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触发任务(1 / 2)

云芷娥努力平复着心情。

无论做好了多少准备,当真正见到那朝思暮想的男人时,内心的五味杂陈,仍然让她那双握剑的手有些不为人知的颤抖。

当她看到男人那脖颈上浮现的点点血珠时,之前所有的愤怒与埋怨就已有半数化作了乌有。

伤到他了,应该就算是......报复过了吧。

她的剑,微不可见的向外偏了零点零一公分。

对她这样的剑客来说,这样的距离,就不会再因为心境失误而伤到他了。

云芷娥透过面纱注视着这个尘封在自己的记忆中,仿佛不曾存在过的男人,一言不发。

记忆中翻滚着的,那一句句话语,笑容,模样,在此时仿佛从黑白色转变,被填充了颜色,曾以为不再会因此而悸动的心,也再次回到了当年那时。

“为什么?”

云芷娥很困惑。

而在她面前的陈安,却半响才回答道:“因为一些意外,我原本是打算重新去找你的,只是发生了变故。”

陈安只感觉自己的良心砰砰直跳,他可还真没说谎——穿越前,他不就是因为想要重开二周目拼一次大团圆结局,才莫名其妙的穿越了进来吗。

“你受伤了。”

云芷娥眉头微皱,她此时才发现,陈安说话间气息稍散,仔细一感受,便能感觉得到他周身的气血涌动也远不如往常,记忆里,那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竟然变得和寻常见到过的那些男人没有什么不同。

除了那张曾经能让自己目不转睛盯上一整天的脸。

陈安迟疑片刻:“这就是我说的意外了。”

云芷娥盯着陈安看了一会,竟然就这样点点头,把剑收了回去。

陈安松了口气,心里庆幸:好起来了!

“跟我走。”云芷娥说完,便用不容置疑的眼神盯着陈安。

又坏起来了......

陈安扭回头去,只见李逵三兄弟还是那副目瞪口呆的样子,苦笑两声,站起身来:“我知道了。”

李逵黑脸泛红,虽然激动,却不敢在此时插话,甚至连大点的动作都不敢,只是和自己的兄弟伙老老实实的坐在原地,但眼神里,却满是难以言表的佩服:牛逼啊兄弟!

陈安只是用眼神回复:我太难了!

与李逵对视一眼后,陈安便蔫了吧唧的把自己的佩剑拎上,转身跟在了云芷娥的身后。

出了酒楼,云芷娥在前,陈安在后,走了没几步,她便停下来,回头看着,陈安原本跟在她身后,见她停下,就也停下了脚步。

云芷娥没吭声,只是后退了两步,与他并肩,才用眼神提醒着他迈步。

“我现在哪跑得过你?”陈安见她的样子,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云芷娥还是微微偏开了头,斗笠下的面孔依稀只能看个大概,可即便如此,陈安侧头细看,也能看的到那白色的面纱之下,表情似乎有着些许的不自然。

过了一会,陈安就发觉云芷娥带路的方向,正是出城的方向,陈安是万万没想到,自个一个时辰前才进来,这一个时辰后就得出去,饭都只吃了两口。

“你是打算给我带哪去?”陈安停步发问。

云芷娥理所当然说着:“回剑派。”

“回去干嘛?”陈安有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成亲。”云芷娥侧头,盯着他。

陈安吞了口唾沫:“我走了一天才到这,现在都快晚上了,我想先休息休息。”

“......”云芷娥站在原地,双眼平静的看了他一会,抱着剑的手指敲了敲剑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