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2 / 2)

藏姝 一笑笙箫 2713 字 4个月前

官差沉脸离开,村民尽兴而归。

秦晁挑着嘴角,懒懒的对着里正的背影催促,让他尽快上报县衙。

里正离开的步子走的更快。

翠娘似乎想对明黛说点什么,秦晁偏头看他们夫妻一眼,冷嗤一声。

赵金赶忙拉走了翠娘。

秦晁转头,冲秦心和明黛偏偏头,“愣这做什么?回啊。”

说完,他一个人往家的方向走。

明黛看着他的背影,眼神凉嗖嗖的。

“秦心。”她连名带姓的喊,秦心不由肃然:“嫂、嫂嫂?”

明黛说:“我有些想法,需要你帮我,配合我。”

秦心闻言,挺起胸膛:“嫂嫂尽管说!”

……

秦晁一脚跨进门,才发现人没跟上。

他皱眉,又转回去。刚走出围篱,她已快步回来。

“你……”话没出口,她似一阵风从他身侧刮过,那股淡淡的幽香再度钻入秦晁的鼻间。

他不由想起方才怀中的触感。

少女身形纤秾合度,撞在他身上的曲线,是男人难以把控的诱惑。

还有那股淡香,仿佛天生带来,粗制的衣裳,简陋的环境,都没能磨损这股淡香。

秦晁的指尖轻轻搓两下,转身进屋,一路去了卧房。

她已扯了面纱,沾了水的棉布正在擦拭脸颊上那团暗红。

秦晁微怔。

她似乎也有自己的准备。

至少今日之后,没人会再对她蒙面感到好奇。

秦晁一向敏锐,隐隐感觉房中的气氛压抑。

她在生气。

他不是自讨没趣的性子,站门口看了她一会儿,转身就走。

“站住!”她早已瞥见他立在房门口的身影,几乎他一动,她便开口。

秦晁面无表情回头:“有事?”

她脸上的东西不知用什么涂的,棉布没擦掉多少,晕出一大片。

她死死盯着他,带了哭腔:“这就是你想的法子?”

秦晁细细打量着她——手紧紧拽着棉布,一双眼泛红盈泪。

大概是气极了。

这一刻,秦晁心中微妙的松了一口气。

初见她时,恰逢朱家入赘一事。

她几次三番主动找来,那些他曾听到耳朵起茧心中生厌的劝说,忽然有了不一样的效果。

她和阿公、秦心不同。

同样一件事,她看的更细,品的更深,所言所行总在他防不胜防之时精准切入,留下不可忽视的痕迹。

他由衷的排斥这种感觉。

此次的事,想也知道是谁的手笔。

他肯定阿公对她说过什么,她知道的比秦心更多。

可由始至终,她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

秦晁生出一股自己都没意识到的防备。

防着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和话语,令他心中生出诸如反省,愧疚,还有浓烈不甘与愤怒一类的情绪。

而此刻,她面带羞愤发出质问,秦晁忽然觉得自己高估了她。

到底是小姑娘,那点聪慧和沉稳,哪里敌得过真正的世事险恶和耻辱?

更残酷丑陋的,她怕是想都想不到。

所以,他之前是在防备个什么玩意儿?

※※※※※※※※※※※※※※※※※※※※

明媚:跳预言家,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以后会付出血的代价!

————————————————

感谢在2020-09-2723:33:10~2020-09-2823:53: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叶子、、10瓶;MXzz_123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