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三章 发展大会员(1 / 2)

张梁、张宝这些张家人那和张角一样,能大杀特杀已经美得不要不要的。但是,王世充、刘武周、萧铣等人都是一方霸主,本身沙场经验和武功都不差,平常的厮杀根本满足不了他们。

而陈胜和吴广则是当年揭竿而起大闹了大秦朝的造反王,秦王朝都掀翻过,雷公戏给的这点胜利,对他们而言,实在不够看。

他们玩完后觉得,虽然不错,但是比起大唐幻世即将面临的战斗,那是差点意思。这一次跟着浮生会作战,一下子如果能造出一百个妖将,那就能把整个人类文明掀翻,建立起妖族的文明,把整个世界变成他们奴隶场。

这比起改朝换代还要刺激得多。

就在他们即将离开仙隐图的时候,一场新的排位赛找到了他们。他们觉得还要来吗?这帮入画人输得还不够吗?那就来吧,让你们见识见识大玩家的实力。

然而,迎接他们的是耻辱的失败和比失败更耻辱的胜利。

这是一场让他们重新品尝到当年蓝海星位面耻辱的战斗。

陈胜、吴广想起了他们在沉迷享乐之后的惨重失败,刘武周、王世充和萧铣则想到了他们与大唐战神激战的绝望。而童环和金甲则想起了他们与二十五路总兵苏盖文苦战的悲惨往事。

尤其最后几个队友对他们的残酷评价,更让他们心火大胜。

绝对不能让玩雷公戏的王八蛋看扁了。他们重整旗鼓,再次杀入雷公峡谷。

这一次,他们开始老老实实研究起雷公戏的讲究来,一点点摸索升品和合成魂核的规律。但是,光是一场两场比赛他们根本研究不透。

他们的队友永远走在他们的前列,就算是赢得比赛,他们也只是全程旁观,有的时候,他们甚至觉得队里有一个高手比对方有一个高手还郁闷。因为他们根本捞不到任何战斗,全都是在己方高手背后吃尘。对方有高手至少还能被人秒杀一把。

连续到了几十场,这几个人感到自己沉浸在雷公峡谷里出不来了。兵线、防御塔、野怪、战斗路线的选择,战友的配合,还有灵宠的配合,这都让他们无限着迷。这种着迷甚至淡化了他们对一局胜负的执着。

他们想要的不再是一场胜利,一场雪耻,一场大杀特杀,他们想要的是永远大杀特杀下去,通过千百场壮怀激烈的胜利,登上雷公戏荣耀的巅峰,成为雷公排位赛的王者!不,他们要成为第一王者,成为众王之王。

也许,为了这个目标他们会付出五年,十年,甚至永生的时光,他们也欣然愿往。因为,向着这个目标努力而产生的沉浸感和专注感,已经足以让他们着迷。

突然间,所有沉迷在雷公戏里的浮生会成员全都被粗暴地踢出了入画匣,他们的神识昏昏沉沉返回了自己的躯体,但是他们的条件反射仍然沉浸在雷公戏中。

这就导致当这些人站起来的时候,他们都是下意识摆出了画中英雄各种绝技的起手式。

“怎么回事?”

“突然就被赶出来了?”

“还能这样吗?我自己的神识居然我自己都控制不了?”

“还能进去吗?”

“进不去了怎么整!”

“嚓,张角呢?张角呢?”

被赶出来的人急得到处找张角,但是张角已经无影无踪。荒寺的门口,站着白起以及妖魔联盟的所有高层大玩家。

“你们干什么呢?”白起冷然问。

“……”众人沉默地闭上嘴,不想做出头鸟。但是他们下意识地并肩站在一起,挡住了丢了一地的入画匣。

这给了白起一个错觉,他们想要并肩对抗他。这让他的眼中杀意如霜。然而,他并不能够杀他们,除非他能把这帮大玩家都绑起来,锁在棺材里,丢进长江。让他们无限复活,死亡循环。又或者,在一个大庭广众之下,让上万大唐土著目睹他们的处决。他们的玉符绝对没办法改变这么多土著的记忆。

不过,他目前还没有这个闲情逸致。更何况浮生会的大计就在眼前,决不能因为这一点小事而自毁长城。

“都回去继续潜伏,大事将起,我们一刻也不能疏忽。”白起努力放缓了声音。

“是……”众人面面相觑,同声道。

“还不走?”白起冷然道。

张梁、张宝带人挪到队伍的前列挡住白起的视线。其他人偷偷捡起地上的入画匣揣在兜里,纷纷低头走出了荒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