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变故徒生(1 / 2)

他眸中闪过一抹决绝,道:“是三小姐逼我这么说的!我不过是想要偷盗一些财务,她用狼狗和匕首吓我,逼我说我是嘉嘉小姐指使的!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嘉嘉小姐!”

这话一出,言蓁蓁瞳孔一缩,顿时沉下了脸色。

“张管家,蒋嫲嫲,你们当时都听见了的?”言蓁蓁扫了一眼自己身后随行的两人,冷声问道。

然而,张管家和蒋嫲嫲都退后了一步。

张管家低下头,一板一眼道:“三小姐,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不过这个贼人当时我让你送官的,你坚决不肯,我不知道你竟要用他来诬陷嘉嘉小姐。”

言蓁蓁:“........”所以她这是被耍了?

“张管家,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将你的头剁下来给大黄吃?”言蓁蓁猛地上前一步,揪住了张管家的衣领,咬牙切齿道。

张管家一脸诚惶诚恐的模样,道:“三小姐,虽然你武功高强,不过老奴真的不能说谎啊!”

言蓁蓁气得半死,猛地抽出了匕首,然而匕首还没有拔出鞘,言清已经用剑柄打了她的手腕,让她的匕首失手掉在地上。

“言蓁蓁!这是京师太师府,不是乡下,不是绿林,不是你喊打喊杀的地方!你冤枉嘉嘉,到底意欲何为,她家人已经全部死绝,莫非你要逼她流落街头才甘心?这等恶毒心肠,我太师府可不要你这样的小姐!”

言蓁蓁冷不防被他敲了手腕,痛得眼睛都红了。

她冷笑道:“家人死绝的是我言蓁蓁,不是她言嘉嘉,你这劳什子太师府千金,老娘也不是那么稀罕!不过言嘉嘉她敢算计老娘,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这话一出,在座的言家人顿时都脸色一变。

就在此时,本来跪在地上那个贼人忽然喊了一声:“我真的不认识什么嘉嘉小姐!这位小姐,求你饶了我的妻儿老小吧,我愿意以死谢罪!”

喊罢,他忽然冲到了门前的雕花柱子前,死死撞了一下。

只听得嘭的一声巨响,那贼人额头开花,滑落在地,已经是断了气。

这死相极为惨烈,并且恰好跌在了言老夫人的跟前,那老夫人捂住胸口,忽然惨叫了一声,整个人都吓得当场晕厥了过去。

“娘!老夫人!祖母——”言家的门口顿时乱成了一团。

言父气得脸色铁青,指着言蓁蓁道:“孽女!孽女!真是胡作非为!毫无规矩!来人,将她给我押到祠堂去跪着!老夫人什么时候醒,她什么时候可以出来!”

言蓁蓁就这样被押到了祠堂,被一个嫲嫲强行按在了地上,跪下反省。

言蓁蓁气得差点七窍生烟,她就是再蠢,也明白自己是着了道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