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蛛网(1 / 2)

毕贵伸跪在地上,只觉得自己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他是叫三剑毙鬼神没错,但这是因为他就叫毕贵伸,还就只会三记剑招,别人才叫他三剑毕贵伸而已。

只是自己觉得外出行走江湖,没个绰号恐怕难以让人高看自己一眼,便改了改发音,拿出来吹嘘。

可是他是真没想过,自己能装到魔教中人的脸前啊!

娘希匹,自己为什么要走出家乡行侠仗义,为什么要来到这破邻水县,为什么要出来看热闹......

悔啊!

当他用余光看着陈安似笑非笑的表情时,简直是心肝肺连着一起都在颤,急忙道:“小的说的都是真的!”

陈安哦了一声,淡淡道:“原来你叫毕贵伸啊。”

“是是是,小的就叫毕贵伸。”

毕贵伸赔笑着。

陈安和云芷娥对视一眼,少见的,从云芷娥眼神里看到了几丝笑意。

陈安又长长的哦了一声,才道:“你别误会,我们两个人可不是魔教的人。”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毕贵伸连忙道:“是我胡说八道,诶呀,我明明想说的是,我想拜两位为师,学习剑术,若是两位看不上我,我也愿意当个车夫、书童、丫鬟什么的,伺候两位。”

瞅这毕贵伸连丫鬟都要当了,陈安笑了两声,也不再消遣他,平静道:“我俩的确不是魔教的人,方才,只是用来诈那掌柜的,让他老实点把知道的都吐出来而已。”

毕贵伸抬头,看了看陈安,又看了看云芷娥,也不敢确定他说的是真还是假,便苦着脸,也不敢起来,道:“两位大侠,我是不是惹上什么大麻烦了?”

“是。”陈安给出了答复。

毕贵伸痛苦的扭曲了脸:“我还有活路吗?”

“有。”陈安再次点点头。

毕贵伸的面带希望:“我该怎么做?”

陈安看了看周围,最后道:“做件事。”

“您尽管说!不管是什么,我都干!”毕贵伸连忙道。

陈安嗯了一声,指了指这客栈:“你来当这客栈的老板,如何?”

“我?”毕贵伸愣了。

“一会,我会用银子将那掌柜的客栈买下来。”陈安看了看周围,道:“然后,明日一早,我们两个就走了。”

“那,那我呢?”毕贵伸表情仍然有些呆滞。

“我不说了吗?留在这,当掌柜。”陈安笑眯眯道:“当然,不是白给你这店,花多少钱,都算我入了股,以后,不一定什么时候就回来找你要分红,你可别在账上糊弄我。”

毕贵伸看了看陈安,还想说什么,却忽然听见后院隐隐约约传来了几声惨叫,只是听到了一点,就又没了,顿时,打了个寒颤,吞了口口水。

“那,那他们呢?”

陈安笑道:“一个当厨子,两个当伙计。”

“可,可他们......”毕贵伸又指了指后院,他方才在二楼偷听,虽然不是全听见了,却也知道,那几个看起来十分狼狈的家伙,都是被逼着签了认罪状的。

那可都是官方意义上的魔教人啊!

“放心。”陈安平静道:“今晚过后,他们就不是了。”

陈安看了看周围,道:“你不会真以为东西都送到鹰马司或者衙门那去了吧?鹰马司忙得过来吗?那又不是什么库房。”

陈安笃定道:“十天半个月就能走一趟的买卖,这群人可没必要抓一个就往衙门或者鹰马司那送一封认罪状,想必,定然是逼着这群人先把认罪状签好了,转交人口时再把罪状一起送去盖官印。”

“八成,那些认罪状,还留在客栈里等着换银子呢。”陈安话音刚落,便看见后院里,刘虎抱着胳膊欣喜万分的小跑进了客栈。

“公子料事如神!他果然还没把我们的认罪状交出去!”刘虎狂喜的同时,便直接去哪客栈门前的柜台翻找,不多时,便找出一上了锁的小盒子,拿着手里估计是从掌柜身上搜出的钥匙打开,里面的认罪状,差点让刘虎这汉子再落几滴泪下来。

那刘虎拿起认罪状,看着上面的血手印,久久凝噎,最后,将那盒子递给了陈安:“公子,其他的消息,里面两位兄弟还在打问,想必很快就都能问出来了。”

陈安点点头,笑道:“叫我陈安就好,这玩意,你可以直接烧了。”

刘虎抓起那几个认罪状,重重的点点头:“是!”

他拿着认罪状回了后院。

而毕贵伸见到这事果然如陈安所料,苦笑着继续道:“可,可是我从未经商过,对这事毫无头绪,而且若是那些人过来问原本的掌柜去哪了,我又该怎么办?不如,不如让方才那位断臂大哥来当掌柜的,我当个伙计。”

“刘虎几人被关了这么久,面黄肌瘦,各个带伤,而且一看便不像是个富贵的,只有你看起来养尊处优,是个当掌柜的料子。”

陈安说完,看着毕贵伸:“当然了,你若真的不想做,我也不强求你。”

“只是原本以为你也算的上是有热血,有抱负的好青年,你如此做派,可真是让我有些失望啊。”

这话说完,毕贵伸打了个激灵,生怕他下一句就说:既然没用了,那就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