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带走(1 / 2)

月妃穿着藏青色锦绣齐胸襦裙,外罩同样是深色绣花大袖衫,手挽浅色披帛,团扇在手,头上的金步摇随着她的动作来回晃动,幅度不大却更显端庄。

在气势上,林笑笑还真是小了一大截。

“林笑笑,你对我们王府有恩,所以你住在王府我们对你都是礼遇有加,但是本妃实在是没想到,你居然心狠手辣至此。”她尊贵的凤眼画着微微上挑的眼线,美眸一凛,便是上位者的气势。

林笑笑双手环胸,就算是面对这样的阵仗也没有半点畏手畏脚。

“哦?月妃娘娘说本姑娘心狠手辣,那倒是好好说说哪里心狠手辣了?您虽然贵为王妃之尊,可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的污蔑人吧?”

“你要证据也可以,我们去正堂好好说。来人,把人带走。”月妃对身后的人说。

立即就有下人上前,荀安却是往前走了一步,刚好挡在林笑笑面前。

“嗯?安儿,你要忤逆本妃?”她美眸一扫,满目威严,无人敢违抗。

荀安却拱手行礼,道:“母妃,笑笑是安儿的朋友,她不是府中奴隶,您没有证据是不可以随便把人带走的。”

月妃一甩袖子,呵斥一声:“放肆!荀安,你这是在说本妃污蔑她吗?”

“安儿不敢,不过甘国律例,母妃的确是不能就这样把人带走。”

月妃冷笑一声,说道:“世子殿下也累了,来人,送世子殿下下去歇息。”

荀安还想挣扎,林笑笑却是看出了他的处境,所以上前一步,扯住他的衣袖,对他摇摇头。

她用口型说:放心,我没事。

荀安这才没有反抗,现在的确还不能光明正大的反抗月妃,不然之前的行为都将功亏一篑,可如果他连笑笑都护不住,那这些年又算什么?

既然将她带到了王府,那就要护她安危。

林笑笑对荀安摇头,她知道荀安处境不好,母族势弱,主母势大,要想崛起只能绝地反击,卧薪尝胆,而现在,显然还不是反击的时候。

当然,她考虑的这些前提是荀安有这个野心,他如果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那么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话又说回来,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孤立无援又能有什么作为?

她似乎电视剧看多了。

现实就是现实,现实就是荀安还只是个孩子。

她得学会自保啊。

“把人带走。”

林笑笑被带走了。

荀安静坐在自己院子里,身边还跟着莲荷。

“殿下,林姑娘她……”

“去找父王,去。”他不能光明正大的救人,但是父王可以,他只需要是一个听话,却又委屈的普通少年就好。

莲荷立即应下,去找庆渊王。

庆渊王不一定把林笑笑放在心上,可是在外面他丢不起这人,所以这个自己儿子的救命恩人他必须护着。

让她来王府到底是对是错?

荀安开始怀疑这个决定。

不过是片刻他又摇摇头,她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生的那么貌美,又没有以前的记忆在外面也是极为危险的。

而这个时候正堂,林笑笑即便被人带走,她依旧是不卑不亢的站在正堂中间,仿佛被人抓住的人不是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