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1 / 2)

藏姝 一笑笙箫 1563 字 2个月前

往县城走一趟,明黛三日都不想出门。

秦晁一身伤,同样够呛。

两个伤患心照不宣的在家养身。

次日,秦心来送菜包子,顺道叫他们中午过去吃饭。

明黛觉得,自己和秦晁成亲,像是在阿公和秦晁之间搭了一座桥梁。

以往秦心受命来唤秦晁,总要打半天腹稿,如今有了她,更好开口。

小丫头传了话,眼珠子滴溜溜在屋里转,伸手去拿换下的脏衣裳。

“干什么?”秦少爷眼皮子一掀,盯住她。

明黛忽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秦心怯怯道:“洗、洗衣服啊。”

说出来都没人信,他这位堂兄,一人独居,从未动手洗过衣裳。

以前秦心也会隔三差五来帮他洗晒。

后来,秦晁不着家,每次回来,衣裳都不带重样的。

秦心由此怀疑,秦晁穿一件丢一件。

一点银钱,尽数挥霍在自己的懒惰上!

太不会过了!

现在他有了娘子,岂能再像从前那般?

“晁哥,这些衣裳都还是好的,洗一洗还能穿。”

秦晁眉眼一挑:“我不知道洗一洗还能穿?”

不等秦心开口,秦少爷拇指向后,指向坐在一边喝水的女人。

“你嫂子还在这呢,把衣服给她,回你屋去。”

明黛黑眸渐渐瞪起。

秦心当时就觉得,晁哥可能还不太了解嫂嫂。

嫂嫂比他更不可能干这个啊!

再者,娶了这样如花似玉的妻子,难道不该捧在手心里疼着爱着么?

自己就能奢侈抛洒,对别人就这么刻薄!

秦心:“我……”

“我什么我!”秦晁毫不客气打断,瞥向明黛,嘴角勾起。

“勤劳能干?会洗会涮?”

“别光说不练啊,来,让年轻的小辈见识见识你持家的风采。”

明黛藏在面纱下的唇紧紧抿住。

他是故意的,一定是。

她跟胡飞撒谎,的确是为套胡飞的话,想多了解秦晁。

他咬死这点,逮到机会便加以嘲讽。

一个男人,心胸也就芝麻大。

秦心一头雾水,只隐约察觉两人之间的异常。

……

这时,一道清凌凌的女声响起:“放下吧。”

秦心和秦晁同时望向明黛。

明黛于秦心手中接过脏衣服:“我来。”

她偏头,深深盯住秦晁,话却是对秦心说的:“哪里洗?”

秦心从震惊中回神:“后、后山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