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登基仪式,万夫所指(1 / 2)

“诸位弟子,此诚流云剑派危难之秋也,承掌门遗命,大弟子云芷娥有古圣人之风,天资超绝,实乃剑派千百年一出之栋梁,且本性纯良,不以物喜,廉洁本分,实乃为师者之幸,为弟子者之荣。”

“故于今日,传接掌门一任,以重振剑派为己任,望诸位弟子上下同心,重铸流云剑派荣光。”

诺大的广场中,所有人寂静无声。

站在高台上的大长老手捧着一卷书页,上面有着云忆寒亲手写好的文书,云芷娥面无表情的站在一侧,抱着一把嵌有流云纹路的淡蓝色长剑,身穿华贵长裙,裙摆摇曳,微风吹拂之下,银发轻轻飘动,当真是仙子下凡般的贵不可言。

大长老收起文书,看着身前的数百名弟子,不见用力,但声音却清晰可闻的传入了每一人的耳中:“从今日起,云芷娥便是流云剑派的第七代掌门,诸位弟子长老,可有异议?”

场下依然是一片寂静。

这一切都来得有些突然,前些日子还听说云忆寒病重,可转眼间,竟然真的撒手人寰,而且昨日夜里才驾鹤西去,怎得上午便仓促的开始了掌门传承?

流云剑派多少也算得上是这上边关的第一大派,在江湖中,除去圣山魔教以外,流云剑派也算的上是天下名门,掌门更替此等大事,少说也不得宴请周边,四方来贺?

几个年纪大些的门派骨干,更是眉头紧锁,面露忧荣,只觉得剑派似乎愈发颓然了一些。

“若无异议......”大长老还想继续说什么,但底下却忽然有一人赫然前行一步,大声道:“我有异议。”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说话那人。

只看那人腰佩长剑,一身淡蓝侠客服,虽然已经年过三旬,但却仍然看起来眉清目秀,颇有剑侠气质,但此时却眉头紧锁,道:“云师姐固然天资过人,也从未听闻有何私德败坏之说,但毕竟年纪尚欠。”

“剑派此时正值纷乱之秋,何不请大长老先代行掌门之责,云师姐在侧帮扶,待云师姐磨练几年,再行上任。”

“我流云剑派掌门更替,岂能如此仓促!”

这话说完,周边便是一阵附和声。

“是啊,云师姐毕竟年纪尚欠。”

“掌门一职,对于云师姐还是早了些。”

听闻议论声,大长老却面色不变道:“此事易尔,等云掌门上任之后,老朽自然会竭尽所能,辅佐教导,直至云掌门成熟为止。”

那弟子还想说什么,但却看大长老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继续道:“二长老应该也无异议,对否?”

这话一出,台侧的二长老只是微微一笑:“对。”

那弟子看了一眼二长老,便不说话了。

然而,那弟子刚刚住口,另一个弟子便又站了出来,这回,是一个年纪二十出头的女弟子。

那女弟子大声道:“弟子也有异议。”

“说。”大长老双手背在身后,看不到丝毫烦躁。

女弟子看了一眼云芷娥,却忽然迈出一步,指着陈安,大声道:“此乃是流云剑派掌门登基仪式,怎得会有外人在此?”

云芷娥眉头微皱,刚想说什么,但却又想起了陈安之前的叮嘱,只是一言不发的看了一眼那女弟子,将其记在了心里。

大长老则悠然道:“陈小友数年前便常与剑派有所往来,乃是云忆寒掌门亲自认定的云芷娥良配,只因两者年纪尚欠还未成婚,但却不可以外人待之。”

此言一出,顿时便有许多男弟子一脸震惊,其中一人,大跨步向前。

“荒谬!”

说话那人长相也颇为不俗,眼神凌厉,看着站在队列最前面的陈安,大声道:“我等从未听说掌门将云师姐许配与谁,更何况,身为门派掌门,怎能与这不知跟脚的外人结合?”

“你不知,不代表掌门不知。”大长老眉头微皱,一股巨大的威压边让那弟子冷汗直流。

“谨慎言行,知行合一,大长老与掌门岂会识人不明?门派的教导都被你学到哪去了?回去抄写门派教规十遍!”三长老在一旁怒斥了几声,却也是变相给那弟子解了围。

大长老闻言,颇具深意的看了一眼三长老,不再言语。

而风波,却只是刚刚起了头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