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我是你爹(1 / 2)

思索中,陈安便已经和云芷娥下了楼,此时的店掌柜,正忙着给客栈关门,见到两人下来,连忙赔笑:“两位可是还有什么要做的?”

陈安面色自然:“今日夜色正好,想出去看看,这邻水县可有宵禁?”

“如今咱大乾国泰民安,四方拜服,鹰马司更是将那些为非作歹的江湖人管制的死死的,哪有什么宵禁的必要啊!公子尽管放心出去逛就是了,只是这邻水县里到了夜里可没什么好玩好看的。”

掌柜的笑眯眯的重新打开了门:“今晚小的便不锁门了,客官几时想回来都行。”

陈安哦了一声,笑道:“那多谢了。”

说完,便一副情侣出去赏月的架势,轻松自然的和云芷娥并肩走了出去。拐了个房角,才绕到了后街,在客栈后门,停下了脚步。

陈安看着紧锁的后门,扭头看了一眼云芷娥,云芷娥心领神会的点点头,脚尖一点,便悄无声息的落到了围墙之后。

门内响起一阵轻轻的开门声,从里面被云芷娥打了开来。

陈安有些羡慕的瞥了她一眼——自己唯一会的一门轻功,是单纯用于短距离的,虽然速度爆发力都很快,但这轻身和长途奔袭的本事,就远不如云芷娥这样的了。

收回闲心,陈安仔细的打量起了这后院的模样。

入门后,先看到的便是伙房,一口井就在门口不远处,院子里一颗歪歪扭扭的树,树上也没什么枝叶,往侧边看,则是两间不大的房子,看来是伙计和厨子休息的地方。

至于掌柜的,自然在客栈二楼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不会和这些伙夫小厮混住在一起。

此时,后院别说是人声,便是那两间房里,连半点烛火也没有。

陈安眉头一皱,对着云芷娥低声道:“后门从里头锁的,可人却没从前门出去,这后院里必有玄机,恐怕有暗室。”

陈安先是看了看那两间给伙计们睡觉的房间,轻轻推开两扇门看了看,确认了什么之后,轻声道:“若是暗室在这两个房间里,不可能单独拿个灯台照明,想必定然是拿着灯具去了伙房,进暗室后,这后院自然半点光亮都没了。”

之所以有这推断,自然是因为两间房内的烛台还都在桌上,没有点燃过的迹象,蜡烛还是凝固的。

陈安想到底下的人已成了瓮中之鳖,身边的云芷娥也是高手,心下大定,先去拿了一件伙计房里的烛台点燃,便率先向伙房走去,打开房门,里面十分寻常的只有些灶台,厨具,处理食材用的桌子,还有墙角的一堆柴火。

只一眼,看不出什么端倪,但陈安却直接向着其中一个灶台走了过去。

那乞丐身上衣服里面的皮肤很干净,直接露出的皮肤却很脏,定然是从哪跑出来的时候才蹭的,想到自己衣服上的黑手印,哪有比灶台更容易沾上脏东西的地方?

他俯下身去,没看见什么,干脆起身把灶台上的两口大黑锅都抬了起来,顺着上面往下看,其中一个灶台里,半点柴火也无,必然是和暗道有关的地方。

陈安有些嫌弃这半人高的灶台,但却又不得不叹了口气,拿着点燃的烛台,钻了进去。

一个小门便出现在了眼前。

陈安躬着身子拉开小门,一个向下的楼梯便浮现了出来,他看了一眼云芷娥,见她毫不嫌弃的已经做好了下去的准备。

有点抱歉的对她笑了笑后,陈安还是弓着身子走了下去。

好在只走了几步,到了地下,便是一条直路,也宽敞了许多,陈安站着也只需要稍微低着点脑袋,可手上和衣服上却还是难免沾染了点黑色的灰烬。

再走几步,却发觉身后的云芷娥没跟上来,陈安回头去看,却差点笑出了声。

只看云芷娥白净的脸上,竟然也不知道怎么的蹭上了一道黑印,而云芷娥此时,正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手,白净纤细的手指也有一半变得黑乎乎的,恐怕方才就是因为擦了一下脸,才弄成了这幅样子。

见到陈安看着自己偷笑,云芷娥虽然还是绷着脸,但眼睛却瞪大了些,显然是让他转过头去。

陈安憋着笑,看她拿袖子蹭脸,最后脸上的黑色都扩散开来不说,衣服也脏了一块,这才声音憋笑的小声道:“别擦了,一会回去再洗吧。”

然后,陈安便想到这云芷娥好像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带。

云芷娥瞪了他一眼,薄薄的嘴唇动了动,最后只是憋出四个字:“继续走吧。”

陈安这才低头继续前行,又走了七八步,才看见了又一扇门。

那门是木质的,门外的插拴还断了一截,从断裂的方向看,显然是从门内被撞断的。

陈安闭气凝神,仔细去听,门内便传来了清晰的怒骂声。

“不是叫你检查好的吗?”

“哪能怪我吗?这几个狗娘养的竟然自己断了条胳膊也要逃,我怎么能想到?”

“那怪我?嗯?”

“......是我的错,行了吧?反正那些人也没注意到,人也抓到了,没什么损失。”

“哼,最好是这样!”

陈安和身后的云芷娥对视一眼,陈安便不再犹豫,拉开那木门,脚下发力,便直接冲出了这地道。

入眼的,便是一个七八平米的杂乱小房间。

房间里,站着的,一个是方才见过的壮硕店小二,另一个,则是满脸横肉,身材稍显肥胖的男人。

除此之外,还有躺在地上的,四个不知死活的男人。

其中一个,正是方才找陈安求救的那名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