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离去(1 / 2)

“......”云芷娥嘴唇抿了抿,望着窗外没吭声,过了好一会,才语气平静的说道:“是找不到了。”

心虚的也太明显了吧?

陈安哭笑不得。

但心里却多少有些柔软,他叹了口气,说道:“放跑了就跑了,那家伙显然也是魔教的人,日后等我......有机会,再把他交给你们剑派处置便是。”

陈安有点头疼,无论如何,魔教的人,准确的说是莘姬下令让齐志海杀人越货跑路,这锅他得背一半。

一想到莘姬,陈安就觉得有点坐立不安——不去找她,怕她疯了似的找别人的麻烦,去找她吧,又怕自己这一去不复返。

多方的立场让他有那么点摇摆,但最后,问题还是集中到了一点上:他太弱了。

但凡有个超凡级别的实力,也不至于被逼的连见面都不敢。

呃,好像,即便突破了一流,达到所谓超凡,面对莘姬,也不大够用就是了.....

陈安惆怅的来回踱步,过了一会,才出声道:“我们明天就先回剑派。”

云芷娥看着他,有些惊讶。

她又不是傻子,之前多少也看得出来,他是不大想和自己回去的。

陈安表情认真的看着他:“只是不能呆太久,否则,会让你们倒大霉的。”

这话让云芷娥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她抱着剑,声音清冷:“我不怕。”

“我怕。”陈安叹息道:“虽然我认为莘姬不算什么坏透了的恶人,但她做事的确只讲究目的,手下沾染的人命更是数不胜数,实力更是冠绝天下。”

“我的事,总不能再牵扯到那些无辜的人身上了吧。”陈安想到那齐志海毒杀的长老,眼看被抓就直接自杀的红柚,心情着实好不到哪里去。

心里,更是有些疑惑——在他的印象里,莘姬虽然做事不择手段,杀伐果决,但却也没有滥杀无辜的毛病。

是她变了吗?

陈安摸不准。

但他不能再让云芷娥,或者说整个流云剑派去承担这个风险。

云芷娥没吭声,只是见他已经做好了决定,默默抱紧了怀里的剑,表情虽然还是有些淡漠,但多少熟悉了她一些的陈安,还是看得出,她有点不高兴。

于是,陈安伸手,摸了摸她的长发:“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

“哦。”

云芷娥从椅子上起身,一如之前那般,抱着剑,只脱了鞋,就躺在了床的里侧。

陈安也是如此,躺在了外侧,拉着被子躺下,却没有了昨日的心猿意马。

今天遭遇的种种,让他的心情着实有些沉重。

过了一会,他听到身旁有些希希索索的声响,扭头看去,傻了。

“你,你脱衣服干什么?”

云芷娥一动不动的躺着,手停留在解开了大半的腰带上,闻言,也不扭头,只是望着天花板,语气平静:“睡觉。”

“......”陈安手足无措的看了她几眼。

云芷娥一动不动,保持着解开腰带的动作,直到陈安眼睛都看得有些发涩,才扭过盯着天花板的脸,用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盯着陈安,语气真挚,声音虽然平静却充满困惑的问了一句。

“你是不是真的嫌弃我胸小。”

“嗯!?”

陈安呆了一呆:“你别乱想。”

云芷娥低头,望了望自己的胸脯,平心而论,着实算不上大,但总来说,还是弧度明显的。

“你不喜欢我了。”

她又说。

陈安无奈的转过身来,侧卧着看她:“你怎么会这么想?”

“......你不喜欢我了。”云芷娥偏过头,抓着腰带的手用力的有些发白。

陈安叹了口气:“怎么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