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人生路 风霜扑面干(1 / 2)

眼见范立业没有对自己动怒,这个看起来三十左右的汉子嘿嘿一笑说道:“小的名叫贺力,在军中供职十余年了。”

范立业面露鄙夷神色,在军中供职都十多年了,还是个小卒,难怪屎尿屁这么多。

贺力见范立业这般神色,抓了抓头笑呵呵说道:“小的不比大人这般年轻有为,早些年加入军中,也非我所愿。眼下凭着这点军饷也够养家糊口的了,就没什么其他的盼头了。”

范立业不解道:“你一个小小的兵卒,月饷能有多少?还能在这子阳城中养家糊口?”

贺力看了眼范立业,这位大人这般年轻,难怪什么都不懂?

范立业抬眼看向贺力,“怎么?我说得不对么?”

贺力哪敢当面说这位大人不是,满脸堆笑道:“大人是人中龙凤,心中所想非常人所及,小的这等人哪敢奢望在这子阳城中成家立业的,也只有像大人这样追随在魏帅身边的人,将来才有可能升官发财。”

范立业不解道:“那你家在何处?”

贺力挠了挠头,面上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勉强。

眼神之中露出一丝思绪。

范立业看着笑比哭还难看的贺力,心中有种莫名的触动。

在他小的时候,教他习武的武师没事儿的时候就爱拎着个酒壶。

年幼的他曾偷偷闻过老师傅的酒壶。

那种辛辣的味道很是呛人。

他就问老师傅,这酒有什么好喝的,若是老师傅想喝酒,他可以王府中弄几坛好酒来给老师傅尝尝。

那位老师傅笑了笑告诉他,他喝的不是酒,而是寂寞。

范立业不懂,怎么就是寂寞了呢?

然后那位老师傅又说了,想家的时候,喝上这么几口,也就没那么想了。

苦一点,辣一点,醉一点,就是为了尝出那一丝丝的甜。

范立业就问,真的甜么?

老师傅就笑了,可笑着笑着,这位老师傅就起身告诉他,今日就练到这里吧。

那位老师傅猛地灌了一口酒。

起身离开的时候,他的背影有些萧索。

范立业就抓了抓头,这不就回家了么?还有什么好想家的呢?

原来如此,原来他们的家都不是他范立业想象的那样。

都在子阳城中,又或者在子阳城城郊。

似乎想起了什么,贺力咂咂嘴吧,随后又叹了一口气,伸手搓了搓脸,对范立业说道:“让大人见笑了,方才有些想家了,小的家在乡下,离咱们子阳城有百里路。”

想到自己眼下的处境,范立业轻叹一声说道:“你好赖有个家可以想。”

贺力一阵错愕,随后脑瓜一转,连连抱歉道:“不好意思,是我胡言乱语,惹得大人伤心了。”

随后想到方才的探查结果,他小心翼翼地说道:“大人,是不是因为小的方才拉屎太臭,您没拉出来?要不您现在去,小的在这给你把风。”

范立业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怎么遇到这么个有意思的家伙。

范立业抬头看向贺力这张胡子拉碴的脸,脑海中没由来的浮现出那个白花花的屁股,他将头转向一旁,轻叱一声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没有的事儿。”

想了想他对贺力说道:“贺力,你也是军中多年的老人了,我就信你一次。”

听范立业没由来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贺力有些疑惑道:“大人您说什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范立业看了眼四下,对贺力小声说道:“本世子是蜀王的儿子!”

突然听范立业这么说道,贺力眼珠子瞪得大大的,仔细看了范立业几眼,疑惑道:“你说你是王上的儿子?别逗我了,当我不知道么?咱们这位蜀王年不过三十,哪有你这么大的儿子?”

范立业一板脸说道:“睁开你的大眼好好看看,本世子是先王的世子,现任蜀王的亲弟弟,范立业!”

一时气急,范立业连自己的名讳都报了出来。

贺力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两步,半信半疑道:“你唬谁呢?深更半夜的,哪有世子殿下出现在魏帅府中的道理?再说了,你怎么进来的?为何没有人通传?”

想起方才在树下遇见眼前这人,贺力又向后退了两步说道:“你究竟是谁?一会儿说自己是魏帅亲卫,一会儿又说自己是王世子,大半夜的,在墙根底下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亏得大爷我还将你当个人物看待,原来是个偷偷溜入魏帅府中的蟊贼。也不怕告诉你,大爷我是出了名的嗓门大,别想着对我出手,大爷我来这么一嗓子,可是会召来很多人的。”

说话间,贺力已经退出去十数步之远。

范立业揉了揉头。

这么近的距离,他有把握能一下子抓住贺力。

只是他没有动手。

他无需动手。

他看向贺力,笑眯眯地说道:“你叫吧,叫来人更好,本世子是来找魏帅的,至于本世子为何突现出现在这里,也无需与你多言。要不你去把你的顶头上司给本世子喊来,让他给本世子引路。”

见范立业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贺力心中直犯嘀咕,看这衣着与面相,的是确气宇轩昂的,莫非他说得是真的?

范立业眼见贺力不出声,便站起身来说道:“走吧,带我去见魏帅,本世子有要事去找他,可别耽误了本世子的大事。”

贺力半张着嘴疑惑道:“您,您真的是世子殿下?”

