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湖水边(2 / 2)

大长老看了一眼云芷娥,她便稍微向前了一步,而大长老则退到了她的身后。

所有人屏气凝神,整个会场恢复了一片寂静。

弟子们即感叹于这位平时极少露面的大师姐今日看起来格外的光彩照人,又有些惊异于她那银色的长发。

云芷娥看着台下的一双双眼睛,唯独在陈安的身上稍微停留了片刻,扫视了一圈之后,云芷娥才轻轻开口道:“从今日起,我将继承师傅的遗愿,将重铸剑派荣光为己任。”

她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却和大长老一样,清晰地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说完后,她顿了顿,才继续道:“我与师傅不同,也不喜欢那些弯弯道道,我只知道,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

“从即日起,我将肃清门派内的一切不正之风,希望诸位能谨慎言行,遵循门派教规。”

“以上。”

说完,云芷娥对着大长老点点头,而后对着陈安用眼神示意了一番之后,便转身离去,毫不拖泥带水。

其余弟子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她口中的不正之风到底是什么,一时间,人人自危,对这新任掌门的话来回揣测,最后也摸不清她到底是想做些什么,只是在脑袋里开始回想起了教规,只希望自己没做什么会被肃清的事。

而那詹云台则强绷着脸,眼神却有些放空了起来——毫无疑问,无论如何,今天他这只出头鸟没能起到作用,很有可能,要挨枪子了。

大长老深深地看了几位长老一眼,这些长老表情各异,有的老神在在的眼观鼻鼻观心,有的则眼神闪躲,但无论如何,此事已经盖棺定论,之后要做什么事,就要掂量掂量后果了。

陈安同样松了口气,在许多人有意无意的注视下,尽量保持着低调的从人群中离开,往山顶走去。

大长老也不墨迹,云芷娥走后,便道:“既然如此,登基仪式便到此结束,诸位请自便,切不可将掌门的话当做儿戏。”

说完后,大长老几个闪身后同样消失不见,几位长老也三两成群的不知去了哪,只留下了一群弟子们在广场上,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表情都有些耐人寻味。

而此时的陈安,则在上山的路上,看到了站在路边等着他的云芷娥。

云芷娥还是那副抱着剑的样子,除去衣服与发色的变化,好似一如从前。

两人都没有说话,沿着山路走了一会后,云芷娥才终于开口,声音有些低沉的轻声道:“对不起。”

陈安闻言,先是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后,只是轻笑两声:“有什么可对不起的?虽然这次迫不得已来了回舌战群雄,但从今往后,你我也不用藏着掖着了。”

云芷娥看了他一眼,见他真的没有什么不开心的样子,才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说完,她便主动抓住了陈安的手。

起初还有些冰冰凉的,但很快,那只纤细的手掌便传来了直达心扉的温暖。

陈安看着向上的石阶旁,那一处处陡峭的山石,过了一会,才道:“你不会怪我吗?”

“什么?”云芷娥先是反问,随后才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他自己和莘姬等人不清不楚的关系,于是,便只是紧了紧手掌,淡淡道:“不怪。”

陈安和她牵着手,只觉得没走多久,便到了山路的尽头,又回到了那两座小屋前。

云芷娥和他停下了脚步,沉默了一会,她轻声道:“我想去后山的湖边走走。”

“好。”陈安没有拒绝。

此时他才想起,那片湖,对于两人而言特殊的意义。

-------

PS:今天就一更啦,朋友从南京回来,出去和他叙叙旧。求个收藏推荐票,新书期没法加更,但上架以后争取日万,只要有人订阅,能够恰口饭吃,日万应该是能顶得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