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请宴(1 / 1)

阅读封神系统 牧已 2075 字 4个月前

明月酒楼之中,苏牧已经是被店小二请到了一处僻静的雅间之中,桌上也已经是布置好了该拥有的一切,不管是酒水,菜品还是其他等等,都可以说是明月酒楼甚至可以说是整个月炎国之中数一数二的存在,而苏牧之所以在这里等待的原因也很简单,苏牧想要看一看这位炎神,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存在,先前在仪式上炎神二话不说对自己出手的情况苏牧自然是了解其中奥秘,不过是对于自己的一番试探罢了,如果自己猜测的不错,对方应该是从自己身上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毕竟自己不属于任何一位他所认识的太古神邸,但是他却无法看传苏牧的存在,从这一点炎神试探一番也的确是得出了结论,那就是苏牧绝对不简单!

而此时此刻苏牧在这明月酒楼之中摆下了一场宴席,静静的等待着那位这方天地远古众神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现如今这方天地的七位神邸之一,被称之为炎神帝君的月炎国神邸,凝圩!不过此时此刻苏牧还未发送请帖出去,那位名为凝圩的神邸又如何知晓苏牧的邀约呢?这还不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苏牧意念一动一封打开了的书信就直接是出现在了炎神凝圩面前的虚空之中,金色的字体他不可能注意不到,而且苏牧神念可以清晰的察觉到此时此刻炎神凝圩已经是满面沉重的朝着明月酒楼赶赴而来!身旁没有任何一人跟随,也就代表这位月炎国的炎神,是独自来赴宴的!这倒是让苏牧不禁是微微一愣,原本苏牧还以为这位炎神会叫上其他的仙灵之类的,没想到接收到自己书信的第一时间就朝着明月酒楼赶赴而来,咋的,头铁?

不过苏牧到也不在意这一点,反正一个人也是人,一群人也是人,对于苏牧来说他们不管来的多还是来的少其实也都差别不大,毕竟在苏牧的眼中这一方天地所有生灵加起来也不过是一群蝼蚁罢了,蝼蚁即使再多加起来又能如何呢?对于苏牧来说邀请炎神凝圩赴宴也不过是因为他想要了解一下神邸的诞生罢了,毕竟苏牧这一方天地任何东西和事情都可以查清楚,但是他们实力的由来却是苏牧疑惑无比的,这一点到现在也还没有搞清楚,所以苏牧请来了炎神凝圩,让对方给自己解答,毕竟对方金仙境界的修为总不可能是天生自带的吧?如果真的是一出生就拥有金仙境界的修为,那么他们未来的成就至少能够达到准圣之境才是,但现在这一方天地从初生到面临深渊的毁灭已经是不知道过去了多少纪元时间,他们的实力却没有任何一点儿进步?所以苏牧才会想要搞清楚?这些神邸的实力,到底是从何而来?

不久之后?炎神凝圩来到了苏牧所在的雅间门前?只见他深深的吸了口气,闭上了双目仔细的观察?发现雅间之中不存在任何的气息!这更是让凝圩感觉到了对方的不平凡!自己的实力多么可怕凝圩是一清二楚的,可即使是这样他也无法察觉到雅间之中传出来的任何气息!如此一来凝圩心中更是郑重无比?因为他也不清楚自己即将面对的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存在!这不禁是让凝圩心中感觉到了十分的无奈?自己好歹也是这一方天地之中最顶尖的存在!是太古时期就存在的神邸!可面对自己面前雅间内的人物,凝圩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这种无力是他们曾经面对顶峰时期的深渊也未曾出现过的!

这种无力的感觉,凝圩也是第一次才感觉到,从太古到现在不管是面临任何的对手?即使是深渊之中的怪物?他也没有过如此可怕的无力感!对方明明存在于他的面前,他却无法察觉到任何关于对方的讯息!甚至都无法得知对方存不存在的信息!而就在凝圩不知道该如何进入雅间的时候,里面传来了苏牧的声音,只听苏牧缓缓出声说道:“炎神帝君既然已经到了,为何不进来而是选择在门外停步?不如进来与我一叙如何?”

凝圩闻言深深的吸了口气?仿佛是心中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郑重无比的说道:“固有所愿?不敢请耳!”

话音落下,凝圩推开雅间门户?他的目光盯着面前的屏风,仿佛是想要穿透这个屏风看到在屏风之后坐着的苏牧一样?不过很显然?显然这是他做不到的事情?苏牧再一次缓缓出声说道:“进来了就过来做吧,我已经是备好了酒菜,都是你们月炎国的上等之物,虽然不怎么符合我的胃口,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东西只要符合你的胃口,就足以了。”

话音落下,凝圩缓缓抬脚朝着屏风后面饶了过去,这个时候他才看到了位于屏风正对面做着的苏牧,一位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但是凝圩可不觉得对方是个什么年轻人!对方身上那股根本不存在的气息在凝圩眼中要比那些可怕无比的气势更加让人感觉到惊悚!因为相比之下,此时此刻坐在自己面前不过几步路距离的苏牧,显然是更加的恐怖一些!凝圩再一次深吸了口气将自己震动的内心稳住了下来,随后走到了苏牧的对面拉开了椅子坐下,随之目光正大光明的看着苏牧,仿佛在等待着苏牧继续开口一般。

苏牧微微抿了一口自己倒上得酒水,随后摇了摇头将其放下,显然这些东西都不是很符合他的胃口,苏牧并非是什么好酒之人,但是对于普通的酒水,他还是觉得有些难以下咽,即使自己面前的酒水已经是这明月酒楼甚至是整个月炎国最为顶尖的美酒,但是苏牧轻抿一口之后还是觉得有些不符合自己的胃口,或许是因为平日里即使是小点心都是绝品的原因,面对这些菜品苏牧倒也没有选择动筷子,而对坐的炎神帝君仿佛没有看到自己面前的满桌佳肴,一直都是看着对面的苏牧,就仿佛一块雕像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