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凤凰落架(1 / 2)

言嘉嘉捏着帕子掩住口鼻,推开房门,看清屋内摆设,顿时满眼嫌弃:“这屋子怎么住人?”

满屋子都是半旧不新的家什。

床铺上的被褥居然是粗棉布的。

言嘉嘉一碰那被褥,居然瞬时蓬起一片灰尘。

呛的言嘉嘉咳嗽了几声,她换了一只手掩着口鼻,拿着帕子的手在空中挥动:“这种东西怎么能叫本大小姐用?”

“这么脏——”

陪伴言嘉嘉进来验看房间的是庄子上田户家里的农妇。

农妇眼睛一翻:“这可是庄子上最好的房间了,你若是挑三拣四的,便自己想办法,老娘地里的活计可多着呢,哪里有空陪你在这里耽误时辰?你看好了没有?看好了,我就走了!”

言嘉嘉俏脸一沉:“还没看好,你急什么?”

农妇没有好声气:“你还要看什么?不就是住人的屋子?房瓦密实,不透风,不漏雨的。被褥都给你换了顶好的棉被,你再这么挑剔,我可不伺候你!”

“你……”言嘉嘉只吐露了一个“你”字,眼神闪动。自己何等身份,居然要沦落到和一个农夫在这里争论?

等她回去,一定把庄子上这些对自己不敬的下人全部发卖到苦寒之地,一个不留!

这么想罢,言嘉嘉强忍心头涌起的怒气,极力平静的道:“恭桶在哪里?”

“啥?恭桶?没有!”农妇提高声音,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这里是田庄,那田地里,处处都是茅厕。你若是想方便,自己到田里方便!”

其实田庄里是有茅厕的。就在侧屋不远,农妇看不惯言嘉嘉的眼睛长在头顶,颐指气使的可恶模样,故意磋磨她。

不过一个冒牌货,还要把自己当成主子?

“什么?”言嘉嘉心头怒火大盛,再也没忍住:“我可是言家大小姐,你不过是个粗鄙农妇,谁给你的权力如此待我?就不怕——”

“言家正牌大小姐现在正在松鹤院住着呢!你——”农妇斜眼剜言嘉嘉一眼,朝地下重重呸了一口浓痰!

那黄中带绿的浓痰差点吐在言嘉嘉的脚面上!

言嘉嘉嫌恶的连连倒退几步:“你,你怎么如此...如此……”

如此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下文!

说农妇粗鄙吧?

她本就是庄子里的农妇。

说农妇不知礼仪,那农妇大字不识一个!

“装什么千金大小姐?你不过就是个冒牌的西贝货罢了!那真真的大小姐,听说她住在松鹤院里,你知不知道松鹤院是什么地方?一般人连那处的门槛都进不去!我听说大小姐特别的受到各种宠爱,未来夫婿是定国公府的公子!我听说哟,大小姐只要嫁过去,就是诰命夫人!”

农妇一脸有荣与焉模样。

把那言蓁蓁夸的天上少有地上绝无的一通天花乱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