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逐客令(1 / 2)

屠夫妻子脸现怒意,却正好给了林笑笑数落的机会。

“怀胎三月内七月后,不能行房都不知道?没能留住孩子,都是你们自己作的!”

怒意变成羞恼,屠夫妻子恨不得钻进被窝里去。

只是把了下脉,居然就知道原因......童言无忌,真是什么都敢说。

林笑笑自是看见了她脸上的红晕,语气软了一些:“我开个方子,以后长点儿心吧。”

“以后?我还能再有?”屠夫妻子闻言,紧紧拽住林笑笑,就像溺水的人拉住救命稻草。

“好好休养半月,按方吃饭,半年后再要。若是再掉,这辈子都别想了。”林笑笑小脸紧绷,少有的认真严肃。

“不是按方吃药的么?”何玉莲小声提醒。

“她这是作息不规律,加上未安胎行房所致,得药食同补!姐姐家里有益母草吧?赶明儿送些过来。”林笑笑掏出自制的炭笔,找了张纸,刷刷写满一页。

“鸽炖益母草,鸡蛋枣汤,豆浆大米粥......还真是药食同补。”何玉莲看完,露出思索之色。

她识得草药,治疗小病小痛的简单药方,也是知道些的。

“好好休息,半年内还敢偷吃,神仙都救不了你。”林笑笑说完走人,不再看屠夫妻子那一脸尴尬。

自己不爱惜身子,怪得了谁?

何玉莲只能安慰几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打个哈哈赶紧去追林笑笑。

这姑娘,出门就往肉摊那边走,气犹未平。

“张大屠,你还是不是人?明知婶子有孕在身,还要往她身上拱,想一尸两命不成?”

人未至,声音却传遍巷子,屠夫张大在剁排骨,差点儿将自己的手给砍了。

“哎呦我的姑奶奶,小点儿声呃您!”

一只油光闪闪的手,说着就要捂林笑笑的嘴。

“敢做还不敢当了?”林笑笑躲开:“看你不止七尺,堂堂男子汉,就是这般对自己堂客?”

脸红的像猪肝,张大就差没跪地求饶:“小姑奶奶,我错了还不行吗?有话回家里说啊!”

“见不得人怎地?我告诉你,再有下次,三代单传的老张家铁定绝后。现在知道要脸了?往婶子身上拱,呜呜,我还没说完呢!”

拦住林笑笑的是何玉莲,小姑娘口无遮拦,让她们这些大人情何以堪?

好尴尬!

感激的看了何玉莲一眼,张大连声保证:“以后再不敢了,两位吃完饭再走?”

林笑笑冷哼,恨恨的在他小腿上踹了一脚,转身走人。

凭什么都是女的受罪?这让她很气恼。

居然还敢下逐客令?

“对不住了张大哥,那什么,快到饭点儿了,您还是回去照顾翠花姐姐吧。”

何玉莲红着脸要走,张大点头,复又将其拦下道:“那啥,李家娘子稍等,刚送来煮熟的猪下水,是你做的?”

“是林姐儿,我只是打下手,张大哥有事?”何玉莲低着头不敢看人,毕竟是寡居,让人看到不好。

“这个,你能不能让林姐儿,再做些给送过来?放心,我会给你们钱的,那些下水都被抢光了呢。”

张大一脸期颐,被吓到的何玉莲猛然抬头。

惊愕的目光,像闪电,差点儿击穿张大。

知道她误会了,张大赶忙补充:“是卖光了,好多人还问何时能买到呢。”

何玉莲松了口气:“这我得问问,林姐儿是个有主见的,我得走了!”

说完赶忙又去追林笑笑,身后的张大,却是杵在原地,直到看不见人......

虽然已是孩子的娘,不过二十来岁,单薄瘦弱却清丽如刚绽放的荷花!

回到家,何玉莲忙将张大的话转告,林笑笑总算是露出了点儿笑意。

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