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湖水边(1 / 2)

待到陈安说完这些话语,周围之人先是沉寂片刻,随便便是一阵嘈杂的议论声。

那弟子先是瞠目结舌的盯着陈安看了许久,想高呼他是在骗人,可转念一想,他怎么敢在这种地方扯谎,在此地说的话,不出三日,恐怕就要传遍江湖,陈安这个名字,也会被许多人所知,圣女自然也不例外。

圣山怎会容忍一个和魔教教主莘姬有关系的人,在大庭广众下说自己和圣女私交甚好?

除非......他说的是真的。

但开弓已无回头箭,此时那弟子也只得做出一副一颗心全为了剑派的样子,对着台上的长老们认真道:“即便如此,但这陈安依然和魔教之人纠葛不清,哪怕我们能理解他,那鹰马司的人能理解他吗?若是那鹰马司要缉拿陈安,我等是帮他,还是不帮他?”

“笑话!”陈安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前些日子我与鹰马司的走马刀旦相遇,也未曾见他将我缉拿归案,怎得,难道你要去举报我是魔教余孽,还是说认为鹰马司半点辨明是非的本事也没有?”

鹰马司固然早就是一滩浑水,但陈安却相信,这鹰马司里待着的可不是什么蠢货。

恰恰相反,也许正是因为聪明人太多了,这鹰马司才变成了如今这个操蛋的样子。

虽然做好了准备,迟早与这鹰马司来做上一场,但这鹰马司可不是没脑子——只要陈安说的话里五分是真的,他也不敢把魔教的帽子扣在陈安脑袋上。

鹰马司虽然大肆喊着抓捕魔教余孽的口号,但抓一千人里,有一百是真魔教的人,便是他们有本事了。

捣毁几个窝点,杀几个钉子,便足以记到功劳簿上领赏,谁还愿意真和魔教硬碰硬的来上一场?

鹰马司虽然喊着整合武林势力的口号,带着圣旨四处搞事,但面对那些真二八经的大门派,他们也得客客气气的把面子里子都给足了。

那大乾皇帝之所以脑袋一热想要整合武林势力,不就是因为这武林势力原本就管不得,管不好吗?

若是那皇帝不怕,早就大兵出境,直捣魔教大本营了,还用得着这鹰马司?

陈安心里笃定,只要自己能扯着圣山和魔教两顶大旗,再加上云芷娥给自己背书,自己就已经站在了上风。

那弟子听陈安如此说来,自觉今日先机已失,再说下去,只能徒增厌恶,只得咬着牙,道:“弟子言尽于此,若诸位长老与云师姐已有决断,弟子便不再多嘴了。”

陈安却不依不饶的看了他一眼:“还未请教兄台姓名身份。”

“在下詹云台,乃是前些日被魔教叛徒所杀的七长老坐下大弟子。”詹云台说完,还对陈安一抱拳道:“在下之所以对陈兄如此针对,也正是因为前些日子那魔教恶徒杀害了我等师傅,心中悲切之下,或许多有失言,还请陈兄海涵。”

这一下,连出口针对的借口都有了。

陈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长老遇刺之事,在下定会给诸位讨个公道,但倘若此事别有隐情,或詹兄今日此举别有用心,也休怪在下秋后算账。”

见过秋后算账的小心眼,但是还真没见过这明明白白告诉你要算后账的。

其余弟子听到陈安这句话,心里却不由对其更高看了几分——他记仇,便不好得罪。

詹云台黑着脸:“在下全心全意只为剑派未来,绝无私心可言。”

“呵,刚还说着之所以针对我是因为师傅遇刺,现在就没了私心?你这人前言后语自相矛盾,甚是好笑。”

陈安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收回了视线后,朗声道:“若还有问题想问我陈安的,此刻便问吧,若没有,便继续登基仪式。”

这还能问什么?

剑派弟子们面面相觑,闭嘴不言了。那詹云台更是紧紧闭着嘴巴不说话了,看都不看陈安一眼,免得再被表上两句。

流云剑派的长老们不开口,云芷娥又有大长老和云忆寒背书,连陈安这个背景复杂的人物也站在了云芷娥一边,这让那些弟子还能有什么意见呢。

云芷娥站在台上,只是静静的看着陈安,见他昂首挺胸,四顾之下,竟然无一人敢与其对视一眼,那傲视群雄的模样,让她只觉得有些恍惚,她嘴角不自觉的勾起少许,直到大长老咳嗽两声,才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样子,

大长老咳嗽两声,将所有人注意力吸引回来之后,朗声道:“既然如此,我亦相信陈小友自有决断担当,关于他的事便不要再提了。其余者,可还有对云芷娥接替掌门一事,有异议吗?”

台下无言。

见到没人反对,大长老便微微一笑道:“既如此,那从今日起,云芷娥,便正式接任,成为流云剑派的第七任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