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蛋炒饭(1 / 2)

赵云从辰时中进入读书屋,一直到申时末才走出来。

有些怀疑人生的赵云,抬头望望天空,如果不是修为已经到后天,赵云的右手估计废了。

赵栋等人见到赵云走出来,便急忙迎了上去:“云儿,武学功法都写完出来了?”

看着赵栋一上来就问功法,赵云气不打一处来。最后心中的委屈,气愤化为洪流,倾斜而下。

“哇...哇...你们这是虐待童工,我要告你们,告死你们。哇...”赵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哭,不过事后赵云说哭出来就舒服多了。

赵栋看着哇哇大哭的赵云,瞬间失了分寸。这还是捡到赵云后,赵云第一次哭泣。在赵云婴儿学走路的时候,哪怕摔倒都不会哭。

一脸焦急的赵栋,手足无措。朱敏急忙上前,安抚着赵云,但好像没什么用。

“少爷,你再哭,估计那些武学功法你要重新写了。你看你的泪水掉在那上面,会让字模糊掉。”赵三指着赵云手上的帛,好意提醒。

赵云一听,赶紧止住了眼泪。这些可是他一天的成果,哪能被自己糟蹋了。

但是赵云看向帛的时候,帛好像没有任何变化:“小三,竟然连你也要骗我?”

“不是,少爷。我看着少爷哭,我心里很慌。所以不想少爷哭。”赵三有点慌。

赵云瞥了赵三一眼,走到赵栋面前,帛放在地上。哽咽的分着武学功法:“爹,《小无相功》五张,你的。”赵云说着,第五张帛给赵栋。

赵栋愣愣的接过,赵云已经重新整理功法:“管家,《华山剑法》十张,你的。”

“爹,《天山折梅手》...”

“管家,《独孤九剑》...”

“管家,《紫霞神功》...”

“爹,《生死符》...”

“爹,《天山六阳掌》...”

“爹,《凌波微步》...”

“好了,就这些了。你们可以走了,我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哭会儿。”

赵云说完,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留下众人不知如何是好。

回到自己屋子的赵云,松了长长的一口气:“小孩子就是要哭才对嘛!哭出来,心里舒服多了。我现在是八岁的赵云,不是曾经的张伟。”

当然,此时的赵云就算再想哭也哭不出来了。无奈,赵云只能摆好姿势,《洗髓经》再次运转起来。

“咕...”听见肚子在抗议的赵云,愣了愣:“卧槽,今天我好像还滴水未进,难怪这么饿。亏了,亏了。”

饿着肚子,哪有心情修炼。赵云离开屋子,去厨房觅食。

赵府的一日两餐,虽然被赵云改成一日三餐。但赵府吃晚饭还是习惯申时中的时候,到了申时末,就连家丁也吃完了。

就比如现在,赵云到厨房时,厨房里家丁正在收拾盆碗。

“少爷,您怎么进来厨房了?”一个家丁慌张的来到赵云面前。

赵云睁着水溜溜的双眼,可怜兮兮的说:“主厨伯伯,还有什么吃的没有?云儿好饿!”

如果不是身高的限制,赵云都想自己动手做东西吃了。起先赵云是在接受不了这个味道的,但无奈这副身板子,只能勉强维持不饿。

四五年后,赵云也是渐渐的习惯了。毕竟一日三餐,都是这味。赵云不是没试过别人的手艺,但更糟的实在太多了。

而赵云面前这家丁,就是赵府的主厨。这些年,赵云吃的几乎都是这个家丁做的。

主厨家丁被赵云的这声主厨叔叔叫得诚惶诚恐,弯下腰:“少爷您劝我别这样叫小人,折煞小人了。小的赵二,少爷叫唤小人小二就是。”

“好吧!那有没有什么吃的?”赵云有些无语,难道自己真那么可怕?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填饱肚子要紧。

主厨家丁赶紧说:“少爷您想吃什么?小人这就给您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