”

姜小白骂了一句。

起先他忙于逃跑,根本没仔细看这青衫老者的衣服,此时二人面对面,近距离他才发现,这老者的衣服上竟然有太玄宗峰主的标记。

“太玄都要亡了,还做着当圣子的美梦呢?”

黑衫老者冷笑一声,指着姜小白的眉心便是点了过来。

这一刻,姜小白的灵魂都是在颤抖,浑身动弹不得,脑海中关于王七易的画面被迅速的调了出来,跟放电影一样,展现在黑衫老者的眼前。

“剑如风,老夫与你势不两立!!!”

当看到王七易被那一道剑气一劈为二的时候,这老头立马就激动起来了。

滔天的杀气溢出,眼睛变得通红无比,像是能滴出血来。

“都是因为你,我要你为我儿陪葬!!!”

老头疯了,握紧拳头便是朝着姜小白的脑袋轰来。

那凌厉的拳头上,布满了雷霆之力,滋滋的电流声像是在耳畔响起,十分的刺耳。

姜小白敢断言,这一拳要是打在他脑袋上,那绝对跟拍西瓜似的,汁液飞溅……

“啪!”

关键时刻,一道金色的大手印从天而降,将那黑杉老者给按在了地上,当场就拍成了烂泥,连神魂都没能逃走。

一道宽厚的背影立身在姜小白的身前,正是消失了许久的李忠南。

在这一瞬间,姜小白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既有劫后逢生的庆幸,也有那种憋屈的愤愤不平。

别人的圣子册封大典,都是圣子装十三碾压对手,受万人瞩目,享受着鲜花和赞美。

可到他这里,先是差点死在那王七易的血盆大口中,再接着又是差点被这老梆子一拳轰爆脑袋。

这简直就是开启了地狱生存模式。

哪个门派的圣子是这么玩的?

“师傅,能聊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平复了一下心情,姜小白问道。

李忠南身上的血腥味很浓,衣服被浸透染成了暗红色,显然是杀了不少人。

“你不都已经猜到了吗?”李忠南微微一笑,顺手取出了一枚竹签,在姜小白面前晃了晃。

“……”

看到这一幕,姜小白真的无语了,有了一种想骂人的冲动。

又特么是命运,又特么是预言,又特么是那个几万年前的祖师爷。

你说你都有这本事了,直接把这些个敌人的祖宗给他弄死不就完了吗?

没有爷爷,哪儿来的孙子?

至于把这些个破事留到几万年以后,交给后人去做?

吃饱了撑着还是闲得蛋疼?

姜小白差点背过气去,努力的劝说自己这是剧情需要,这是某个沙雕作者强行安排的,只要咬咬牙挺过去就好了。

不管怎么说,至少现在他能确定小青和李原是安全的,否则的话,李忠南绝不会这么的淡定。

但有一个问题是他如论如何都想不明白的。

那剑如风为什么要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