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伤亡(1 / 2)

“啪!”

一道黑光飞出,竟是由那丹宁打出。

太玄大手印对上了这道黑光,二者挤压的瞬间便发出剧烈的声响。

狂风大作,模糊中姜小白能看到,那丹宁一只脚直接踏入了域门之中。

“这家伙,不简单呐。”

姜小白蹙眉。

对方的修为应该也在地境,同阶之中竟然能接下他的太玄大手印,而且还这么的轻松,只能证明这家伙非池中之物。

“姜兄,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恩人吗?”丹宁冷笑了一声,侧着身子朝姜小白问道。

此时,他半边身子都已经踏入了那域门之中,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离开此地,想要阻止已是来不及。

“恩人?”

姜小白有些犯迷糊,记忆中他好像并不认识此人,何谈恩人一说?

“在下可是帮了你两次了,不道谢也就罢了,犯不着动手吧?”

丹宁轻笑一声,右手一翻,一张人皮面具出现。

那面具做的相当的精致,且有玄奥的道则流转其上,一看就是出自于大师之手。

“怎么会是你?”

当看清那人皮面具的样子后,姜小白再次被震惊了,因为那面具的脸正是那消失的朱元三。

在接受丹海云挑战的时候,因为迫切需要一名炼丹师来帮忙,他并没有仔细推敲那朱元三身份的合理性。

但现在想起来,却是漏洞百出。

一个挂名的外门弟子,根本就不会有师傅教导他炼丹之术,可这朱元三硬是自己成就了五品炼丹师。

有了这样的天赋,可他还是不受丹峰弟子待见,这其中就更有问题了。

丹峰的人又不是傻子,放着一个天才不要,反而驱逐打击他,这完全说不通啊。

“说起来,倒是要感谢姜兄呢。”

丹宁撑开手掌,拿出已经缩小成巴掌大小的四神兽鼎继续说道:“要不是观摩了姜兄刻画丹纹的过程,给了我灵感,想要收服这鼎,可没那么轻松……”

“你刚刚说,帮了我两次,那另外一次是什么?”

姜小白并没有因为对方夺了鼎而感到不平衡,反正他也不会炼丹,这鼎给他只能拿去卖钱。

况且对方拿到鼎已成为实事,无法改变,再过多的去计较只会让自己痛苦。

只不过对方说帮了自己两次,这让他的内心有了一阵后怕。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爷又不是你爹,你那么好心帮爷做什么?”

而且,对方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竟然帮了自己两次,如果这“帮”不是真的“帮”呢?

那丹古被杀死的画面仍旧历历在目,万一这家伙也暗中对自己做了手脚会怎么样?

“有人朝你酒里下毒,要不是在下换了药……”

“是谁!!!”

姜小白心头一惊,怎么也没又想到这丹宁说的是这件事情,激动的喊道。

然而那丹宁只是轻笑了一声,直接没入了域门之中,消失不见……

姜小白后背汗毛都竖了起来,那种被别人当成棋子的感觉再次袭来。

杀死前任和抢夺他雷劫液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至今他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他也猜测过会是王家,但仔细思考过后,却是直接否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