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扣犯回府(1 / 2)

“三小姐,是这样的,嘉嘉小姐的家人已经全部去世了,若送她回去,无亲无故,而且嘉嘉小姐在太师府养了十六年,颇得宠爱,十几年的感情也不是说断就断的,再说了,太师府家大业大,多养一个姑娘,也不是什么大事。”张管家见言蓁蓁的神色越来越冰寒,说出来的话也越发没有底气。

“噢,所以她让你来对我干什么?”言蓁蓁玩弄着手中的匕首,贴近了那贼人的脸颊,声音不疾不徐地问道。

那贼人稍稍偏了头,一直跟在言蓁蓁身后的大黄就猛地祭牙呲出了满嘴的尖牙,眼睛青绿地瞪着他。

那贼人吓得抖了抖,如实道:“嘉嘉小姐让我辱了你的清白!事后给奴才三千两银子,让奴才离开京中!”

言蓁蓁听罢,微微勾了勾唇角,露出了一抹嗜血的阴沉之色。

好,很好,好极了。她占用自己的身份,享了太师府十六年的富贵,并不满足,还要雇人来毁了她的清白。

言嘉嘉,这笔帐,她记下了。

“写供词,画押,然后将他关去柴房。”言蓁蓁扫了一眼张管家,命令道。

张管家被言蓁蓁露的这么一手,彻底震住了,一改路上的漫不经心和怠慢,连声道:“好,好,这就照办。”

张管家忙不迭地写了供词,那贼人签字画押后,言蓁蓁收好了供词,让张管家将他关在了柴房,并让大黄守着。

再次回到房间后,言蓁蓁本来认亲的喜悦已经荡然无存。

这个太师府,也许并不欢迎她这个真千金回府吧?

当然了,她在乾坤山上不缺吃不缺穿,言蓁蓁也不是非要去享那富贵!不过,言嘉嘉既然已经率先对她动手,这笔帐不算清楚,她也不服气!

而此时,京师中豪华气派的太师府中,佳人苑中的言嘉嘉,接到了一封飞鸽传书。

灯影晃荡,将她清丽的侧脸映衬在纱窗上,有一种说不出动人美感。

她动作优雅地徐徐打开了信鸽,上头写着:事情没成,言蓁蓁还写了供词,要带人回府对峙,是否灭口?

言嘉嘉本来清亮的杏眸中瞳孔微缩,居然没成?看来那乡野长大的泥腿子,竟还有几分本事呢,还知道写供词,是她轻敌了。

言嘉嘉磨了墨,飞速提笔写下两句话,绑在了信鸽上,放飞了。

一个从小在乡野长大的泥腿子,还敢回来与她争抢宠爱?做梦去吧。

***

次日一早,言蓁蓁带着大黄和那贼人,重新上了马车,一路往太师府去。

只路上,张管家和蒋嫲嫲,还有随行的护院都不敢再轻慢言蓁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