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除恶务尽(1 / 2)

随着几声小鼓的碎鼓点,红柚袖子一甩,整个人在原地趁着鼓点转了个圈,一身红裙便像是一朵怒盛的鲜花般展开。

此时,已是舞蹈的尾声,当最后的乐器合奏至高潮,小鼓的鼓点如密雨般稀里哗啦响做了一团时,红柚的身体才最后原地扭了几下,端丽的站在了原地,微微欠身,向观众行礼。

“啪啪!”

就在众人还没从余韵中消退时,就被二楼传来的几声鼓掌激醒了。

随后,便是山呼海啸似的鼓掌和欢呼声,陈安收回了率先鼓掌的手,心里唏嘘: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就再没这么热闹过了。

“五个花篮。”陈安二话不说,便喊着门口的小二来拿钱。

毕竟是青楼头牌,喊着多少银子未免太俗,便用送花篮代替。

冲着这自大学毕业后再也没感受过的舞台气氛,陈安觉得,可以,这波打赏不亏。

每个花篮一百两,到最后打赏结束时,哪个花篮给的最多,姑娘便以感谢的名义陪着喝喝酒,聊聊诗词歌赋。

不过,一般来说,这种头牌可不会随便给身子,都还指望着留个完璧之身,最后找个大老板包养当小妾呢。

就是可惜,这些小姐姐不会在打赏的时候感谢老板,让陈安多少觉得少了点什么。

“二楼梅雪房,五个花篮!”

结果就在陈安觉得可惜的时候,这拿了银子的小厮,却站在走廊处大喊了一声,低下便有手脚麻利的伙计搬了五个五颜六色的花篮放到了舞台下。

那红柚朝着陈安的房间看来,与他对视一眼,露出浅浅笑容,微微躬身,点头致谢。

呃,还有那位坐在一楼,背着刀喝个没停的那位,也朝着陈安看了一眼,见到陈安此举,不知为何又气恼的举起了杯痛饮了两口。

“二楼盈春房,六个花篮!”

陈安收回了视线,只听隔壁那几位此时提高了音量,似乎是刻意说给自己听似的。

“今晚,必要和红柚姑娘见上一面不可!”

“嘿,王少可是宁安城王家的大少,这小地方哪有人能抢的了王少喜欢的姑娘啊。”

好家伙,先表决心后吹身份,还真觉得这个直播间的老板就你一位了?

再来两个飞机,不是,五个花篮!

“再来五个花篮!”陈安眼也不抬,手里随手弹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看的一旁的张恒三兄弟直吞唾沫。

门口小厮轻车熟路,显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钱还没到手,便呼喊着楼下:“二楼梅雪楼,又赏五个花篮!”

这话一出,四下寂静。

隔壁也登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但随即,便听隔壁一声带着火气的喊声:“再加六个!”

陈安心里不慌,柳如雁临走时,给了自己足足八千多两的银票,按理讲,就是去了京城,也够自个买个大院住了。

他就不信,隔壁那几个富家子能比他揣得钱还多。

当然,陈安也不是愣头青。

“前些日子和柳城主见过一面,却也没听说过这王家富裕至此,当真是长了见识。”

陈安似是无心的提高了音量,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又道:“再加两个花篮,不管隔壁再加多少,我都比他多两个。”

门口的小厮吞了口唾沫,也不敢耽搁,只是看着陈安掏出一把银票放桌上,小心翼翼的拿了两张小的,大声道:“梅雪房,再加两个花篮给红柚姑娘!”

隔壁一时沉寂,似乎是在议论陈安的身份,过了一会,只听门口有了敲门声,陈安示意小厮开门,便看见了那几位公子哥带着笑脸站在门口。

“不知门内是哪家的公子?”

陈安头也不抬,看着楼下正在上楼的红柚,随口道:“赵家。”

“原来是赵公子!”一人笑眯眯的想要打招呼,却看陈安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行了,今天没心情认识你们,下次见柳城主的时候再说吧。”

这话一出,门口几位富二代便有一个绷不住脸,但见他一口一个柳城主,十分熟络,甚至还有种不以为意似的感觉,也不敢翻脸。

大家都是纨绔,横行霸道的,谁还没碰过个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