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放狗咬人(1 / 2)

次日一早,言蓁蓁还没有醒过来,就有一只特殊的鸽子停在了她的床边,她带着睡意,扯下了书信,然后迷迷糊糊地撒了一把小米在桌面上,让信鸽啄吃。

打开信,是大师兄的字迹。

安平侯大公子,名安叔同,颇有才名,三年前骑马摔断了腿,依靠轮椅行走,虽然外界传言他温文尔雅,但是暗地里喜欢虐杀丫鬟,已经害死了四个丫鬟。另外,安平侯夫人是个厉害角色,这些事都是她打点压下来的。

言蓁蓁刚刚看完,还没有来得及回信,门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三妹妹,起来了吗?我是嘉嘉。”是言嘉嘉矫揉造作的嗓音。

这么喜欢演,怎么不去当个戏子?不过既然她要玩,言蓁蓁不介意陪她玩一把大的。

言蓁蓁将信投到了香炉中,看着纸张被化掉,然后将信鸽扔出了窗外。

昨晚这一切,她拍了拍手,打了个呵欠,将门打开,道:“大清早的,叫魂啊?”

“你怎么说话呢?嘉嘉是好心好意过来给你送衣裳的!还早,我们已经去祖父祖母处请了安,就你睡到现在!”出声的人,是二房的大堂姐言婷婷。

“好了,大姐,三妹妹刚刚回来,还不懂要去给祖父祖母请安的规矩呢。”言嘉嘉丝毫没有气恼,上前了一步,招手叫来丫鬟,道:“青竹,翠竹,快将东西端过来。”

两个丫鬟闻言,一人捧了胭脂水粉,一人捧了衣裳鞋子进了屋。

“三妹妹,这都是我特意去京中最大的四季彩定的衣裳和首饰,是要送给你的。”言嘉嘉拉起了言蓁蓁的手,道,“姐姐教你梳妆打扮,如何?”

这亲昵的动作,亲切的语气,若不是言蓁蓁知晓了她是个什么人,恐怕还真的就感动了,掏心掏肺将她当成好姐妹了呢!

不过四季彩的东西,是她师兄的,既然让师兄赚了钱,她穿穿倒是无妨的。

“那就有劳姐姐了。”言蓁蓁见她一心要装好姐姐,乐意成全她。

“哎,嘉嘉,这不是有丫鬟吗?她就那个样子,还能梳出一朵花不成?”言婷婷不屑地说道。

“婷婷姐,别这么说,蓁蓁的底子还是非常好的,只要用些脂粉,也不比京中其他的闺秀差。”言嘉嘉细声细气地说着。

言婷婷冷哼了一声,在一边嗑起瓜子来。

言嘉嘉给言蓁蓁换了衣裳,又上了一个淡雅的装,并且教她扎了一个京中最为流行的发鬓。

然而,这么拾缀了几下,当言蓁蓁从铜镜前起身的时候,言嘉嘉的眸中却飞快闪过了一抹妒忌冷色。

这个泥腿子,虽然从小养在乡下,但是长得却是极好的,五官精致,身姿高挑,换上了四季彩的衣裳和首饰后,竟然和昨日的样子判若两人。

不过,长得再好又如何?还不是命运多舛,明珠蒙尘,如今就要嫁给一个脾气暴虐的瘸子了。

且容忍她好看那么一时半会吧,待安乐侯夫人看过之后,她便将这贱人打回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