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好剑法(1 / 2)

不好让刀旦等太久,陈安精神稍微平复了之后,便换上之前的白衣,下了楼。

客栈一楼自然是吃饭的地方,此时,那刀旦早已抱着酒坛不知喝了多久,见到陈安下来,才有三分醉意的招呼道:“陈兄弟,来。”

陈安笑着迎过去,在他对面坐下,刀旦也不倒酒,直接递了脚边一整坛,打开便放到了陈安面前,桌上连个下酒菜都没有,陈安不由有些咂舌——虽说这酒度数不算大,但就刀旦这喝法,肚子也得涨破了。

“陈兄可是已经见过柳城主了?”刀旦说着,有些好奇。

对于绝大部分江湖人来说,陈安这个名字是陌生的,往往听说到,也都觉得是小道消息,胡编乱造的街边故事。

但对于在朝廷干活的刀旦来说,这家伙的名字可就没那么陌生了,数年前,宁安城发生的有关王家的大案子,一时可是轰动了朝野,陈安作为柳如雁帮手,自然也被有心人注视着。

而后,在三年前至五六年前的这段时间里,任何江湖上有名有姓的女强人边上,都能见到这家伙的身影。

你去调查圣山吧,圣女身边有他。

你去调查魔教吧,这家伙竟然还给魔教教主做过事。

若说他和魔教勾结不是好人,可偏偏像柳如雁这样官家的人,都和他纠缠不清。

刀旦一直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这回有幸碰见了,他还真是满肚子的好奇。

这家伙到底是魔教的人,还是圣山的人,还是柳如雁也就是朝廷的人?

陈安随口道:“和柳城主才分开没多久。”

刀旦哦了一声,拿着酒坛,笑道:“之前听闻柳城主可是到处在打听你的消息,不知陈兄和柳城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关系?”

说着,刀旦还看了一眼陈安手腕上的玉坠。

陈安有点尴尬,但还是老实说道:“我和柳城主彼此情投意合,应该算得上是......私定了终身的关系?”

“那便是自己人了。”刀旦哈哈一笑,拿起酒坛:“之前对陈兄多有误会,如有得罪,还请勿怪。”

他举起酒坛咕咚咚几口,竟然半点不漏,全进了肚子,放下时便灌了一半有余。

好家伙,喝水这么喝都得肚子疼。

“都是小事。”陈安表示不在乎,陪着喝了两三口,才问出了自己好奇的东西:“之前刀兄说,和柳城主师出同门?”

刀旦正色道:“没错,只是在下入门时年纪已经不小,跟着老师也没学几年,按照辈分来讲,我还得叫柳城主一声师姐。”

“只是柳城主出师后便直接来了这宁安城,而我出师后,又兜兜转转了好几年,才进了鹰马司。”

刀旦表情唏嘘,但陈安却只是哦了一声,心里却更加疑惑了几分。

怎么从未在柳如雁那听过自己老师还有师兄弟的半点消息?

这刀旦起初还对自己颇不在意,怎么现在却如此熟络?

可这刀旦横竖就是聊些有的没的,陈安也不着急,沉着应对,他问什么便随口答点什么,两人越聊看起来倒是越投机了,交杯换盏好不热闹。

到后面,刀旦醉眼惺忪时,才忽然发问:“陈兄方才那一剑,是从哪学的剑术?”

“自己瞎捉摸的,不成套路。”陈安随口说完,刀旦赞叹两声,便又问:“那红柚死前说的话,陈兄可是丢了什么东西?”

陈安随口搪塞是朋友有东西被偷了,然后这刀旦继续追问道:“陈兄可是和魔教结了什么仇怨?”

“呃,应该算吧。”陈安品出点味来了。

这家伙,不会是想把我拉进鹰马司去吧?

但刀旦却点到为止,又主动撇开了话题,聊了些有的没的之后,便假借今晚喝的太多,摇摇晃晃的上了楼,回了房间,临走时,只丢了一句话。

“若是魔教找你的麻烦,不妨去寻各地的鹰马司,提柳城主或刀旦的名字,自会有人帮你。”

陈安坐在一楼一个人又喝了几口,满腹疑惑的回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