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休息一会吧(1 / 2)

三人在破庙内坐了一会,陈安和云芷娥挨坐着,云芷娥一言不发,只是做出一副闭目养神的姿态。

陈安有心安慰她,但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更何况林沧海就在边上,即便心中有些脆弱,云芷娥也绝不会表现出来。

林沧海和两人呆了一会,看着陈安和云芷娥十分亲近的做的很近,心里大概也看出了点什么,若是无事,也许还会好奇的问上几句,但眼下云芷娥的心情恐怕遭到了极点,他也不好多问,只是小声的问了一句。

“敢问这位兄弟的名字是......”

陈安摘下斗笠,对他笑笑:“陈安。”

那林沧海听到这名字,愣了片刻,随后满脸惊讶的看了他几眼,才道:“原来是陈兄。”

在流云剑派,谁都知道云芷娥早已名花有主了,只是很少有人真的见过那位叫做陈安的男人。

听说他也曾来了剑派不少次,可往往都是直接去找云芷娥,他们这些其他的弟子,却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见过他。

只是最近几年,似乎一直都没有挺说过和他有关的消息,云芷娥也闭门不出,在剑派里闭关似的生活着。

不知怎么的,两个人竟然又碰面了。

林沧海心里好奇,但此时却不是个问问题的好时机,他又沉默了一会,意识到了什么,起身道:“我去外面寻些东西烧火,再去找点东西喂马。”

陈安对他笑着点点头,直到他走远,庙里就剩下了他与白芷娥两人。

这座破庙看起来虽然破旧,但却也不像是许久都没人呆过得样子,显然,也有其他过客选择在此暂时歇息片刻。

庙里一尊人像,祭的也不知是前人还是神佛,面容早已看不大清楚。

此时在黑夜中,这人像在屋外透射而入的月光下,显得有几分凄凉阴森。

陈安收回了视线,看向了身旁的云芷娥。

她呆呆地望着自己的脚尖,双手抱着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安迟疑了片刻,伸出手,轻轻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云芷娥没有说话,也没有看他,只是默默的依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陈安突然开口。

云芷娥终于眨了眨眼,在他的肩膀上抬起了些许脑袋,望着他的侧脸:“记得。”

“那时候的你,可真是半点道理都不讲。”

陈安开始回忆起了游戏中,曾经第一次与云芷娥相遇的时候。

云芷娥眼神柔和了许多,语气平静的说道:“那是正是门内流云果成熟的日子,每逢这个时候,总会有宵小之辈趁机想要偷走几个,你蒙着面,又说不出明确的来路,我只当你也是想偷果子中的坏人中的一个。”

“你当时哪有问过我。”陈安怎么想也不记得她有好好问过自己。

当时的经历,在游戏中只是一次突如其来的战斗,所以,陈安回忆起来还挺费劲,花了不少功夫才想到当时自己做了什么,只是失笑道:“你就问了我一句,来者何人,我还没想好怎么答复,你就动手了。”

云芷娥轻轻蹭了蹭他的肩膀:“是我错了。”

她的确不是个讲理的性格,或者说,她才懒得去讲道理——脑袋里除了练剑,便好像什么都懒得去想。

“好在你留了手。”陈安想到那一幕,仍然有些好笑。

那时的他实力和现在相比,其实差距不大。

那时的他刚从宁安城出来,身上会的武学,只有任务奖励的一门基础的内功,还有便是柳如雁送他的一门剑法,虽然内力相当,但实战恐怕比现在还差得多。

虽然那时的云芷娥也才刚刚才出师不久,但却也是实打实的一流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