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1 / 2)

藏姝 一笑笙箫 3371 字 2个月前

秦晁被朱家逐出家门的事,轻易盖过秦老头家多出一个女子的事。

议论与猜测铺天盖地,村里人看秦晁的眼神,意味深长。

明黛觉得不对劲。

倒不是她与秦晁有什么仇怨,盼着他没好下场。

只是当日朱家如此强势,朱员外对朱宝儿又十分宠爱,在秦晁这事上,未免有些轻拿轻放。

她请秦心去打听。

秦心也为此事着急,出去走一圈,回来脸色更难看。

原来,朱员外本是要送秦晁见官,告他个骗婚之罪,是朱姑娘爱夫心切,极力阻拦。

朱员外无可奈何,只能小惩大诫,让他签了和离书,离开朱家。

秦心感叹,没想那朱姑娘竟是颗痴情种子,晁哥哥被赶回来,朱家人也没跟着来要回当日下聘给的钱,真是仁至义尽呢!

明黛不予置评。

……

秦阿公是在秦晁回来后第二日清醒过来的。

原本,秦心担心阿公知道秦晁的事,会受不了刺激,打算先瞒着。

什么事都等阿公身体缓和过来再说。

没想大清早的,秦心刚出房门,就见阿公佝背坐在门槛上,药篓子放在脚边。

早起干活的村里人偶然路过门口,总会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秦心立马意识到大事不好。

她不敢多问阿公,回房向明黛求救。

明黛想了一会儿,说:“阿公活到这个岁数,经历之事远超你我,秦晁的事,你不必急于表态或是宽慰。阿公是什么态度,你顺着就是。”

许是明黛遇事总是沉稳冷静,秦心对她有一种莫名的依赖和信任。

她照常烧火煮饭,秦阿公听到声响,喊她一声,拎过药篓。

“今日多加两个菜,你去喊你哥过来吃饭。”

明黛看到秦阿公的药篓子里有只鸡。

她甚至能想象到,秦阿公今日一醒,就没事人一般出门。

从家门到村口短短一段距离,听到了秦晁的事。

原本打算出门采药,最后没去成。

他一向节俭,今日却买了只鸡回来,语气平平的让秦心加两个菜,叫秦晁过来吃饭。

……

明黛对秦心说:“你忙着,我替你去喊他。”

秦心正埋头烧火,闻言点头:“麻烦姐姐了。”

明黛熟门熟路的找过去,秦晁正在收拾屋子。

难得,他竟然也会收拾。

不过,秦晁收拾屋子的法子略为简单粗暴。

他扔的是朱家抬来的东西,屋子围篱外,堆了小山高一片红。

明黛驻足,站在围篱外侧看着。

秦晁挽着袖子,露出小臂。

他肤色偏白,看似文秀,发力时骤然绷紧,肌理分明,线条如画笔勾成,漂亮流畅。

明黛想起那晚见过的豆腐块。

秦晁丢完最后一件,慢悠悠走回门口,往门槛上一坐,捞起放在门边一只茶缸,猛灌一大口。

茶缸放下,他一双眼直勾勾盯着明黛。

早就看到她,因为忙着,便没搭理。

他看过来,明黛正欲开口,秦晁忽然竖手示意她住嘴。

明黛第一个字音卡在喉咙里。

秦晁扶着膝盖站起来,长腿迈开,三两步晃悠到围篱边。

她在外侧,他在里侧。

秦晁对她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站在外头说话,太失礼。来,您先进屋,有话坐下说。”

男人嘴角微勾,似笑非笑;漆黑如墨的眼里,有打趣,有戏谑。

唯独没有被人践踏尊严非议侮辱的愤怒和悲伤。

明黛对他的故意打趣视若无睹,径直道:“昨日的事,多谢你。”

秦晁见她不接茬,眼里的玩笑淡了几分:“原来是这事。”

他往围篱上一靠:“你既貌丑不堪,那些又是我‘情谊深厚’的友人,总不能让你吓到他们。”

明黛觉得,他不止没受伤,简直是好得很。

精力充沛,记忆持久,思维敏捷,口齿伶俐。

每个字都踩着他们为数不多的几句交谈,针锋相对。

明黛一点也不生气。

“另外,秦阿公让你过去吃饭。”

秦晁看她一眼,果断干脆:“不去。”

“我请不动你,总有人来请你。一顿便饭,拉拉扯扯就不好看了。”

秦晁舔舔嘴唇,头一偏:“姑娘很喜欢说教?”

明黛看向他。

若要斗嘴,她不是不行。

但没有意义。

“你入赘朱家几日,秦阿公就昏迷了几日,大夫说,他不太好。”

“今日他醒了,知道你回来的事,也听到村中的流言。什么都没说,买了只鸡,让秦心熬汤,等你去吃饭,仅此而已。”

少女的目光陡然柔软,连语气都温和起来:“这碗汤,总不至于比流言蜚语更难下咽啊。”

秦晁眼一动,移开目光,站姿从斜倚变直立。

像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挣扎和思考,他转身关了门,走出来。

“还不走?”他看着她,不耐烦的催。

明黛看一眼他堆在门口的东西,跟着离开。

……

秦阿公抱着一捆柴从屋侧走出来,刚好看到他们二人。

秦心紧跟着跑出来:“阿公,您别动,我来!”

四人在门口相遇。

秦晁挠挠脖子,走过去接下秦阿公手里的柴:“我来吧。”

秦阿公看一眼明黛,什么都没说。

秦心不可思议的目送秦晁进灶房,也看明黛。

“月姐姐,你怎么跟他说的?往常阿公亲自去喊,都要好久!”

明黛笑笑:“大概是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