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进京(1 / 2)

当街泼粪的事,很快传遍整个清河镇。

何玉莲表示很冤,她可是啥都没做......

但经过几天适应期后,她很快就习惯了。

镇民们看见她,大多有了笑脸,几个经常‘偶遇’的鳏赖,也好像突然消失了......

加上炮烙药材和卤肉大卖,渐好的日子,让何玉莲忘了,林笑笑不是她的家人。

以至于现在,看着林笑笑上马车,居然都没能反应过来。

“我们不在,你就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

君宝想哭,听到这话忙将眼泪憋回去,男子汉可不会轻易流眼泪。

“林姐儿,你们走了,我和君宝怎么办啊?”

何玉莲双手冰凉,整个人都在发抖,直到此刻,她才惊觉林笑笑有多重要。

短短几天,她就心生依赖,现在林笑笑要走,感觉天又要塌。

上次有这种不安,是丈夫归西的时候......

“卤肉和寻常药材炮烙之法,姐姐不是已经掌握了么?姐姐勤奋,日子只会越来越好,等我找到家人,一定还来看你和君宝的。”

林笑笑提到家人,鼻头难免发酸,还有些许忐忑。

她对原主父母毫无印象,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身份。

心里,却未尝没有期待......

马车驶出清河镇,林笑笑不是寻常孩子,很快收拾起心情,开始盘问起荀安。

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荀安的身份呢。

“我说了,是世子。”荀安还是那一本正经的模样,一口咬定自己就是世子。

林笑笑嘴角抽了抽,决定还是和车夫唠唠嗑,“大叔,你去过淀城,那里是京都,一定很繁华吧?”

“当然啦,咱们甘国都城,可是天下五国之中最大的一座,据说就连丘国的杜城都比不得呢!”

上了官道,马儿自己会跑,车夫也闲得慌,话匣子打开就关不上,倒是让林笑笑知道了很多事情。

什么五国争霸游牧入侵,先帝篡位宫中密辛,居然都能侃上几段。

正说的过瘾,一队骑兵扬尘冲来,车夫忙将马儿赶到宽阔处避让。

“呸呸,什么素质?”林笑笑见骑兵众多,好奇再问车夫:“这些就是锦鱼卫吧?还真是威风。”

听出她说的是反话,车夫忙劝道:“姑娘不可乱言,若是被他们听到,可就不好相与了。前面有驿站,住一晚,明天午后便能到了。”

说着将马车赶到路上,很快来到驿站,却被告知已经没有房间。

“还请小二哥行个方便,有避风的地方就行,您看我这还带着孩子......”

车夫拉住小二,几个铜板易手,还打出了同情牌。

“柴房倒是空着,将就一晚倒是可以,不过得守规矩,千万不可到前面扰了官爷们。”

小二得了好处,自然与人方便。

“是是是,我们省得呢。冒昧问一句,往常都没那么多官爷,如今这是怎么了?”车夫示意林笑笑她们跟上。

“你们是乡下来的?难怪!前些日子,京中百官皆有子嗣失踪,听说连那位......”小二指指头顶:“都给惊动了呢。”

车夫愕然,荀安却下意识的抓住了小二的手,语气颇有些急切,“百官?”

小二被他拽住有些不满:“咋呼什么?还想不想住了?大人们的事,你个乡下小子操哪门子心?”

林笑笑忙将荀安拉到身边:“小二哥莫恼,我们就是吃惊,那么多大人亲眷失踪,也难怪锦鱼卫的官爷们会全都出动。”

小二鼻孔朝天:“姑娘这话倒是有些见地,晚上没事最好别乱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