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1 / 2)

藏姝 一笑笙箫 4303 字 2个月前

“啊——”

女子的惊呼带起一串杯盏碎落的声音,尖锐贯穿后院,打断东南角景亭的小宴。

姑娘们笑声骤止,面露惊疑,转头探望。

陈凝芝起身:“扰了诸位雅兴,我去瞧瞧发生什么事。”

没等陈凝芝去问,陈家二公子已与友人前来请罪。

“方才与几位友人品画论字,兴致上头,即兴挥毫。没想侍女不慎与宾客相撞打翻朱砂,鲜红遍布甚是骇人。惊扰诸位,还望见谅。”

景亭中的女客纷纷起身,两厢见礼。

贺采薇看一眼身边仍在描画的少女,轻咳催促一声,以免失礼。

嗒。勾线羊毫落于笔搁上。

清脆一声响,引陈凝芝看过去。

苍翠的百褶长裙,浑似碧水涟漪,随少女起身,清灵荡漾。

系于裙带上的素色香包,坠一枚羊脂轮玉。

她取过一旁的手帕,沾水盂里的清水擦拭指尖的墨渍。

少女十指纤长,双手线条柔美,肤白细腻。

作画太久,她慢慢活络脖颈,鬓边一排金珠流苏发出清脆声响。

手掌贴着脖颈,肤色匀称白嫩,白皙秀颀,宛若高贵天鹅。

有人动动鼻子——

不知是不是错觉,随着少女抬手揉脖,这景亭里竟散出一股幽幽淡香。

不浓烈,却动人。

玉颈生香,大抵如此。

明媚转头,与陈敬修的目光撞上。

陈敬修和身边的俊秀青年当场痴了。

……

多年前,卫国公府有九姑娘长孙蕙貌美倾城,后嫁江南大族明家五公子明玄为妻,婚后恩爱非常,生下长子后,很快又迎来一双孪生女。

明玄与长孙蕙本就是相貌出众之人。

孪生女儿承袭二人所有优势,二八出头,已有倾城之貌。

后拜得名师,遍览群书学识广博,琴棋书画均有造诣。

总之,传的神乎其神。

长安子弟别的不敢吹,美人谁没见过?

是以存疑又好奇。

奈何明家这双明珠金贵的很,不是谁都有幸一睹风采。

今日纯粹碰巧,大理寺卿幺女贺采薇受邀赴宴,竟携明家二姑娘明媚参宴。

陈敬修与几位友人一合计,决定探探美人的虚实。

然而,陈敬修后悔了。

初见便如此,恐怕难有和睦的下文。

明媚的眼神从景亭内向外扫了一圈,最后落在陈凝芝身上。

她一看陈凝芝,偷看她的姑娘们都跟着看陈凝芝。

陈凝芝忽然脸红。

大家都看她,好、好紧张呀。

贺采薇不由扶额。

这傻姑娘,明媚在等她圆场赶人,她害什么羞呢。

与明媚相识数年,贺采薇早已练就一套应对之策。

相当的稳。

“陈公子言重,一场误会,无谓因此怠慢其他客人。”

贺采薇意在小事化了,请他们赶紧走人。

陈凝芝听出话中婉拒之意,忽然悟了。

她又急又羞的向陈敬修使眼色。

难怪她觉得兄长这一出十分突兀,原是故意在闹,来看美人的。

太丢人了!

陈敬修收到妹妹的眼神,本欲告退,被身边的友人抢白:“在下见亭中置画具颜料,莫非几位姑娘也在切磋画技?”

青年男子眉眼带笑,目光只聚于那一人,搭手作拜,一派风流。

“在下景枫,适逢秋宴,与诸友切磋画技。早闻明家女郎才情满斗,不知今日是否有机会讨教一二?”

贺采薇蹙眉,这人也太不识时务了。

她悄悄转眼,见明媚眼帘微垂,指尖分明已经拭净,还一遍遍捻着。

像是在捏一只看不见的臭虫。

嗯,生气了。

明媚无意与他搭话,漠然别开目光,忽见不远处的廊下,一个熟悉的身影由陈家府奴引着往这边走。

她眼神轻动,清凌凌的嗓音淡淡回道:“好啊。”

贺采薇惊疑回头——你吃错药了?

景亭中的少女们亦面露惊诧。

明媚入座后很少说话,握着一只茶盏,仿佛能安安静静呷到天荒地老。

是贺采薇主动解释明媚平日喜作画,安静惯了,这才少言。

陈凝芝顺势以切磋画技为由让人置了画具,让明媚不至于无聊。

明媚冷归冷,却非目中无人,陈凝芝安排好,她当真开始描画。

如贺采薇说的那样,安安静静,只字不言。

美人作画,已经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

一同在景亭中的少女们好多次想偷看明媚,又不敢太明显。

其实陈、景这一出,她们也看懂了,就是故意的。

但想也知道,如此姿色,岂会只有今日招蜂引蝶?

次数多了,必是十来九拒。

所以,明媚忽然接了外男的搭讪,自然令人意外。

少女们打量着景枫和陈敬修,暗中琢磨这两个青年哪里入了美人的眼。

贺采薇追着明媚的眼神,瞥见了一抹雪青紫影。

她心里一咯噔,恨不能立刻冲上去将两个男人团成团,有多远滚多远……

……

景枫得明媚回应,喜上眉梢,命人取画。

陈敬修看着眼珠子都要翻上天的妹妹,硬着头皮想要阻止。

景枫给了他一个颇有深意的眼神,陈敬修赧颜。

男人私下与友人小聚,少不得会论及一些名声响亮的名门淑女。

除了暗自倾慕夸叹的,偶尔也会有些酸言酸语之辈,言辞里自比清高,满是轻视。

好似会被人议论的姑娘,就是爱抛头露面行为不检,倒贴上门都不会要。

陈敬修等人虽不至于说酸话,但一个个都是长安城有头有脸的公子哥儿,心气颇傲。

闻美人盛名,并未趋之若鹜,反倒好奇什么样的美人能有这样的名气。

若是名不副实,他们更乐意看美人难堪。

陈敬修等人便属这类。

临门一脚,他却生退意,自是在友人面前挂不住脸。

少顷,府奴取来他们方才作的画。

随行而来的还有几个男客,得知是明家女的热闹,纷纷跟过来。

小院略有嘈杂,明黛在廊边坐下,看着那头闹腾。

墨渍未干的画副呈现人前,几个小姑娘骇然惊呼,捂着眼别过脸。

画中境界如混沌劈开,天上浮七彩祥云,霞光袅袅间,有仙人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