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魔教与朝中人(1 / 2)

陈安被激出一身冷汗,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听到的是什么声音,分明就是利刃的破空声,若不是那人的目标不是自己,恐怕这一刻自己的脑袋都开花了。

但出乎意料的,陈安竟然还算冷静,他没有盲目的选择方向逃窜,而是拔出腰间佩剑的同时,脚下发力,便与那红柚成对角线反方向去了墙角。

这样一来,若是门外的人进来,不管对谁动手都会露出破绽,而红柚若是想继续想对自己做什么,也得面临门外那突然出现的敌人。

“妖女!纳命来!”

一听这声音,陈安有些耳熟,然而随着一声房门爆裂响声的同时,一个熟悉的男人出现在了眼前,正是之前那位刀客。

只看那刀客冲开房门后,半点没有犹豫,一拳遥遥打出,只听一声空气爆裂似的脆响之后,肉眼可见的气流便划出一道白线直冲红柚而去。

此时红柚的脸上哪还有刚才的温柔可人,只见她表情冷酷无比的从身后的床榻之下摸出两把细长的飞刀,手一抬,便见一道红线发出破空声朝着刀客飞去。

陈安定睛一看,才认出原来是这飞刀尾端拴着一根细细红线,而红线的另一头,正在红柚的手心里攥着。

刀客临危不乱,十分自信自己轰出那一拳的威力,果不其然,那飞刀遇到他隔空打出去的一拳,竟然肉眼可见的慢了下来,那刀客无须躲闪,那飞刀就偏了十万八千里。

“该死的朝廷走狗!”红柚一声怒斥之下,手指一勾,那偏出去的飞刀,竟然诡异的转了个圈,从身后朝着刀客飞去。

刀客冷哼一声,脚踩地板,只听地板碎裂的同时,他便宛若离弦之箭般的冲向了红柚。

红柚本能一闪,却发觉那刀客的目的却是插在墙上近乎全部穿了过去的长刀。

她另一只手只是一抬,另一把飞刀便在极近的距离飞射而出。

陈安握着剑,待在角落,一动不敢动,生怕一不小心就替谁挨了刀子,内力在身体内奔涌着,稍有不慎,便做好了逃命的准备。

娘希匹,这刀客是一流高手,这红柚的水准,竟然也有二流!

我这运气也太他吗的好了吧?

这一流二流高手都是大白菜了?

当时打游戏,这宁安城周边除了几个BOSS压根就没见过一流级别的人,现在怎么一个小小的安平县就卧这么多虎藏了这么多龙?

刀客面对那几乎两步远的距离飞射而来的飞刀,避无可避,一只手还在拔刀,但却看起来镇定自若,只是伸出另一只手,一捏一拽,这飞刀,竟然被他拽了下来。

“雕虫小技。”那刀客冷笑一声,右手已然拔出刀来,一招简简单单的横劈,势不可挡。

红柚咬牙,再度运气向后退去,但这一次显然已是用尽全力,脸色顿时都红了几分,显然是过度运气受了些内伤。

她视线一扭,和站在墙角的陈安撞了个正着。

对于陈安来说,他只觉得浑身一凉,但对于红柚来说,却是唯一的生路。

对于红柚而言,陈安若真是那什么赵公子,显然也身份不俗,这刀客决不能不管。如果陈安不是,此行来打探自己的身份,对自己而言也绝不是好人。

于是只是一个对视,红柚便做好了决定。

她手腕一抖,松开了被刀客抓着的那枚飞刀,却用另一枚飞刀,直直朝着陈安射了过去。

刀客面露不爽,哼了一声的同时,不得不收回打算追击的动作,停下再度凌空一拳,开始阻挠这飞刀命中陈安。

“别在这里碍事!”

就在刀客说出这句话的瞬间,他只觉得余光中,寒光一闪。

一股刺耳的碎裂声伴随着隐约的蓝色光彩,他只觉得身后一冷。

多年的本能驱使着他下意识的做出了防御的姿态,但之后,他才发觉,给他如此异样感觉的,原来竟然是他嫌着碍事的陈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