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太玄真经(1 / 2)

赵云从许瑜口中得知武者的境界划分后,话题转移到许正这里:“许老,你有没有想过让许正习武?”

“习武?云小子你别逗了,许正连字都记不住,如何习武?”许瑜无奈的摇了摇头。

“只要你想,我便有办法。”看到眼神坚定的赵云,许瑜满是不解。

赵云等人聊天之际,房间也是打扫得差不多了。家仆离去后,赵云看了一眼赵三,赵三识趣的跑开。

至于许瑜还在思考赵云刚才的那句话,如果赵云说的是真的,让许正习武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许瑜还想看看赵云刚才说的证明,许瑜认为赵云身边是不是有一个高手在教导赵云,家仆现在去请那位高手。

结果许瑜失望了,赵三只是进屋拿出一柄剑,一柄武者的剑。失望归失望,许瑜还是想看赵云想干嘛。

不看还不要紧,这一看让许瑜有些怀疑人生。许瑜看到了什么?他看见接过剑的赵云,把剑放在地上,然后踩着剑就飞起来了。

虽然飞得很低,但这妥妥的御物飞行啊!一个十岁不到的孩子,竟然是后天境界的武者?

落到地上后,赵云把右手的食指抵在唇前:“嘘...这件事除了赵三外,都没有人知道。就连我爹,我都没有让他知道。许老你要保密哦!”

许瑜回过神,向赵云拱手:“此事老夫定不会出去乱说,看来刚才你这位家仆说的定然也是真实的。恕老夫有眼无珠,没看出高人。”

“没有什么高人不高人的,以赵三现在的实力,最多也只是天级。”

“赵三是吧!已经很了不起。看他这样子也就十岁左右,史上记载最年轻的入级武者是十五岁。”

“嘿嘿,我今年十岁。”赵三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今天他才知道自己竟然是武者,而且还是比玄级武者更高两个层次的天级武者。

许瑜发出了一声感叹,又露出一脸的疑惑:“你们的师父是哪位?能否让老夫见见。”

“要叫许老失望了。”看到赵三正想说话,赵云无奈的出言打断:“师父他老人家闲云野鹤,离开赵府已经有五年之久,至于去了哪里小子也不知道,而且还联系不上师父。”

“原来如此。也对,真正的高人都是如此,想来你师父应该也是一位先天强者。”许瑜一阵感叹:“赵家主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得到了许瑜的认可,赵云带着其他三人进入了读书的房间。赵云执笔,开始书写武功秘籍。

许瑜看着赵云,脸色立刻不好了:“云小子,你识字?”

“识字呀!怎么了?”赵云停住毛笔,转头疑惑的看着许瑜。

许瑜黑着脸说:“那你还要我来教你识文断字?”

“哦,他不识字。你教他吧!”赵云指着赵三说完,又言道:“最主要的原因是许正,他是练武奇才。”

许瑜愣了愣,目光看向许正。许瑜正不好意思的饶着脑袋:“赵云少爷太抬举我了,以后赵云少爷就是我最好的朋友。”

赵云笑了笑,回头继续书写武功秘籍。写完第一张帛,把帛放到一边,开始书写第二张。

许瑜好奇的拿起帛,上面赫然写到:侠客行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