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1 / 2)

藏姝 一笑笙箫 4092 字 2个月前

秦心觉得,从某种层面来说,他们还挺般配。

可放眼整个村子,哪有为了做饭洗衣这种小事专程请人伺候的?

嫂嫂果然是大户人家的金贵千金。

今日天气好,后河人不少。

村中妇人干惯粗活,每逢晴天朗日,与别家的大嫂子小媳妇边洗衣边嚼舌根,反成偷闲乐趣。

此刻,她们说的,无一不离明黛。

女人眼睛尖,感觉还敏锐。

明黛往那一站,浑身上下写满格格不入。

“这是从哪个烟花柳巷买回的狐媚子吧?亏那秦阿公说是陵江上救起的孤女,为报恩才嫁了秦晁。”

“八成是幌子!”

秦心早料到如此,拉着明黛去人少的地方洗。

几个妇人当她们心虚,越发扬声。

秦心听得来气,洗棒捶在石头上,震得手腕发麻。

明黛帮她活络筋骨,确定没有受伤才浅笑打趣:“我不会洗,也知道棒槌是捶衣裳的,你看着哪儿捶呢?”

她越温和,秦心越替她委屈:“嫂嫂别在意,她们除了嘴碎,也不能怎么样,只当是听狗吠。”

小姑娘气呼呼的,比喻也赶着解气的来。

但其实,明黛并没有生气,内心平静不说,思绪还开小差想到别处——

秦晁给她的假户籍,是他一手包办。

连假名字都是他起的。

叫江月。

她是秦阿公从陵江捞起来的,姓江有据可依。

当日秦心嫌她没有名字不便称呼,曾问她要不要起个临时用的名儿。

她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腰佩,取了一个“月”字。

由始至终,只有秦心“月姐姐”长“月姐姐”短的喊她,秦晁从来没有喊过她的名字。

可假户籍造名时,他却取了这个字。

成亲之前,秦晁告诫她最好此假身份示人时,她抱着就事论事的心态,并无太多身临其境的感触。

但此刻,她懂了。

她不恼不气,并非真的大度宽容,而是心里知道,留在这里经历一切的,是江月,不是明黛。

江月的身份,像一副厚重的壳子,她躲在里头,百毒不侵,刀枪不入。

待离去时,一切都随江月而去,与明黛没有任何关系。

那秦晁呢?

经历诸多恶意与磨难,他可曾找副壳子躲一躲?

秦心见她不动,拿过衣服要帮她洗:“嫂嫂去一边歇着吧,我很快。”

明黛回神,又拿回衣服,似在强调,又像赌气:“我可以!”

秦心略微崩溃。

她第一次发现,月姐姐也是个固执的人。

可固执这东西,也教不会你洗衣裳啊……

……

秦心洗完衣裳,还要赶着去做饭,明黛抱着一盆衣裳进门时,秦晁从后院过来。

两人迎上,秦晁挑眼望向她怀里。

满满一盆,是洗好的衣裳。

秦晁若有所思的点头,转身进房:“秦心动作还挺快。”

“站住!”明黛喊住他。

秦晁回头,用眼神对她说,请讲。

明黛抱着木盆走向他。

秦晁高她大半个头,明黛的气势却高他八丈还有余。

“谁告诉你,衣裳是秦心洗的?”

秦晁的眼神在她与木盆间来回逡巡。

她在这事上有些过于较真,洗个衣裳还洗出了逆鳞?

秦晁稍稍收敛,试图与她沟通:“大户千金不会洗衣裳没什么,会洗衣裳才会被人笑话。秦心勤快能干,不必客气,尽情使唤。”

这话显然没有一丝宽慰效果。

明黛晃了晃手里的木盆,辩解的调子拔高:“不是秦心洗的!”

秦晁失笑,计较这个有意思?

“是,不是秦心洗的,你真厉害。”

这敷衍的回应,令明黛清醒。

她跟他计较这个干什么?

明知他不会有什么好的回应。

明黛连盆带衣服往秦晁怀里一塞:“去晾了。”

秦晁眉毛挑的高高的,眼神复杂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他挑着嘴角懒笑一下,转身往后院去。

他忽然这么顺从,不带一丝反抗,明黛反觉异常。

刚洗好的衣裳,若被他再弄脏,那就亏大了。

明黛不放心的跟到后院,刚跨出灶房后门,人就愣住。

后院不知何时用树干支起一个简易架子。

那床令她彻夜难眠的冷硬褥子,正铺在支架上晒太阳。

所以她去洗衣裳的时候,秦晁在家里晒了被子?

天上要下红雨了。

秦晁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一条细麻绳,叉着腰站在院里看半天,找到两处固定点,勉强弄好晾衣绳。

他动作很慢,每做完一步都要歇一歇,像个上了年纪的老头。

明黛这才想起,他身上还有伤。

搭架子晒被子,牵绳子晒衣裳,都是大动作,肯定会疼。

明晃晃的日头,将明黛心中那点羞恼的火苗烘得干干净净,也为后院里缓缓干活的男人镀上一层最干净的光。

令他看起来更有温度。

秦晁慢悠悠系好绳子,刚拎起第一件衣裳,斜里伸来一只素白纤长的手,取走他手里那件薄衫。

她不知何时站在身旁,看也不看他:“我来吧。”

顿了顿,不情不愿里夹着妥协:“你累了半天,歇会儿。”

秦晁默不作声的看她一眼,听话的退开。

只见她走到晾衣绳边,不太熟练的抖开衣裳,迟疑着垫起脚,把衣服挂上去。

旁人做来行云流水的一套动作,在她这里频频卡顿。

待第一件衣裳高高悬起,她转头看秦晁一眼,黑亮的眸子里透着含蓄的询问——这样就可以了吧?

秦晁抱着手臂斜倚门边,冲她耸了一下肩。

明黛想,问他就是白问。

她悄悄翻他一眼,继续晾其他衣裳。

这时,前头传来一道弱弱的叩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