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很多很多桔子(1 / 2)

苏欢宝自己做的面,知道面条有多少,所以在齐家,她就只吃了一碗,虽然她是个小姑娘,可是饭量却不小,在白家吃的那点儿没多大会儿就饿了,逼得她在镇子上又吃了饭后才回去。

好巧不巧,来的时候遇上了苏如宝,回去的时候又碰见了,这次二两先发制人,再次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疾驰而过,苏如宝正跟身边的女娃说话,结果吃了一嘴的尘土。

“呸呸呸……”两个姑娘齐齐的吐掉嘴里的土。

“有什么了不起的啊,就俩糟钱而已,她神气啥。”李兰草满眼的嫉妒,嘴里却说着不在意的话。

苏如宝摇了摇头,“少搭理她。”

“如宝,也就是你好脾气,要是我,肯定找她算账去,说起来,这些年,她跟她爹娘可没少欺负你,如今好了,你得了门好亲事,以后就扬眉吐气,有身份有地位,她得看你脸色才对。”

李兰草恭维的几句话说的苏如宝心花怒放,她这些日子来的确是扬眉吐气了不少,之前碰见秦氏,跟她硬碰硬,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发虚的,可现在不同了,她是真的不怕那个泼妇了。

“跟她这种人有什么可计较的。”苏如宝故作大方的道,嘴角却笑弯了起来。

李兰草不光嫉妒苏欢宝,更嫉妒苏如宝,之前两个人还是一样的,可现在她飞上枝头了,“如宝,你那个三婶子一看就是有钱的样子,还有你那个妹子,啧啧,你瞧他们穿的,戴的,等你成亲的时候,她们肯定给你准备不少的嫁妆吧?”

苏如宝轻轻一笑,“我自己有嫁妆,这段日子,做绣活也攒了些钱。”

“哪有人嫌弃嫁妆多的啊,你爹娘肯定拿不出什么来了,有钱也都被你大伯他们给熊走了,我看你这个三婶子对你挺好的,说不准到时候就帮你出了一份呢。”

“唉,我们家的事儿,你不懂。”

“我咋不懂呢,我虽然没咋见过你这个三叔,可是你家的事儿,我也听我娘提过,你大伯跟你三叔闹掰了,就因为苏欢宝那个丫头。”

这事儿苏如宝也知道,家里很多事都因为苏欢宝,要是没有这个丫头,大房也不会花那么多银子,更不会有事儿没事的让爹娘出钱,“你说的对也不对,虽然大房跟三房闹掰了,可为我爹鬼迷了心窍,也跟我三叔家不来往了,如今我也是偷偷的跟他们联系的,唉……”

苏如宝叹息了一声,她是真的想不通爹娘咋想的,明明三叔对他们比大伯对他们好多了,可他们却非要跟大伯一条心。

“岂止是我爹娘啊,我哥也读书读傻了,要是他说些好听的,他在镇子上读书,我三叔三婶子还能不照应着点儿,现在倒好,为了那么一家,把亲情都给折腾没了,真想不明白他们。”苏如宝道。

“这么说起来,苏欢宝真是个害人精,要不是她,说不准就没这么多事儿了呢。”

苏欢宝心道,谁说不是呢,可是这丫头格外的命大,小时候病成那样也不死,失足落水人都没气了,居然还能缓过来,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

苏欢宝在车厢里吃着剥着橘子,不知道桔子的汁水冲进了鼻子里,还是怎么的,居然一连打了两个喷嚏。

宽敞的车厢,只有她一个人,悠闲的吃着桔子,晃悠着脚丫子,别提做自在了,大概是觉得独食难肥,撩开车帘,伸出一小节胳膊,把剥好的桔子递了出去,“吃吗?”

二两属于吃饱了就不想再吃零嘴的人,但是“盛情难却”,他就勉为其难的接了过去,看着那一根根白色的筋都被择干净了,二两摇摇头,“桔子吃多了上火,要带着筋一起吃才好,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