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吕玲绮(1 / 2)

“一群废物,只敢背后议论他人吗?”

对这具身体原主人,袁皓是有气无处撒。

但是眼前这几个华服少年?哼哼!特么的今天一个也别想走!

“袁皓?”

“你被放出来了?”

“哈哈!袁老二,你这是回家换了裤子又出来了吗?”

“嗯,袁老二变聪明了,出门知道带上几个人了啊?”

“谁是废物?袁皓!我警告你,跟本公子说话客气点!

否则,哼哼,就是你爹来了也不好使!”

被声音吸引,正在议论的几人将视线转了过去。

看到一脸怒容的袁皓,这几人并没有丝毫的胆怯,反而更是对其大声讽刺嘲笑起来。

很显然,袁皓的地位在这几人眼中并不算什么。

“张硕,别废话,今天少爷我来找你,就是要跟你再DU一局!”

这带头的张硕是当朝大司马张温三子,论身份地位,比自己那是只高不低。

懒得与这几人争论,袁皓直接摆明了来意。

别的不说,先将输掉的银钱连本带利的赢回来这才是真的。

“呦?怎么,上次输的不够痛快?这个月你是不打算出来了?”

每个月都给自己送钱,袁皓的零花钱是多少张硕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见这小子才被西园释放就跑来找自己对DU,张硕心中对其更是充满了鄙视。

庶子就是庶子,缺少管教的废物东西,也只配给本公子我送点银钱了。

“痛快的,DU不DU?”

“DU!怎么不DU!说吧,今天你想玩什么?”

玩什么?这特么除了投壶,就是斗鸡、斗虫。

投壶老子一窍不通,斗鸡斗虫不确定性太大,不行!不能玩这些!

扫视了一圈,袁皓发现就眼前的这些DU具对他来说那是大大的不利。

“每次都是这些老东西,少爷我都够了。

今天,咱们来点新花样如何?”

“新花样?有意思,说来听听!”

身为洛阳城内的纨绔头目,张硕对这所谓“新花样”可是充满了兴趣。

“新花样很简单,你找人去给我弄点木板来,然后将它们依次切割成这样的等边大小长方体。”

一边比划着,袁皓一边对张硕讲解了起来。

至于说袁皓所言的这个“新玩法”?那自然就是我们天朝的国粹,麻将!

玩这些斗鸡、斗虫什么的,那都是你的主场,胜负还不是随便你来安排?

今天,老子我就给你们这群土鳖好好的上一课!

“有意思!果然有意思!”随着袁皓的讲解,包括张硕在内,在座的一众纨绔子弟全部都围了上来。

身为天朝最为尊贵的一批二代、三代,更是因为无法继承家业,每曰只能斗鸡遛狗,这些纨绔们说不腻歪那是假的。

如今从袁皓这里听到了一种新东西,这些纨绔怎么可能没兴趣?

“好了!规矩也交给你们了。

省得你们说本少爷欺负人,就给你们留上一天学习的时间。

等明天的这个时候,本少爷会来找你们赢回属于我的东西!”

麻将的制作需要时间,让这些家伙掌握麻将的玩法更是需要时间。

对这群土鳖纨绔没有丝毫的好感,袁皓才懒得陪他们在这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