范立业轻笑一声说道:“贺力,本世子问你,我若不是世子,在这魏帅府中大放厥词,这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么?再说了,本世子是真是假,见了魏帅之后,不就真相大白了?”

贺力抓了抓头,觉得此人说得有道理。

可他非常不希望眼前这人是什么世子殿下。

就冲他刚才说过的那些话,还有之前做过的那些事。

他甚至还差点拉到世子殿下的身上。

想到这里,他的双腿就有些发软。

范立业看出贺力的异样,仔细一想,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和声说道:“不知者无罪,方才是本世子未表明身份在先,不是你的过错,放心吧,本世子不会放在心上的。”

贺力一下子跪在地上。

还说不放在心上,自己还什么都没说呢,这位殿下已经提起那事了。

范立业皱了皱眉,随后喝道:“贺力,本世子命令你,带我去见魏帅,看在你带路的份上,本世子可以考虑一下,既往不咎。”

贺力轻呼一口气。

凭他在军中多年经验,世子殿下这般说,那应该是无事了。

双手按地,他跪趴在地上,撅着屁股说道:“谢殿下,小的这就带路。”

范立业很想上去照着他那个屁股踹上一脚。

贺力站起身来,刚欲转身带路,只听得那边有人喊道:“贺大哥,你好了没有啊,大人要清点人数了。”

贺力压着嗓子冲那边大声喊道:“好了,好了,我马上就过去。”

说完对范立业堆笑道:“殿下,咱们走吧,其实小的也不知道魏帅在哪间屋子,正好小的什长要清点人数,您随我过去,让小的什长带您去见魏帅可好?”

贺力也存了个小心思,万一眼前这位殿下是假的,他也得拉个顶缸的。

范立业点点头道:“怎样都成,本世子只想尽快见到魏帅,你快起来吧,咱们马上去就。”

贺力从地上爬起来,对范立业说道:“殿下请随我来。”

贺力在前面边走边向后偷瞄,生怕自己走得快了,遭身后这位殿下训斥。

殊不知跟着他身后的范立业正心难受呢。

从小到大,他范立业可从未见过别人的屁股,哪怕是男的。

跟在贺力身后,他脑海中总会浮现那般场景,没办法的范立业只好左顾右盼,尽量不看范立业的后面。

拐了几个弯之后,范立业见到了许多人在院中列队站好。

见贺力归来,有人呵斥道:“你个老滑头,一到关键时刻就屎尿多,魏帅养你何用?赶紧归队。”

贺力小跑过去,满脸赔笑。

呵斥他之人,正是他的什长。

此人眼见贺力跑了过来,抬起腿轻踹了一脚,却被贺力躲过,他呵斥一句便让贺力归队。

贺力靠近什长,耳语了几句,那什长听了至皱眉头,向着范立业这边悄悄地看了几眼。

夜太黑,就算是有火光,也是他在明处,范立业在暗处。

看了几眼也看不太真切,这位什长又对贺力低语了几句。

贺力不住地点头。

不一会儿,贺力向着范立业小跑过来,低声说道:“殿下,我们什长也不知道魏帅在哪里休息,况且府中方才来了刺客,他就更不知道眼下魏帅人在何处了,他建议小的带您去找我们的百夫长去,你看可否?”

范立业点头道:“谁都成,走吧!”

贺力一听,便对什长打了个手势,就继续向前带路。

原本这个什长想出一出风头,带这位殿下去找百夫长的,后来听贺力说这位殿下是翻墙入府的,就犯了嘀咕,还是让贺力去了。

贺力其实也不知道范立业是真的翻墙进来的,他不过是信口一说罢了。

反正大半夜出现在墙根底下,又不是真的在拉屎,保不齐他说的就是真的呢。

真的假的无所谓,只要这位殿下是真的就好了。

刚好他的这位什长胆儿小。

百夫长离他们并不远,正叉着腰看各小队清点人数。

贺力小声多范立业说道:“殿下请稍后,我先去和百夫长禀报一下!”

范立业点点头。

贺力小跑到百夫长身前。

百夫长一看是贺力,瞪了一眼骂道:“不赶紧去列队,跑到老子面前瞎晃悠什么?眼下又不是叙旧的时候,你不知道今夜是什么情况么?”

这位百夫长名叫曲大志,与贺力同期加入军中,长其半岁。

比之混日子的贺力,他则选择了奋斗。

好在他的运气不错,他的努力,得到了回报。

别看百夫长是个不大的官职,可能在军中晋升到这个职位,那也算得上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了。

况且,百夫长的饷银,还是不错的。

至少他曲大志已经把家安在城郊了。

贺力与曲大志来自邻村,还有些七拐八拐的亲戚关系,因此二人的关系不错,曲大志并未因为自己升了官而疏远了这位同乡。

相反,他还很照顾贺力,不然贺力也不可能在他的什长面前那么吃得开。

曲大志时常邀请贺力去家中喝酒。

只不过在他的眼中,这位同乡兄弟太不知上进了,他的金玉良言贺力总是听不进去。

整日一副差不多得了样子。

在他家喝得醉醺醺的贺力笑嘻嘻地搂着他的肩膀,胡言乱语道,你别说兄弟我不上进。

兄弟我要是上进了,那就没你什么事儿了。

我这叫境界,你懂么?

这样不挺好的么?除了有时候想家中的婆娘与娃儿,你看兄弟我还为何事操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