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1 / 2)

藏姝 一笑笙箫 4593 字 2个月前

夜色沉凉,却抚不平人心中的躁意。

秦晁抱着木盆往家走时,又看到站在门口等候的身影。

他暗哂,难怪阿公能提出这事。

她的确找他找得勤,还专挑这种夜深人静,不合时宜的时候。

看样子,阿公应当已经跟她提了。

她来,八成为此事。

……

明黛专程等秦阿公睡下才偷摸出来。

许是见她太敏锐,秦阿公索性把秦晁兜了个底。

他短短二十年的来龙去脉,她都已知晓。

秦晁屋里点着灯,敲门仍然没人应。

她猜他又去河里洗澡,便安静等在门口。

没多久,一个高高的人影晃悠着走回来。

仍是一条手臂夹着木盆抵在腰间,黑发湿哒哒束起。

不同的是,这次穿得严实,连衣领都合拢了。

……

两人对视一眼,颇有些心照不宣之意。

秦晁推门而入,明黛旁顾左右,见周遭一片漆黑寂静,这才跟进去。

秦晁放下手里的东西,开门见山:“成亲的事,阿公与你提了?”

明黛怔愣一瞬,答:“是。”

秦晁神色较以往正经许多:“无论阿公跟你说了什么,这件事以我接下来的话为准。”

明黛洗耳恭听。

“第一,造假户籍的门路,我忽然找到了,你留在这里的日子,就用假身份对外示人,同时,也用假身份嫁给我。”

“嫁给我”三个字,秦晁说的流畅干脆,像是在谈一笔买卖。

明黛也当这是一笔买卖。

然而,当脑中忽然响起的声音与这三个字重叠,令她情绪忽乱。

【黛黛,嫁给我。】

一股莫名的难过和委屈涌上心头。

好像曾经有谁许诺过同样的话,但未能如愿。

秦晁察觉她的异常,皱眉问:“怎么了?”

明黛稳住心神,摇摇头:“无事,你继续说。”

秦晁迟疑的看了她一会儿,还是说:“哪里有问题,你可以提。”

还挺讲理的样子。

明黛仍摇头:“没有。”

秦晁这才继续说。

“你嫁给我,其实不是什么好事,或许还有很多麻烦。”

明黛想,你还挺实诚。

“但你也说,想要报答我阿公。所以,我们只做名义夫妻,令阿公宽心即可。这也是为什么,我让你以假身份嫁给我。”

明黛眼一抬,对上他漆黑如墨的眼。

秦晁缓缓道:“姑娘知恩懂礼,出身理当不俗,即便落难至此,恐怕也轮不上我这样的人占便宜。”

“你只需在阿公面前扮演好我的妻子,其他的事,我绝不干涉。”

“你可以继续寻自己的家人,如果需要,我也可以帮忙。”

“姑娘家人寻来那日,便是你与这个身份断绝之时。”

“往后余生,秦家所有人,绝不纠缠讹赖。”

他正经起来太不一样了,有条有理,设想周到。

再想到秦阿公那些话,明黛又觉得,他们不愧是一家人。

“你要我与你做假夫妻,是为了让秦阿公宽心养病,可若我家人寻来,我当即舍你们而去,对阿公打击岂非更大?”

秦晁笑了两声,恢复原貌:“我说姑娘,你没撒过谎吗?”

明黛觉得他今日的话格外刺人。

又觉得今日聊得事,本就件件令她反应过激。

秦晁:“撒谎的本就是一个谎套一个谎。你想一个谎圆到底,做梦呢?”

意思就是,等到了那时候,自有新的谎来圆这个。

该说的都说了,秦晁再强调:“还有什么问题?”

明黛脑中一遍遍回想秦阿公的话,终于开口:“有。”

秦晁终于等到她提出异议,反而松口气,大方抬手:“说。”

少女轻轻垂眸,交握的双手,指尖被汗濡湿,略有些滑腻。

“方才你说,只要我在阿公面前扮演好你的夫人,其他一概不管,我觉得不对。”

秦晁挑眉。

少女眼眸轻抬,睫毛如羽扇打开,羽扇之下,眼眸黑亮,眼神认真而动人。

“我既做了你的夫人,那么身为你夫人该做到的一切,我都会做到。”

“同样的道理,你既成了我夫君,该有的姿态,也要摆出来。”

她语调轻缓,像他刚才一样严肃。

男人冷峻淡漠的神情之下,一颗心陡然轻颤。

秦晁目光扫过她的身子,笑道:“你要与我做名副其实的夫妻不成?若你把流言当真,所以大义凛然放话,可能会后悔。”

明黛脸一热,万幸有面纱遮挡,掩了她这一刻的羞臊。

“假夫妻也有假夫妻的过法,难道认真做夫妻,就一定是指那事?”

秦晁贱兮兮的:“认真做夫妻却不做那事,算什么夫妻?”

“还有态度!”明黛脱口而出。

她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熟了,但面对这混账,只能充足底气。

“夫妻之间,除了那种事,更多时候是寻常的相处。这种时候,态度尤为重要”

“若我嫁了你,整日想的是如何与你避嫌,便是个瞎子也能瞧出端倪,何况是阿公?那假成亲一事有何意义?”

秦晁收了笑,眼神深邃的盯着她。

明黛垂眼避开:“除了那、那种事。我们尚有许多地方需要磨合相处。不是可有可无,出了阿公家便散场的戏搭子。”

秦晁漠然看着她:“不是吗?”

本就是演给阿公看。

而且,她这个要求,有些古怪。

像是想用这个身份关系来框住他,约束他。

秦晁眯眼:“所以,你要我把你当成真正的妻子,却不给我睡?”

他倏地笑了:“你是流氓吗?”

不行了。

这间屋子有些透不过气。

明黛怀疑自己方才是不是有什么表述错误。

她说的和他理解的完全不是一个意思。

继续跟他掰扯下去,实属下策。

明黛起身,尝试居高临下,淡声道:“那你不妨再想想。告辞。”

她很努力保持镇定,可出门时,还是被门槛绊了一下。

一声重响,一个趔趄,还有秦晁的噗嗤低笑。

明黛几乎是逃走的。

边走边骂:混账,流氓,满脑子黄泥!

秦晁目送落荒而逃的少女,眼底玩味的笑意点点散去。

他伸伸懒腰,单手托腮趴桌,嗓音低醇,回味咀嚼那几个字:“认真相处的夫妻……”

难得,没有像在听笑话。

……

明黛恼羞一阵,很快平复。

秦晁路子果然够野,连假户籍都能弄到。

如此,即便她暂时想不起任何线索,一直流落在外,也不必过于担忧。

至于婚事,她权当将本该报还给秦阿公的救命之恩,转到秦晁身上。

毕竟,比起自己时日无多,秦阿公更在意的,还是秦晁。

他唯一的心愿,是秦晁能堂堂正正活下去。

秦心还没睡,等着明黛回来。

小姑娘从被窝里钻出脑袋,一番话大概想了一晚上,郑重如起誓。

“月姐姐,谢谢你答应阿公。”

“就算是假的,我也会将你当做我的嫂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