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兵分两路(1 / 2)

等到陈安回到之前云芷娥订下的客栈时,已是差不多晚上八九点的时间,虽然外面挂着灯笼,楼内也点着灯,可比起现代,仍然让陈安觉得有些夜色深沉的感觉。

等他推开房门时,没点灯的房间里只靠着窗外的淡淡月光作为照明,云芷娥单手托着下巴,依旧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在陈安推门进来之后,便看到了她脸上带着浅浅笑意,那双之前还总是冰霜的眼眸里,多了几分温柔和喜意。

“你回来了。”她轻轻开口。

陈安笑着点头:“不是说好的吗。”

他拿起桌上的烛台,招呼店小二将灯点着,才疲惫的靠在床头坐下。。

俩人的姿势动作和下午时一般无二,但心情却都放松了许多。

“我一会再去开一间客房,明早走的时候,你去叫我。”陈安只觉得双眼皮直打架,他这现代宅男的身体就算穿越来了一个月,也修炼了武艺,但今天奔波了一整天,还是有点不大适应。

云芷娥却摇摇头:“一起睡吧。”

陈安一愣。

嘶,咱,咱还差点准备啊?!

虽然在游戏里经历了许多,但当纸片人老婆真的提现了以后,陈安还是觉得有那么一丢丢的陌生感。

而且,即便在游戏里,也没有18X补丁给他深入了解的机会,剧情只停留在花前月下私定终生就没了。

我该委婉点答应,还是坚决的配合呢?

结果,还没等陈安做完激烈的心理斗争,云芷娥就不急不缓的抱着手边的佩剑,坐到了陈安身边。

陈安吞了口唾沫。

然后,云芷娥脱了鞋子,露出了裹着白袜的脚。

再然后......

就老老实实的往里头一挪,躺在了床里头,整个人还是抱着剑,和中世纪躺棺材里的吸血鬼似的,以一字形端端正正的躺好了。

陈安瞅了瞅,不多不少,一张床就只睡了一半不到一点,把靠外的那边留给了他。

嗷,睡觉。

他有样学样的脱了鞋子往后一趟,俩人谁也没吭声,陈安偶尔偷偷往一边瞟,也只看见云芷娥抱着剑,俩眼闭着,呼吸均匀。

最后,还是伴随着尴尬感的,还有窗外嗖嗖飘进的冷风。

“你不冷吗?”

陈安说完,就听一旁的云芷娥声音还是那副平静的样,眼也没睁开的说道:“不冷。”

“你平时就这么睡觉吗?”陈安没话找话。

“平时会脱衣服洗了澡后再睡。”云芷娥耳朵好似泛了点红色。

又没话了。

陈安瞪着眼盯着虚空,身旁淡雅的清香一点一点的朝着鼻子里钻。

脑子里,忽然泛起了很久以前的段子——此时,正是选择要做禽兽,还是禽兽不如的时候。

结果,还没等陈安做出决定,身旁的云芷娥忽然动了动。

她把抱在怀里的剑,放到了里侧的右手边。

陈安脑子里顿时一片清静,打了个哆嗦,眼观鼻,鼻观心,闭上眼在体内按照内力的运功方式缓慢的运了一圈,随着搬动气血带来的疲惫感,不多时,竟然真的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而一旁的云芷娥则在听到陈安呼吸越来越平稳后,不解的睁开了眼,呆呆地盯着天花板,看了看一旁闭着眼双手抱着被子睡得香甜的陈安,又看了看自己专门挪到了右手边的佩剑。

是我误会了什么,还是他误会了什么?

云芷娥脸上没有表情,但耳朵却越来越红,最后只是长长的吸了口气,憋了很久,才吐了出来,重新把剑抱在了怀里,闭上了眼。

......

次日一早,陈安还没睡醒,就因为听到了门外传来的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