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大河剑宗历史杂谈!(1 / 2)

大河剑宗尚学峰由来已久。

作为青云大陆九州之一青州的大佬级宗门,大河剑宗除了注重宗门弟子们的修炼,同样注重修养,用祖辈们的话来讲,就是要强,还得要气质。

换句话说就是,装比也得有深度。

尚学峰开设多堂课,史学课只是其中之一,其余还有术理课,文风课,礼仪课等等。

宗门弟子修为达到筑基境,就可免除学课的泥沼了,筑基境以下,则要选择一门必修课,达到学分才能毕业,苦坏了历代大河剑宗淬体境的弟子们。

目前大河剑宗尚学峰,史学课是最让精神小伙们钟爱的,因为上课的讲师就是宗门的青莲长老,七天一堂课,场场爆满。

毫无疑问,今天有史学课。

陈默等到饭点过去,便来到尚学峰打卡,因为青莲长老的原因,陈默机智的在脸上蒙上了一层黑巾。

进入学堂,里面已经是人声鼎沸。

此处空间已经被宗门内的老怪物进行过空间折叠,足以容纳千人有余。

但作为皓月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青莲长老的人气岂是一千个座位可以抗衡了?

青莲长老早已解锁了千人斩。

陈默进来后就发现自己只能站着了。

他不怒反喜,自己站在最后方,还蒙着黑巾,肯定不会被提问,安然无恙的度过这堂课,打卡任务1就算是完成了。

没过多久,一袭白衣身影走了进来,站到了最下方的讲桌后。

白净的脸蛋,清澈明亮的双瞳,柳眉弯弯,身着白色的长裙,看上去柔弱似水,任谁都想去呵护,这就是青莲长老了。

“青莲长老好。”

“青莲长老今天好漂亮。”

“青莲长老每天都漂亮好不好?”

“噢噢噢...”

一众精神小伙欢呼起来,气氛浓烈。

“呵...男人。”

陈默装模装样的呼喊了两嗓子,以免显得另类,殊不知他一脸黑巾,已经成为了另类中的另类。

青莲长老和煦一笑,敲了敲讲桌,等到声音消退之后才缓声说道,“诸位同学早上好...咱们直奔主题,因为月底要考试,今天我来给大家着重介绍一下咱们大河剑宗的历史,这可是必考的哦。”

大河剑宗的历史很厚重。

传闻大河剑宗初代老祖乃是一介渔夫,往来于摆渡之间,突然间一朝悟道,创出了大河翻天剑诀,威震天下。

可信度虽然不高,属于鸡汤传说,但是大河剑宗初代老祖很牛批那是没跑了。

当时九州无比混乱,但却被其硬生生打下一块地盘,创建了大河剑宗。

时至今日,大河剑宗已经历经了八代老祖,都说九为数之极,或是极强或是极弱。

很可惜的是,这一代大河老祖就是极弱的代名词。

本来大河剑宗乃是青州之最,九州举足轻重,但现在已经成为青州大佬之末。

反倒是以前不显山不露水的伏天宗,天才辈出,后来者居上,成为了青州诸宗魁首。

目前大河剑宗中高层这一代,掌教陆金枝人如其名,比较娘化,靠着一手占卜闻名天下,战力却不算最高。

大河剑宗除了掌教天峰外,还有七峰,除去食峰和尚学峰,其余五峰峰主皆是虎狼之年。

战峰峰主元化龙。

修为法相,脾气火爆,一手青龙吐息术大神通冠绝法相境,把战峰管理的仿佛军队,战峰弟子实力也是最强,各个都似为宗门赴死荣幸的模样。