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病危(1 / 2)

尹县令有一座很简朴的宅子。

虽然已是有回廊庭院的两进出的大宅,但比起他敛财的手段来说,这座宅子已经是简朴到了极点。

而此时,往日在这个时间正在院子里享受闲暇的尹县令,却不得不黑着脸,走出了家门。

没有县老爷出行的大张旗鼓,只是低调的七扭八拐,进了离他家不远的一栋看似普通的宅子。

尹县令敲了敲门,声音压低:“出事了。”

门内过了一会,才响起了几声懒洋洋的回应:“说吧。”

“客栈的掌柜和伙计们昨晚连夜出逃了,不知道是不是魔教真的找上门来了。”

门内沉默了一会:“问清楚了?”

“看起来的确是如此。”那尹县令说完,就看门被打了开来,一个光着上身,露出一身刀疤的凶恶男人便打开了门,左右看了看,放他进了屋。

进屋后,尹县令才看见,屋内还有两个衣不附体的漂亮女人正慌乱的遮掩着面部,直到那男人偏了偏头,两个女人才慌不择路似的从尹县令身边跑了出去。

呸,下贱!

尹县令眼神即是不屑又隐隐有些羡慕的看了一眼那男人懒洋洋的背影,急忙压低声音道:“我让县里的捕快去查了清楚,今天一早,的确有一辆陌生马车门一开便离开了邻水县,跟在后面的,还有一男一女两个骑马的神秘人。”

“哦......”那男人打了个哈气,端起桌上的茶碗,随口道:“其他的人呢?”

“其他的.....倒是没受什么影响,只是那客栈又被一个外地人接手了。”尹县令说着,面露凶光:“说不好,就是他们坏了我们的事。”

“好了,尹县令。”那男人语气平静,带着一丝倦意:“我们是朝廷的人,又不是魔教的,怎么能口说无凭的冤枉好人呢?”

“再说了,只跑了那一家,其他的都没受影响,也说明找他们麻烦的家伙并不是想找我鹰马司的麻烦。”

他喝了口茶水,慢悠悠道:“少了几条狗去抓兔子,也影响不到咱吃肉,你说是不是?”

尹县令赔笑着:“是,是。”

“反正最近这邻水县能做的买卖也不多,再联系个客栈就是了,那外地人开的客栈大可暂时不必去管他,若有蹊跷,我自然会去处理。”

那男人说完,便挥挥手道:“没事就出去吧。”

尹县令被赶出了门去,临出去前,便看那男人摇摇晃晃的躺上了床,关上门没多久,里头就传来了一阵呼噜声。

一群该死的泥腿子!

尹县令不屑的收回了视线。

心里,竟也有些凄凉——他辛辛苦苦数十年努力耕耘,也才不过是个县令。

而这没脑子的莽夫,竟然只是因为被朝廷招安,一朝便踩在了自己头上。

真是荒唐,荒唐至极!

尹县令心里不断地骂着,脸上却不敢表现出分毫。

直到走远,才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唾骂了一声:“这该死的世道。”

.....

邻水县的事告一段落,陈安和云芷娥,却早已远离了那邻水县,也不绕近路,而是尽快的往剑派赶去。

陈安总觉得自己这人体质有点特殊,所到之处,要不然有烂桃花等着,要不然便是一堆又一堆的麻烦。

可偏偏,那些事短时间还都不能给他带来什么收益。

触发的任务,愣是阴差阳错一个都没能完成,实力进步的速度,堪称龟速。

下定决心要当个十里坡剑神的陈安,眼下唯一快速进步的希望,就全放在这云芷娥身上了。

等到回了剑派,陈安便可以靠着和云芷娥还有剑派的其余弟子切磋,迅速获得经验值。

关于切磋获得的经验值,系统也有许多限制。

比如单个对手同一天只能获取同一次经验值,当多次重复对战或者实力差距太大的切磋,会有经验值削减等等的限制,都让陈安不可能在一个地方刷到超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