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八四章 不讲武德,来骗,来偷袭……(二合一)(1 / 2)

飘飞的细雨之中,带着人马前来偷袭的山部落联盟的人,迅速的与反应过来的飞马部落之人交手,刚一交,六轮这个飞马部落酋长留下来的管理者,就中了一招。

吃痛之下,他喊出这样的一句话,然后奋力反击。

只是这些日子的放纵,到底是对他造成了影响,再加上现在又是仓促迎战,刚刚又中了招,很快就被山部落的人给挑落到了地上。

“@#!R#@#……!”

落地之后,摔得的鼻青脸肿、身上几处地方冒血的六轮,这样大声的喊叫着,情绪极为激动。

将他的话翻译过来,大致的意思就是,年轻人不讲武德!居然来骗来偷袭它这个操劳过度的人,我出手的时候他不出手,我不出手了他却出手!这好吗?这不好!

一枚硕大的马蹄踩踏而来,直接落在六轮的嘴巴上,踩了进去。

刚刚嗷嗷叫的说偷袭他一个刚刚做完事情,身体还虚弱的人,不讲武德什么话的人,直接没有了声息,身子蜷曲成为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姿势。

后面的马接踵而至,硕大的马蹄不断踩踏下来,不一会儿的功夫,六轮这个飞马部落现有的负责人,就已经是彻底的死去,不再动弹了,而且死的还非常的凄惨。

其余飞马部落的勇士,也一样是好不到那里去。

他们的人数不占优势,此时山部落联盟的人,又是出其不意的杀了过来,将他们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虽然很多人都是勇气可嘉,但在这个时候,仅仅是有勇气还是不够的。

刚刚交手,飞马部落的人就死伤惨重。

这与之前的时候,飞马部落与山部落联盟之间的战斗,截然相反。

山部落的联盟的人,此时见到自己等人之前打不过的飞马部落人,如此的不堪一击,一个个更是兴奋,勇气倍增!

此消彼涨之下,飞马部落的人溃败的更快……

“噗!”

一声闷响响起,带血的武器抽出,爆出一蓬的鲜血,一个人随之软软的倒地。

随着这人的倒地,飞马部落之中,敢于反抗的最后一个人也都死掉了!

同时也宣告着,山部落联盟的人,彻底的掌握了飞马部落的老巢,偷袭成功。

山部落联盟的人,不断的欢呼出声,许多人围拢在山部落首领的身边,又蹦又跳,毫不掩饰自己的敬佩之情。

在这一刻,山部落首领的威望,在整个山部落联盟之中,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山部落联盟的人,如此兴奋也是能够理解的。

在之前的一大段儿时间里,他们都是活在飞马部落的阴影之中。

虽然他们之前的时候,团结在一起,与飞马部落的人进行对抗,但那种对抗是被逼到没有办法的时候,做出来的无奈举动。

在这种对抗之中,他们虽然努力挣扎,却也处在被飞马部落人处处压制的局面,稍有不甚,就有倾覆之忧。

此时,他们终于取得了对飞马部落的胜利,而且还是直接将整个飞马部落老巢给抄了的那种大胜利,此种情况之下,山部落联盟的人,又如何不兴奋?如何不为之欢呼?

而存活下来的大量妇孺,看着正在那里欢呼的山部落的人,以及那些为了抵抗山部落人而惨死的部落勇士,居然没有什么伤悲。

甚至于很多人还从内心深处的感到快乐,感到解气!

实在是这段儿时间以来,这些留守在部落这里,对飞马部落人进行保护的勇士,对飞马部落的这些妇孺们的伤害太大了。

但凡是好上一些,也不至于会出现此时的这种情况。

如果是红虎部落的巫女在这里,同等的条件之下,她甚至于能够发动这些妇孺们一起战斗,凭此将山部落的人给击退,也不是不可能!

山部落人欢呼之后,就开始收获他们的战利品了。

看着这样多被汇集起来的妇孺,以及这样多被汇集起来牛羊、马匹这些东西,山部落联盟的人,一个个都是激动的红光满面。

“#@#@!###2!”

山部落的首领,这样大声的喊叫着。

他的意思是,让部落里的人快些行动,快些带着这些丰厚的战利品从这里离开,不要在这里做过多的停留,免得这个时候,飞马部落的酋长等大部队回来。

山部落的首领,还是有着一些自知之明的。

知道飞马部落外出的那些人的战力,没有被眼前的这种胜利,给冲昏头脑,赶紧这样出声说道。

随着山部落首领的开口,山部落联盟的众人,顿时就加快了速度……

“#@#¥##2!”

飘飞的细雨之中,吆喝声响起,骑在战马之上的山部落联盟的人,大声的吆喝着,驱赶着飞马部落大量的妇孺,以及大批的牛羊马匹这些东西,离开飞马部落的居住区,朝着他们部落的居住地而去。

大片的牛羊马匹以及人,乌泱泱的一大片,就这样移动着,一路朝着山部落联盟所在的方向而去。

飞马部落的众人,距离他们的居住地越来越远,最终彻底的消失不见……

飘洒的细雨之中,只留下了诸多空了帐篷,以及牛羊人等活动留下来的痕迹……

……

“#@#¥33!”

飞马部落的一个人,指着前面的一个地方,口中这样说着,手舞足蹈的。

“他说,再往前走上一段儿的距离,就到他们部落生活的地方了。”

一个跟着的翻译,弄明白了这个带路的飞马部落首领的意思之后,这样开口说道,将这人的意思给翻译了出来。

“在这里休整之下,休整一下之后,就开始朝着那里前进,争取获得大收获!”

二师兄听到这些消息之后,想了想就这样下达了命令。

随着他命令的下达,前行的队伍就停止了前进,停下来休息。

并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便于食用的食物,就着水壶里面的凉白开开始吃,用来补充体力。

“你们几个,带着这个家伙往前去看看情况,到底是什么样子,要小心一些,注意安全。

这个家伙也要看好,该堵嘴巴的时候,就将嘴巴堵上,免得到时间到了他们老巢的时候,这家伙忽然间脑子抽抽了,开始大喊大叫,坏了我们的事情。”

二师兄又喊来几个部落里由驴骑兵转换而来的真正骑兵,出声这样交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