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江湖(1 / 2)

红柚被长剑钉在墙上,浑身是血,一口鲜血喷在陈安身上的同时,便瞬间没有了多少气息,只是断断续续的用最后一口气呢喃着:“太好了......”

你现在浑身上下哪还有个好字?

陈安挪开了些视线,有点不大适应。

即便穿越前他能一边吃饭一边看着《电锯惊魂》,但真当一条活生生的生命,近乎是被自己亲手了结在身前时,他仍然觉得有些手脚发凉。

那刀客见红柚显然是死定了,有些遗憾的皱了皱眉:“可惜了。”

也不知,他是可惜红柚这等美人死的这么凄惨,还是可惜没能抓个活口。

但刀客通过陈安对红柚的几声追问,却也明白了这家伙到迎春楼的原因并非自己想的那么肤浅。

于是,刀客双手抱拳,道:“陈兄弟,方才言语间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在下鹰马司走马,刀旦,与柳城主师出同门,方才以为小兄弟是出来寻欢作乐的,想到柳城主对你一片心意,心里多少有些气愤。”

陈安有些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小事,幸会了。”

红柚还没彻底断气,刀旦却已然将其视作了死人,看也不看的和自己心平气和的说起了话。

望着红柚那双始终睁着看向自己的双眼,陈安只能努力的平复心情。

自心里逐渐萌生的情绪,更是他在游戏中从未体会过得.....冰冷刺骨。

刀旦眉头一挑,心里有些疑惑——虽然这陈安在江湖中销声匿迹了三年,自己之前得到的情报也十分有限,但在自己的情报里......他不是第一次杀人吧?

陈安强迫自己回过神来,长舒了口气,看着刀旦,平静道:“朝廷之前一向都不怎么去管这江湖中的事儿,刀旦兄身为走马,怎么会和魔教的人起了冲突?”

刀旦长刀入鞘,看了一眼门外迟迟赶来的李逵三兄弟,笑道:“看来陈兄消失这三年,不简单啊。”

他随手抓起桌上红柚方才给陈安倒酒的瓷器,对着嘴巴咕嘟嘟灌了两口,才道:“当今圣上雄心壮志,早在三年前,便广收铁鹰走马,意图将天下武林势力整合规范,还天下一个太平。”

“魔教之人残暴不仁,鱼肉乡里,圣上自是不会放过,这三年,我等铁鹰、走马,捣毁魔教窝点不止百余,江湖中恶人宵小授首不止千级,江湖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刀旦笑容中有些自豪的意味:“数年之前,陈兄弟和柳城主在宁安城做事时,不也时而与我等打交道么。”

陈安点头,心里却有些沉重。

从短短几句话里,陈安便听出了这江湖中的血雨腥风,波涛汹涌。

什么是管制?

你听话便是侠,不听便是魔。古代封建王朝的尿性,作为一个从现代穿越过来的明白人,陈安再懂不过了。

王家前车之鉴还在,陈安哪还会认为这是什么好事。

而且陈安对于魔教同样了解很深。

虽然江湖人称之为魔教,但起初,魔教也不过就是一群可怜人凝聚在了一块,谋求自保与复仇的地方罢了。

只是魔教本身吸收人员时讲究的便是个来者不拒,做事往往也不顾及手段,久而久之,烂人便多了,尾大不掉,已然不是轻而易举说改革就能改革的地方。

可就便如此,魔教之人也并非全都该死,其中,不乏有些保持着赤诚之心的好人,只是思想可能有些过激罢了。

就以陈安对现任魔教领导人的理解来说,他对于魔教的未来还是保持乐观的——可如果在外力激化了矛盾,逼迫魔教人奋起反抗的话,魔教的走向便很难把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