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不合适(1 / 2)

愉妃抹了抹眼泪,一边心疼自己孩子,一边又忌惮月妃。

荀安心里升起浓浓的无力感,他可以尖锐的对待敌人,可是自己母妃太过软弱,他打不得,也骂不得。

“母妃,再等就晚了。月妃是正妃,她的孩子才是嫡子。”年纪小还好点,如果年纪大了,他世子之位绝对会被剥夺。

愉妃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她忌惮,“安儿,月妃的父亲是国师,深的陛下宠幸,我们就算是动手也得从长计议。”

荀安对愉妃是恨铁不成钢,可另外一方面也很理解她,也正是因为她不争不抢才活到现在。

“母亲,一切交给安儿,安儿会给你博得一个更好的未来。”

愉妃还是担心,她抓住荀安的胳膊,水眸潋滟,那是眼泪,“安儿,母妃不能没有你,你是母妃的一切,哪怕你以后不是世子,母妃也不怕,这荣华富贵母妃都可以不要,母妃只想你平安喜乐一辈子。”

这次荀安失踪的事情把愉妃给吓坏了。

荀安叹了口气,知道自己母妃的卑微已经根深蒂固,他也不能指望一下子就扭转她的思想。

“母亲累了就好好休息,安儿告退。”

愉妃却是抓住了荀安的胳膊,说道:“安儿,那个姑娘……”她顿了一下,又说:“你可欢喜那姑娘?”

荀安低眉,轻声说:“是。”

愉妃却是皱眉,不赞同的说:“不行。”

荀安也是皱眉,他不明白为何不能。

“那姑娘虽然是个心善的,可到底不懂规矩,过于莽撞了些。她于你有恩你记着便是,以后有机会就还她,至于姻亲,母妃不赞同。”

荀安忽然笑了,他拂去了愉妃的手,走远几步,掀开衣袍,给愉妃跪了下来。

他拜了拜,说道:“母妃,从小我听您的话,但是姻亲之事,您,做不了主。”

愉妃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一向温和孝顺的儿子竟然顶撞她。

只见他儿子微微一笑,目光缠眷,深情柔和,“母妃,当初她在救儿子的时候,儿子不小心,轻薄了她,儿子要负责。”

愉妃听了这话,虽然皱眉,却也没有再说反驳的话,反而说道:“既然如此,你的确应该负责。”

再看荀安,她摆手,“起来吧。”

荀安却是没起来,愉妃又说:“母妃也不说什么门当户对的话,但是她的性子的确不适合为主母,便允个妾侍吧。”

荀安起来了,愉妃以为他是答应了,于是也露出了笑容,谁料荀安突然说道:“月妃那种性子就能为主母吗?”

不过是短短一句,说完,他转身就走。

愉妃知道,儿子是反驳了她。

月妃能当主母?

除了心肠坏了点,王府的事物她也打理的井井有条,可心肠,到底是坏了。

儿子长大了,想法是越来越让人猜不透。

也罢,不过是个小丫头,恩情要还,可世子妃的位置,她也是坐不得的。

林笑笑回去之后也没闲着,她要的药材莲荷都准备好了,她吩咐莲荷也来帮忙研磨之类的。

接下来的两天她是门都没出,而庆渊王府似乎也忘记了还有她这么一个人。

林笑笑倒也乐得轻松,只是这身世一直没有消息倒是让她有几分心急。

这天她刚刚把毒粉装好,一个小丫鬟快步走进来,缓缓给林笑笑行礼。

“有什么事?”莲荷代替林笑笑说了话。

小丫鬟说道:“府中几位小姐想请林姑娘前去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