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一章 衍圣公到济宁(1 / 2)

很快,徐光启就最先吃完了。毕竟忙了一夜,早就饥肠辘辘了。

陈洪见各位吃饱了,便向后招了招手,让人上了茶水。

“各位大人请在此好生歇着。”陈洪留下这句话之后便回到了朱由校的身边。

朱由校轻轻地放下手中的筷箸,端起茶水漱了漱口,拿过陈洪手中的丝帕擦了擦嘴,才缓缓的站起身子。

“听说昨天晚上外面很热闹。”朱由校看着陈洪,笑着问道。

“是,皇爷。昨晚……”陈洪自然不敢隐瞒,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一丝一毫都不敢遗漏。

作为皇爷的心腹,陈洪知道皇爷这一次在做一件大事情,他可不想在自己这里出差错。差事办好了那是理所应当的;要是办砸了,那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轻轻地点了点头,朱由校问道:“徐阁老他们已经吃好了吗?”

“回皇爷,已经吃好了。”陈洪连忙说道:“现在正在喝茶。”

“那就去见见他们吧。”朱由校点了点头,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朱由校到来的时候,徐光启几个人的确已经吃完了早饭。

忙碌了一夜,吃过早饭之后,他们的精神才好一些,现在正在喝着茶水,让自己更精神一些。事情太多,根本没有办法休息,何况等一下还要面圣,不能够露出疲倦的神色。

见到朱由校走进来,徐光启等人连忙站起来身子,恭敬的行礼道:“臣等参见陛下。”

一边说着,徐光启等人还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着自家陛下。

毕竟陛下昨天遇刺了,虽然陈洪说陛下没有什么事情,可徐光启等人还是不放心。

现在见到陛下的确没有什么事情,徐光启他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看到几个人的样子,朱由校笑着说道:“爱卿不用担心,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朕也不会瞒着诸位爱卿。诸位爱卿都是朕的心腹之臣,朕没有什么不能和你们说的,你们也值得朕托付大事。”

这话已经很重了,也表明了朱由校对徐光启他们的信任。

徐光启等人连忙说道:“臣等谢陛下。”

“坐下说吧。”朱由校摆了摆手,语气随意的说着,自己先坐了下来。

等到徐光启他们都坐下之后,朱由校才继续说道:“城中已经安稳下来了吧?”

徐光启说道:“回陛下,已经安稳下来了。黄阁老带着人已经擒住了反贼,现在已将他们全都交给了锦衣卫。锦衣卫正在审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

“城中也都安稳了下来,各级官吏都在稳定人心。城中的士卒也都很安稳,英国公已经巡视过全城了,没有什么问题。”

朱由校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诸位爱卿辛苦了。”

“这都是臣子的本分。”徐光启等人连忙说道。

“客气话就不用说了,既然局势已经稳定下来了,那么诸位爱卿也回去休息吧。”朱由校看着徐光启等人,笑着说道:“不过就是几个痴心妄想之辈罢了,没有必要如此兴师动众。”

朱由校的语气很轻。似乎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这让几个大臣心里面一动,随后也松了一口气。不愧是陛下,这份心胸和胆识,足见帝王的胸怀。

“诸位爱卿也忙了一晚上了,回去好好的洗个澡,睡一觉。你们都是国之重臣,年纪也都不小了,可不要因为这些宵小之辈坏了身子,那才是我大明的损失。诸位爱卿可比他们重要多了。”朱由校脸上带着关切说道:“如果有什么不舒服,朕马上让御医给你们看看。”

“臣等谢陛下关心。”徐光启等人连忙说道。

虽然心里面还是有些不甘心,还是想继续忙一下,但是陛下已经这么说了,徐光启等人自然是要遵守的。加上局势也确实稳定下来了,可以回去休息一下了。

“那臣等就告退了。如果有什么事情,臣等再过来。”徐光启等人连忙说道。

“去吧,去吧,回去好好休息。”朱由校笑着说道。

目送徐光启他们离开之后,朱由校站起身子,转头看向陈洪说道:“鲁王来了吗?”

鲁王还是要解决的,不然的话鲁王就要吓死了。

“回皇爷,鲁王已经在等着了。”陈洪点头说道。

离开了这间屋子,朱由校回到了寝宫。

鲁王已经等在门口这里了。

见到朱由校从外面走进来,鲁王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整个人都被吓坏了,涕泪横流的说道:“陛下,臣有罪!臣真的没想造反,陛下!”

昨天晚上鲁王还睡得很安稳,觉得事情已经过去了。谁能想到今天早上一起来,所有的一切全都变了。

自己最亲近的两个手下变成了反贼,居然去刺杀陛下,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今天早上起来之后,所有人看自己的眼光都变了。那些锦衣卫和当兵的,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了。

走到哪里,看到的都是凶狠的目光。

这真的把鲁王给吓坏了。自己这是做了什么孽?

看到鲁王被吓得腿脚发软,虽然心里面很无奈,可朱由校还是走了过去,亲手把鲁王给搀扶了起来。

等到鲁王站起身子之后,朱由校轻声安慰道:“鲁王不必如此,朕没有不相信你。朕知道鲁王的为人,你是万万做不出这种事情来的。”

鲁王的愚蠢朱由校知道,同时也知道鲁王愿意拿出一半家产给自己,还想着收集一些好东西敬献给自己,觉得自己吃四菜一汤委屈了。

如果好好培养的话,鲁王说不定就是一个人才。只不过大明朝养了这么多藩王,基本上就是当猪养的。

王府的权利他们没有,王府上下所有的事情都是长史说了算。如果藩王牵扯的太深,反而会被弹劾。

所以藩王他们什么都不管,整日里吃喝玩乐,也把自己当成猪来养。天长日久下来,心里面早就没有了什么智慧,没有了什么官场。

他们从小被养在高墙之中,至于什么民间疾苦,恐怕也不知道。何不食肉糜,估计对大明的藩王来说不是个例,而是大有人会这么说。

在这样的情况下。朱由校也实在是没有心思怪罪鲁王。

惩治了鲁王又如何?

总不能把大明所有的王爷全都收拾了。

要知道,这是封建社会,皇帝除了是天下的帝王,也是宗室的族长。在这个宗族观念非常重的时代,身为族长自然要好好照顾自己的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