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2 / 2)

藏姝 一笑笙箫 3458 字 4个月前

若他有一丝一毫男儿尊严,坚决不从,哪怕闹上公堂,朱家也没有强迫的道理。

可他动了这钱,朱家便能得理不饶人,等于断了自己的后路。

秦阿公勒令他把用掉的钱补上,退给朱家。

他索性不见踪影,大半月未归。

阿公一心报答那位夫人,让秦晁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岂会让他做赘婿?

于是,他带着秦心出村子,想方设法做工挣钱。

秦心说到这里时,言语有些闪躲。

她细心留意到,温声道:“可有难言之隐?”

秦心的眼泪大滴大滴的掉,抓住她的手,道出原委——

因今年气候异常,各州府都忙着修水利,官府对外招了不少工人。

做工不似务农,来钱快,干一日活一日,很多农户收成不好时,都会出门务工挣快钱。

没想一个多月前,陵江发了水,淹死好多人。

官府为尽快解决,便用银钱打发,还闹事的,就武力镇压。

工人的亲眷领了钱,还要寻尸首,于是,陵江上有了一个新活儿——捞尸。

这种赚死人钱的活儿,说出去是有些缺德的。

在秦心看来,绝不是阿公会做的事情。

但为了筹钱,阿公也去捞尸。

他年纪最大,却比年轻劳力干的更多,收的钱也更少。

于是大家都找他捞。

阿公被盯上,某日入夜,被那些捞尸人合起伙来教训了一顿,因为受伤,再没力气捞尸。

也许是天意,也许是阿公心中对捞尸赚钱有愧。

那日偶遇江上落难的她,阿公毫不犹豫将她救起,任她逗留至今。

这些日子,阿公没再出去务工,而是采药谋生,但他没有一刻放下秦晁的事,每日都会在门口等着秦晁回来。

今日,秦晁终于回来,朱家的钱也被霍霍的差不多了。

秦阿公一生未娶,秦心是捡来的。

同是阿公看着张大的,秦心对阿公充满感激,乖巧且善良。

她不懂为何晁哥哥从不感激阿公,为何不能活得争气一些。

如今他还能靠着皮相来糊弄年轻女子,等他老了呢!?

他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做,岂非混吃等死!?

……

秦心只有秦阿公一个亲人,忽然出现的“月姐姐”,是她为数不多的倾诉对象。

小姑娘絮絮叨叨说了许多,终于想起姐姐还没吃饭,吸吸鼻子去给她热粥。

少女回到堂屋,吃着秦心熬得稀烂的粥,若有所思。

夜里,秦心因为哭累了,早早睡去,少女躺在她身侧,轻轻转头。

黑暗里,身边的小姑娘呼吸匀称,少女的头忽然抽痛。

电光火石间,眼前闪过一道白光,白光散去的画面里,有个俏生生的小姑娘和她并头睡在一起。

她忽然分不清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又觉得那小姑娘好像就是秦心。

这时,一道沉沉的男声响起——

“黛娘,你还有得选。”

黛娘?

选什么?

忽的,身侧的少女醒了,她转过头,眉目含伤,不是秦心。

“你有非要嫁……的理由吗?”

嫁?

嫁给谁?

下一刻,两股力量从她们背后袭来,瞬间将她们拉开,她听到少女撕心裂肺的呼喊——

明黛。

混乱的梦境在暗夜中恣意嚣张,令睡梦难安。

睁眼时,已是白日,秦心早已起身,身边床榻空着。

少女眼珠轻动,像瓷娃娃忽然注入生命。

她想起自己叫什么了。

她叫明黛。

……

她静静躺着,像是第一次拥有姓名,细细咀嚼着这个名字,企图想起更多。

这时,门外传来秦心的惊呼声——

“阿公!”

明黛回神,撑着身子坐起,匆忙穿戴。

她躺了太多日,手脚还有些发软,待穿戴整齐,蒙住面走出房门时,忽见门口有不少村民往东边跑。

那是秦晁的屋子。

明黛扶着门,一步一步走出去。

今日天气极好,万里晴空,艳阳高照,贴着喜字的箩筐礼盒红的扎眼。

秦阿公手持一挑扁担,将摞得整整齐齐的礼打的七零八落。

朱家家丁面露凶色,挽着袖子要动手。

秦心哭着护在秦阿公面前,惧怕却勇敢。

往后,秦晁一身素色直裰,斜倚门框,是人群中一眼就能留意到的姿容。

他看着被揍倒在地的秦阿公,脸上无喜也无悲……

※※※※※※※※※※※※※※※※※※※※

明黛!!!这是妈妈从几十个名字里为你选的!妈妈不允许你忘记!!!!

明媚:我……日哦。

谢谢大家的冒泡撒花~~~~~~~

————————————

感谢在2020-09-1223:37:20~2020-09-1321:37: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笙有你144瓶;【真的好多,吓我一跳!!再次感谢!!!】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