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1 / 2)

藏姝 一笑笙箫 3589 字 2个月前

官差才刚走出淮香村,明黛的“身份”已经传遍。

当天下午,翠娘又来了。

她徘徊不敢入,撞见秦晁出门,她吓得装作路过。

秦晁略一思索,侧身看向堂屋里端坐饮水的人,在门上轻叩两下。

“有人找你。”

明黛出门时,秦晁又进屋睡觉去了。

他人在村里时,浑身上下都写着无所事事。

除了吃就是睡。

明黛想,要将他摸明白,还是走出这村子。

……

翠娘来找明黛,是为报官的事。

她和赵金商量过,原本是她先来问清楚,如有必要再报官。

可不知怎么的,里正就带着官差来了。

明黛不曾有孕,但也知翠娘现在不可大动情绪。

“谣言难辨真假,你们也是一片好心,既已澄清,就算了。”

翠娘也不知说什么好,犹豫半晌,她试探得问:“你明日洗衣裳吗?”

明黛:“什么?”

翠娘说:“你明日洗衣裳,可以与我一道。”

明黛总觉得她有话要说,姑且先应下。

翠娘不敢出来太久,很快就回了。

明黛总共没和她说多久,正要往回走,脚下步子一顿。

秦晁站在数丈开外,仰头叉腰,像在欣赏时而飞过的大雁。

难怪翠娘跑的那么快,是被他吓得。

她走过去,将他上下一扫:“你不是在睡觉?”

秦晁低头看她:“睡够了行不行?”

睡够了?

她出来的这点时间,都不够他入睡的。

何来睡够了?

明黛也不理他,自己往家走。

走出几步,她偷偷回头,果见他跟着回了。

分明是刚刚睡下,然后想到什么,追出来守在边上。

明黛不动声色,继续往家走。

……

第二日,天气果然大好,按照惯例,洗衣的人很多。

明黛驾轻就熟的抱起秦晁的木盆,捞起两人换下的衣裳。

旁边,秦晁一言不发的盯着她,神情复杂。

明黛自昨日谈话后,几乎不主动与他说话。

在秦晁从不自讨没趣的性格加持下,两人之间保持着微妙的沉默。

刚跨出门,秦晁欠揍的调调在身后响起:“钱带够了吗?”

明黛回头,理直气壮地翻了他一眼。

有病。

她在心中如此默念,再通过眼神传达。

看着她转身出门,秦晁在心中骂骂咧咧起来。

就不能消停消停吗?一定要往外跑。

……

明黛原以为,翠娘是记挂着洗衣服的活儿。

却没想,她一边洗衣服,一边与她说起了这淮香村的事。

闭合的村落,知根知底,各家的情况,翠娘张口就来。

正说着,边上蹲了几个洗衣的嫂子。

“看,是那个妓子!”

“我昨儿个瞧见了,脸烂了好大一块,是大水冲了青楼伤的。”

“哎,也是个可怜人。”

一个嫂子问:“哎,你说她以前卖过没?”

另一嫂子答:“肯定卖了!我那口子说,老鸨子养的姑娘十四五岁就得卖。她这身段,瞧这也不小了,没卖能便宜秦晁?”

“你家的咋连这个都知道?”

小嫂子一愣:“是啊,他咋知道的?”

继而羞愤:“天杀的,要是他去过那种地方,老娘跟他没完!”

这处刚平,那处又起。

“我记得村南口刘家老小娶得媳妇,也是那种地方出来的,”

“别说,那小媳妇可太会过了。看着白白净净,啥活都能干!去年生了个胖小子,她还跟孩子念诗唱歌呢!”

“那种地方,要讨好男人,就得什么都会。”

“女人还是得看会不会操持日子,甭管哪里出来的,把日子过好比什么都强!”

翠娘怀着身孕,洗衣动作却干练。

“村里偶尔也有买媳妇的。多半出身穷苦人家,过不下去才卖身。”

“你这样的,别说是咱们村,别的村里也有。”

“大家图个新鲜,会念几句。”

“但只要你有心过日子,大家看在眼里,也就没什么了。”

“说到底,最后能懂女人的,还是咱们女人自己。”

翠娘笑了笑,忆起往昔:“其实,我刚来时,也有人对我评头论足。”

“可我不怕,有赵金和我一起过这日子,就没什么挺不过去。”

翠娘忽然四顾左右,神神秘秘凑到明黛耳边。

“都说家丑不外扬,偏偏我家那婆母,逢人就说我坏话。”

“可我行的端坐得正,不像她浑身是心眼!

“不信你出去打听打听,说到我们家,哪个不同情我、数落她的!”

严格论起来,明黛和翠娘甚至算不上熟悉。

但她说起自家的事时,毫不遮掩。

有谈及夫君的甜蜜和幸福,也有谈及婆母时的俏皮情绪。

让人自然而然觉得亲近。

明黛忽然明白了,为何赵金这般爱护她。

这样坚韧可爱的女子,谁舍得不爱?

不止如此。

在翠娘谈及与夫君赵金的种种时,她心里有一种灼热的感觉。

像是埋在心底的东西要破土而出。

“你在想什么?”翠娘用胳膊肘碰她。

明黛下意识说:“我在想你和你的夫君。”

“啊?”翠娘愣住。

明黛连忙道:“别误会,我只是听到你与你夫君恩爱有加时,心里很为你高兴。好像……我也曾这样期待过。”

翠娘迷糊:“好像?”

越说越乱,明黛随口岔开话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