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1 / 2)

藏姝 一笑笙箫 2713 字 2个月前

“秦晁,有人状告你私藏逼嫁良家女。吾等奉命调查,你若不配合,莫怪我们动手。”

“嫂嫂!”秦心听到消息追出来,张开手拦在秦晁和明黛跟前。

“你们有什么证据?官差就可以随便冤枉人吗?”

“秦心。”秦晁冷声叫住她。

“有人报官,官爷照章办事,别捣乱。”

“可是……”

秦晁直接把怀中的明黛推给她,秦心连忙扶住明黛。

周围骤然亮光,明黛微微眯眼,看见秦晁拿出了她的假户籍。

明黛忽然紧张。

这东西原本只为有备无患,如今还没捂热乎,就直接与官差正面对峙。

她觉得自己从前应当不会做这种事,否则,岂会如此紧张心虚?

秦晁呢,淡定从容毫不慌乱,明黛几乎要以为那是份真户籍。

“官爷执行公务,我们当然要配合。”

他奉上文书,“请官爷和里正过目,这是内子的户籍文书。”

若新妇户籍来历清白,私藏逼嫁良家女一说就不成立了。

两个官差眉头一皱,看了里正一眼,

里正回神,支支吾吾道:“若、若真有户籍,你们是明媒正娶,自是一场误会。但若假造户籍,秦晁,这是罪加一等的!”

两个官差捕捉到重要信息,看向秦晁的眼神重新冷厉起来。

明黛仿佛中了一剑,掌心冒汗。

秦晁笑道:“仅凭一份户籍,当然还不够。”

众目睽睽之下,秦晁又取来几分文书,明黛从未见过,不知他何时弄得。

“日前,村中谣言四起,草民觉得可笑,无心搭理。”

“没想到谣言都惊动了官府。既然如此,今日草民便当着大家的面,澄清一回。”

秦晁捏着手里的文书:“一个半月前,岐水发灾,建于岐水岸边的一座青楼冲毁,死伤无数,老鸨被迫贱卖手中的姑娘度日。”

“内子本是卖身给老鸨的一个妓子,受重伤又伤脸,卖不出去,便叫草民捡了个便宜。”

明黛呼吸一滞,自骨子里滋生的羞耻感令她怒火渐生。

他说谁是妓子!?

她被人非议时情况被动,还能用“江月是壳子”的想法安慰自己。

现在主动澄清,既是捏造的身份,什么故事不能编,偏要这样糟践她一把?

秦晁对明黛的反应浑然不觉,继续道:“适逢官府灾后清查人口,按我朝律法,不违背律法买卖的奴婢,只要来历清白,可由本地有家业根基之人代为向官府申报入户。”

明黛原本正气着,秦晁这番话,令她的怒火凝了一瞬,转而消退。

她不动声色的打量几步之外的男人,眼中的思索一重盖一重。

秦晁又说:“内子是老鸨一手教养的孤女,疼爱多年。天灾无情,人间有情,老鸨破格为她寻了门路投户,以良籍身份嫁给草民。”

“官爷手中的户籍,的确是新造的,若官爷质疑其真假,草民手中的卖身契,人在岐水的老鸨,甚至内子投户的人家,都能为草民作证。”

一番详尽解释,里正和两个官差完全无法反驳。

秦晁眼神一转,看向里正:“说起来,成亲入户该先上报里正,里正再向县衙申报,内子就是淮香村村民了。可里正近来人多事忙,我根本寻不到人。既然今日来了,不如把没办的事情一起办了?”

所以,这就是他的解决方法?

明黛想到那夜入睡时,他让她照吃照睡,并承诺他会解决这些事。

那语气,那句式,仿佛能干出什么惊天伟业。

谁想,又是人证又是物证,甚至还找过里正,到头来就为证明一件事——我合理合法娶了个低贱的妓子。

他准备齐全,解释清楚,官差本就没有确切证据,自然不能再拿人。

可明黛有种御敌一千,自损两千的感觉。

不仅如此。

当秦晁仔仔细细解释完后,周遭议论的声音反而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张了然于心的脸。

她的神秘面纱终于揭开,一个毁了脸的妓子。

他们觉得这很合理。

秦晁这样的人,配这样的她,合理到激不起任何议论热情。

是种真相大白后“不过如此”的索然无味。

此刻,明黛觉得什么壳子背在身上都没用。

秦晁的还击,既不响亮,也不痛快。

憋屈,非常憋屈。

而她,受不得这种委屈!

……

一场闹剧,就此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