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好几年了(1 / 2)

我是矿老板 笑容还在 4203 字 5个月前

脚踩连绵大山,白亦非仿佛有无数话语,想要倾吐出来。

他在西部金属矿业工作十多年,跟这片土地,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仅仅是介绍着脚下的橄榄岩,他就说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刚才谢总不是说了,他们这边进行了多年的铬铁矿勘查项目,都没有太大的进展。”郑高懿对于这样的学习机会,非常珍惜,听得非常仔细,甚至带了笔记本和比,不停地写写画画,时不时提出一些疑问:“白老师,以前听您在课堂上说您在这边工作了十多年,如果按照您的想法,这边的找矿项目,该怎么取得突破?”

谢阳晖很是激动地朝郑高懿竖起拇指,这个问题,简直问到了他的心坎儿里。

这次邀请许信和白亦非过来,就是想要听听他们对于找矿项目的专业看法。

实在没办法,项目进行到现在,投入巨大,取得的成果实在是不足为道。

这里地广人稀,工作条件恶劣。

不管是人力成本,还是工程费用投入,都比黑金省高出许多。

短期内无法取得成果,他都快承受不住压力了。

“白老师,您再看看这边的地质情况,分析分析,给我们上一课。”他说着,朝身边的助手示意随时记录白亦非的话。

“你这个问题,很宽泛。”

白亦非没有理会谢阳晖,而是针对郑高懿的问题,稍加思索之后,沉吟道:“这边找铬铁矿,已经有了非常丰富的经验,各大主要的地质科研单位,都进行了大量的科研工作,也取得了非常多的理论成果。

目前已经发现的主要的铬铁矿床,都位于蛇绿岩内。找铬铁矿?就找蛇绿岩就对了。蛇绿岩在哪里存在?就在高山省自西北向南部延伸两千多公里的狭长缝合带。”

“两千多公里?”郑高懿惊呼一声。

他们仅仅是从县城来到项目区这里?十公里的距离,就体会到了这边的恶劣的工作环境。

真要摸清楚两千多公里的狭长的缝合带?而且这里地势复杂?到处名山大川,得需要多么巨大的工作量!

“这边的工作非常艰苦。”

白亦非微微一笑?继续说着这边的铬铁矿床特征:“目前在这边已发现的主要铬铁矿床,高品位的?基本上都是豆荚状的矿体?单个矿体储量很低。比如说东面的大型铬铁矿床,其实是一大片铬铁矿带,由许许多多个密密麻麻的矿体群组成。”

“豆荚状是什么样?”马羡林对这样的形容词有些陌生。

“就像是豆荚一样,或者像是花生一样?每一个矿体?像是小小的花生散落在茫茫大地之下。所谓的铬铁大型矿床,正好是许许多多的花生,聚集在了较浅的同一片区域。”

白亦非指着谢阳晖,总算是聊起了有色矿业的铬铁矿项目,“他们公司的项目?我以前就来看过,其实找矿方法没有错?只是运气不好,没有找到更多的矿体?在同一个区域圈不出一个数字较大的储量而已。他们的找矿项目,其实也见矿?见矿的矿体品位也很高?不过一大片区域内?一个孤零零的小矿体,其实没有太大的价值。没有找到大的矿带、矿体群,意义都大。”

他这话,正是有色矿业这些年来,始终无法在找铬铁矿的投入上取得回报的根本原因。

谢阳晖自然是深知自己这边碰到的难题,却是没有任何办法来解决这个难题。

只能说,找矿这买卖,运气占据了太大的成分。

就像刚才他们谈起的,高山省境内连绵两千多公里的大陆缝合带,很多地方都能够看到蛇绿岩,能够找到超基性岩。

可是,想要在这些岩石当中,找到附存大量的铬铁矿体,实在是太难了。

大家都说这里找到了一个大型铬铁矿床,那么这么大的找矿远景区内,一定还会存在第二个第三个乃至无数个大型铬铁矿床。

说起来容易,真要在这边投入资金,投入大量经历开展工作,才能够切身体会到这项工作的艰苦和迷茫。

想要找到值得开采的大矿,还不知道要碰运气到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白老师,您这次,一定要给我们出出主意!”他恳求道。

白亦非并没有表态,因为他实在太了解这边的地质环境。

“走,我们往前面走,前面就能够看到铬铁矿的出露点。”

钱多多一屁股坐在地山,从头到位听得昏昏欲睡。

此时太阳正当高空,高山省的太阳,尤其毒辣。

看到白亦非带着马羡林和郑高懿等人往前走,他是一步都不想挪动了。

“喂,你个吊毛,你不是找矿很牛吗,我就不信你第一次来到这里,第一次找铬铁矿,也能够找到大矿。”钱多多实在无聊,跟许信瞎扯,转移一下因为呼吸困难和太阳炎热带来的糟糕情绪。

许信也是对学习不太感兴趣,坐在钱多多旁边,本来想用钱多多庞大的身体挡一下阳光,现在是正午,太阳当空,他这个想法显然是落空了。

新鲜感一过,顶着个大太阳,一路爬山过来,也是上气不接下气。

别说是钱多多这个两百斤的胖子,就是他,也是非常的难受。

“找矿?现在没心情找矿,先歇会儿。”

他靠在了钱多多庞大的后背上,大口的呼吸着,“你别动,让我睡会儿。”

“许信,过来啊!”

这俩人没偷懒一小会儿,就被人发现了。

白亦非朝他们喊了一句。

“走吧走吧,别一会儿他们走远了,咱俩在这个荒郊野岭,分不清东西南北,要迷路的。”钱多多挣扎着站了起来,跟许信相互搀扶着跟上了前面的人。

他们站在了一片裸露岩石的前面。

白亦非用地质锤敲击着石头,随手捡起一个小碎块,解释道:“这里是镁铬铁矿,品位挺高的。”

说着,他把碎石递给许信,问道:“你说说你的看法,这里除了我之外,就你的野外经验最丰富。而且,你肯定对铬铁矿不陌生。”

“你参与过铬铁矿项目?”郑高懿有些诧异。

因为他们曾经有过彻夜长谈,许信几乎把自己参与过的项目都说了一遍,但是没有提起过铬铁矿的找矿项目。

许信捏着黑不溜秋的小石块,并没与看出太多特别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